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2的文章

保安路的楓香樹

圖片
謝宅是台南市區大名鼎鼎的老房民宿。再度踏進這個一樓的房間,我才想起來我還沒有寫二月來此的文章。而這裡還是那樣熟悉,我,同樣是風塵僕僕從一個遙遠的地方來到這裡。


上一次,我早上九點從花蓮玉里坐上一台自強號火車飛奔而來,只因為我莫名幸運地在一個禮拜前搶到了臨時有人改期的保安路謝宅。這一次我更瘋狂,帶著一屁股沒寫完的稿子,一路從辦公室寫到高鐵上、再寫到保安路的樹下。

很難形容這間房子,它很老、但卻是適合現代人的居住。非常莫名其妙,第二次打開房門,但是我卻覺得非常熟悉。蚊帳、床單、木頭桌子、磨石子浴缸。半夜莫名地想要來一份豆奶宗的沙茶蛋餅做為消夜,也好像就是要買一瓶鮮奶配上茶包、自己調兩杯屬於保安路謝宅的伯爵奶茶。








 還有樹下的小客廳,在樹下拿台電腦寫字竟然被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上一次是高中學姐趕著他的履歷,這一次是我整理著支離破碎的採訪稿。不過楓香樹畢竟還是遵循著四季變化的,葉子長了出來,塞爆了三樓的天井透映進搖曳光影。我想,如果一定要熬夜寫稿,那在樹下呼吸新鮮氧氣可能可以延緩早死。

那兩個禮拜我追逐著一個我並不熟悉的議題,追著A把B供出來、B再把C供出來、Social Network一向是我不擅長的東西,當然我不擅長的東西很多,而我只能在這三個月中試圖把他們拼拼湊湊起來;感謝ABC把他們的人脈貢獻出來,感謝DEF幫我加油打氣、感謝一個單獨環島的傢伙定到謝宅,讓我很任性的殺去強佔民宅,雖然這個晚上我的行程只有沙茶火鍋,但是我喘了一口氣,即使再熟練,但我知道只有在自己的朋友面前,所有笑容才是真的。

吃完火鍋以後以後下起傾盆大雨,我們把竹蓆從小客廳裡頭收起來,幾片新生的葉子被打落,嘩啦啦啦,客廳被打濕了以後記憶也跟著模糊起來。然後雨停、走著走著吃了一盤水果,看看關門的茶館以及夜半的西市場,還有誰都不記得當初為什麼沒有住到佳佳西市場旅店。








在台南,雖然這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城市,但是卻常常忘記有紅綠燈的存在。然後我想到上一次來的時候,陪我來的高中學姐,我們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見面了,但是這間老而自在的房子,卻好像能夠熨平這些年在我們身上所印下的每一條皺摺。如果你問我我為什麼喜歡老房子,我說不出來理由,也許只是在急速運轉的人生當中,暫時抓住片刻的安心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