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牛山呼庭,值得一個小時強風吹襲的海景

圖片
我收到從花蓮寄出,自己寄給自己的明信片,這次寫了兩張,圖案一模一樣。昏黃的隧道裡頭單車騎士直直往前,沒有明亮出口,這個畫面不知為何相當適合兩造收件人。

那個禮拜一的下午,突然決定周末要再訪花蓮,從興起念頭到萬事妥貼只花了不到兩個小時。搶到火車票以及喜歡的民宿最後一間房,容易猶豫不决的天秤座越來越喜歡當機立斷的感覺,也越來越確定旅行於我本人的定義,就是找一個喜歡的地點,喜歡的空間,悠閒地看、聽、呼吸。

我們從民宿開始出發,出發前塗滿安耐曬以為艷陽是此行的罩門,但其實並不。還沒轉進台11線,向北襲的狂風便吹得執意往南的兩人連嘴都打不開。車過花蓮溪大橋一段,讓我一度萌生放棄念頭改去海洋公園摸海豚算了。幸好我們沒有,我們騎過了美麗但風勢凌厲的濱海路段,穿越了五六七個明暗交錯的隧道,再彎彎曲曲地爬上了山路,問了路邊警察究竟還要騎多久,他說,往前六公里看涼亭吧。

涼亭在這裡,牛山的海岸在那裡,碎石小路陡峭蜿蜒向下,司機探頭看看說我不敢騎,沒關係我們時間很多。底下的主人在忙,要我們自己走下去大概十五分鐘,天真的兩個人開始走,才發現當地人的腳力簡直是卜派來著,走了至少三個十到十五分鐘,路勢有高有低且峰迴路轉,每一個轉彎我們都希望看到入口,但在每一個轉彎我們都很想罵髒話。

沿路也有許多勇者把他們的汽車與機車開下山路,不過在他們眼中,下午三點走在這段鬼路上的兩個女生也許才是真正的勇者。等我們走到目的地並且終於吃到我們今天的第二餐(第一餐是早上在火車上解決的三明治),已經是下午四點的事情,老實說當時我頭暈腦脹,並且非常痛恨我那濕透臭爆的白外套。

等待上餐的過程我忍不住傳了訊息向某位朋友抱怨。想來牛山的原因是這個愛旅行也愛孤獨的傢伙似乎曾說過,這裡是他覺得最漂亮的海邊,怎麼這麼遠,怎麼這麼難來,風怎麼這麼大!!!!!不過吃完飯後我就收回了所有抱怨。

這裡有座小山丘,有一片大大的海灘,從礫石滿布走到漂流木再走到顆粒細致的砂灘,他們說這裡叫做"換膚海灘"。這是一個太平洋岸邊遺世獨立的小角落,我們在草地滾來滾去,在沙灘走走逛逛,撿到一束枯黃的捧花,老天爺想讓單身女郎拍失戀MV嘛?不過時效好像過了,悲傷就留給過去的自己吧,突然間我忘記了來時路的狂風。

回程請這裡的一位阿姨把我們載上台11線公路,她說這裡的路坍了兩年才修好,政府承諾要幫她們做條好走的路,不過說著說著也從來沒有真的動作過。然後我們又經過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