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十三顆小行星】麗水,下鄉

圖片
行星編號D03:杭州-麗水。
行星特色:大霧,能見度五十公分,需要豐富想像力才能通過,故本篇多數圖片為取自網路最符合本人幻想的情境圖。



其實,要離開地球展開小行星之旅,最關鍵的原因就是要造訪「淘寶村」。因為蠢女的老闆要蠢女飛上天去把藏在雲端的馬雲先生給找出來、但蠢女段數不夠,只好換一種方式達成任務,飛天不成、只好盾地。


全中國有十四個淘寶村,而浙江省是最集中的省分(淘寶村是甚麼下一篇再講好惹)。規劃行程之初,以管窺天的蠢女沒注意到浙江省大的跟鬼一樣,心想「反正都在浙江嘛!那就都去吧!」然後,令人焦慮胃痛的聯絡工作就開始了。

對岸同胞處理事情的方式通常和我們不一樣。比如說,他們會很熱情的告訴你:「行!竭誠歡迎您!」但是卻打死不壓日期,只烙下一句:「前一兩天再給我打電話!」…但我可不是順路喝茶聊天,雙人機票飛過去如果碰個釘子,回來我老闆肯定用那釘子把我釘上牆去呀!種種原因之下,我輾轉找一位官哥協助,並約好「要去麗水的前一天跟他聯絡,我們在麗水市區見面」。


杭州到麗水開車莫約要四至五個鐘頭,而且沒有動車可搭,搭火車會搭到天荒地老,問了半天,知道只有兩種選擇:一、搭大巴。二、包小車。如果今天我是一個背包客,我肯定選擇搭大巴,但本網誌開宗明義表示本人這輩子都不會是一個堅強的背包客,遂替公司咬了牙、千把人民幣開下去,車我包啦!

原定計劃:早上八點從杭州出發,中午時分和官哥在麗水市區見面用餐,吃個飯後由他帶我前往第一個淘寶村找一個叫作「狼哥」的人。當天夜宿麗水一間本人千挑萬選應該不會有鬼的酒店,隔天再前往第二個淘寶村尋寶。

但旅程中,永遠別忘了這句經典名言:「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從杭州出發的前一天晚上八點,我才和官哥、隔日拜訪對象、以及包車師傅聯繫好;豈料隔不到兩個小時,九點半又接到官哥急電:「我幫你聯絡了後天的拜訪對象,他後天不在,要不我幫你改一下行程…@(@^%&%^&#*^#$)%&*($)……你看這樣好不?」


老實說我聽不太懂,但我知道行程被大幅更動、連住的地方也要更換、交由對方安排。但當時如不同意我就要帶釘子回台灣了,只好拿起筆狂抄,要走甚麼高速在哪個出口轉甚麼公路,總之,隔天改成十點在「高速公路胡鎮鎮收費站旁」集合。蠢女發問:「官哥,請問旁邊有甚麼容易辨認的店家嗎?」官哥出奇冷靜的回答我:「千萬別下交流道」。

雖然鎮定快速地聯絡同事和包車師傅隔天改清晨六點集…

【十三顆小行星】義烏風情 (下)

圖片
行星編號D05至D06:遂昌-義烏----上海。
行星特色:彩度很低、商業繁忙的交通樞紐地帶,講話要殺、動作要快,現實感極度強烈的地域特色。

還沒九點我就打車來到距離義烏小商品城約十五分鐘的地方,這個地方叫作青岩劉村。之所以這麼早到,是因為我要拜訪的對象,也就是這個村的村長,前一天晚上趾高氣昂的告訴我:「妳明兒個早點來,晚點我事可就多了。」問他地址怎麼去他也沒說,只說:「跟師傅說到青岩劉就是了。」

於是,我依約在早上九點前站在村里辦公室門口又撥了村長電話。「啊!妳怎麼這麼早來?我正在商品城這有個採訪,要不妳十一點再來?」尼馬的、叫我早來也是你,現在突然有事也是你,你那是採訪、我這就不算是事啦。早起去了我半顆耐心,掛上電話看到一旁同事扛著器材,似笑非笑的臉:「我們被放鴿子了嗎?」我意識到,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我們還要等兩個小時。

蠢女轉頭看看一旁的布告欄,上面貼滿了招租條子。得設法驅趕瞌睡蟲,心一橫、席地而坐拿出手機,對同事說:「閒著也是閒著,我們來看房子吧。」

青岩劉村原先人口不到兩千人,十幾年前(在激烈的鬥爭中)把平房推倒、改建成五層樓的公寓。由於臨近貨源(距離小商品城車程約十五分鐘),加上義烏此處陸上交通轉運發達,在中國電子商務發展初期,就吸引許多年輕的淘寳賣家來此租屋,兩個人、一台電腦、一部印表機,一捆貨和一箱包材就是創業。最盛時期,這個村子一度擠進了十萬人,開一家網店就富一幫人,豪氣萬千的遷到外頭更大的地方去,那時,青岩劉村被稱作「淘寳天下第一村」。



不過,近年義烏商貿稍嫌落沒、加上淘寳競爭激烈,出發前,我在網路上也看到許多唱衰青岩劉村的言論,說這兒生意不好做,網拍賣家大撤退。房屋招租欄上確實貼著很多招租紅紙條,有些地方甚至還寫著「回家」的頂讓紙條好不心酸,但到底退不退燒還是得看租屋夯不夯才知道。


好吧,我開始看著招租紙條打起電話。「您這個B區房子兒租出去了沒呀?」「甚麼?你才貼的吧我昨天沒看著、今天就租出去?別開完笑了吧~」「多少個平方米啊?租金多少?一定得一次付一年嗎?能不能半年付一次啊?我們小額創業啊!」「現在可以看嗎?我就在村裡啊!」

我捲著很自然的北京腔打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除了租金貴的一樓和空氣差的地下室外,大部份的房子很快就被租走,看來,想發財的人還是前仆後繼的來此拼搏。中途,隔壁雜貨店老闆娘一度跑出來安慰我「別著急、好房子本來就慢慢找,何況咱們這…

【十三顆小行星】義烏風情(上)

圖片
行星編號D05至D6:遂昌-義烏----上海。 行星特色:彩度很低、商業繁忙的交通樞紐地帶,講話要殺、動作要快,現實感極度強烈的地域特色。 「義烏」此篇開頭,不用這個梗我絕不甘心。我即將出閣的姐妹黃小妞聽聞我靠腰要前往不知名的小行星出差,其中一站名為義烏,疑惑的問:「去義大利和烏拉圭不好嗎?」淪為一世笑柄,在此鄭重替大家介紹,義烏位於中國大陸浙江省,是一個有機場、和諧號有停靠的「市」,從杭州出發,搭乘動車莫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不過,在小行星之旅中,我是從麗水的遂昌縣包車前往。

抵達時才中午,酒店尚未Check-in,我只好背著我的浪跡天涯大背包和同事展開漫無止盡的「逛街」之旅。義烏的主要幹道就是賓王路,這是為了紀念義烏名人──初唐四傑之一「駱賓王」。不過,義烏如今被世人記著,卻是因地理交通集散方便,而成為商貿中心。「義烏國際小商品城」,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發集散地,也就是沿著賓王路一棟又一棟的商貿城,和官方建造的超大型商品城。

那日氣溫超過三十度,賓王路上喇叭聲喧囂,完全無視於路旁懸掛著「重申市區禁鳴規定,降低城市噪音」,商品城裡頭賣五金用品包包鞋子飾品賣童裝玩具剪刀……甚麼都賣;更有趣的是甚麼人都有。把自己裹緊緊的回教徒、鬍子把臉遮起來的印度人,邊喝可樂邊捧肚子的白人、還有穿著俗氣但散發出濃厚時尚自信感的中國大姐,和挑扁擔賣水果的半裸哥……以一種非常衝突的和諧感在這個場所出現,或許受這種違和感刺激,走著、走著,我發現我的大姨媽來了,走著、走著,突然發現,欸!五點咧!



下、班、時、間。當整個商品城的人一次性湧出,簡直比張學友的演唱會散場還令人想一頭撞死。計程車只載批好貨的長途客,我們這種車程不到十五分鐘的客人,連電動三輪機車都不見得搶得贏。我一邊招手、一邊看著旁邊一個大嬸在賣龜苓膏──看起來像我們小時候吃ㄅㄚˇㄅㄨ的桶子,但肉眼可視得桶上有髒汙,雖然明明知道吃了以後可能會烙賽烙到跟駱賓王一樣不知所終,但我還是忍不住吞口水頻張望…馬的,真的很熱又很渴。

好了,終於老娘招到一台看起來已經要解體的三輪車。師傅毫不客氣的問:「到哪?」我:「義烏國際大廈!」師傅眉頭皺起:「十五塊!」我也毫不猶豫的說:「七塊。」我肏,老娘早上坐四輪的出租車來跳表不過七塊錢人民幣,你這輛破車跟我喊十五塊合理嗎?師傅自動降到他覺得合理的價錢:「十塊,在交班了,你待會肯定招不到車。」

老娘生平最討厭人家威脅…

28/29 噴射飛行小記

圖片
「無論如何,別為任何人輕易改變自己的樣子。繼續飛、繼續旅行、繼續寫下那些故事。當然,還是要吃飽好上路啊!願妳從不為自己的決定後悔。」這是某雜誌大美女小主編給我的生日贈言。不知為何,總覺得生日感想也應該發在這兒,或許在我眼裡,人生才是最長途的一場飛行。

噴射機人生貫穿了過去整整一年,並開始進行一個加速甩尾過彎的動作。小的時候我曾經立一個志願,在國文課時起立正色表述自己亟欲十八歲結婚生小孩。那時的自己肯定沒想到,二十八歲的開頭我把小時候的志願熊熊想了起來,然後在二十八歲尾聲狠狠地丟掉。我的朋友老鷹先生聽完近期人生如戲全紀錄之後,撚掉菸屁股淡淡說道:「妳要結婚就跟我的賓士一樣,只是一個小時候的夢。」
老鷹先生的確沒有賓士,十幾年來都捨不得換掉他老老的裕隆轎車,但是他得到了一雙兒女、幾間房子、和小時候沒辦法繪出的夢的輪廓。可是我從來不覺得這是一場夢,我一直覺得自己不過是像火箭升空的過程中,必須丟掉幾塊厚重的鐵皮和推進器,才能放心以輕量裝備繼續想辦法登陸月球。
也許月球更好玩,可能月球很寂寞,或者我將再也找不到燃料去下一個星球,搞不好我還會飛出太陽系,當然也可能墜毀於幽冥宇宙。無論如何我是我,就算奇形怪狀也是這樣的我。小的時候有一首很紅的歌叫【愛是一場重感冒】,其實愛或不愛無所謂對或不對,但如果紅塵走一遭發現歌名其實是【我的人生才是一場重感冒】,那我寧願現時現刻立即墜落。
如果沒有體驗過完美的飛行,又怎麼能保持優雅的著陸。我說,如果要給自己甚麼樣的期許,那絕對不是你的按部就班、我的得過且過。但願未來三百六十五天的每一個飛行日,都能讓我再多一點點練習,多一分太濃、少一分太淡,不急不徐卻又飛速往前的柔軟姿態。
Happy birthday to You, Dear Echo :   : -)







【十三顆小行星】散步上海

圖片
行星編號D06至D7:OO----上海----杭州。行星特色:地形生態多樣化,值得細細探索,與回音星球建有邦交,雙方友誼良好,不排除存在移民的可能性。


去上海是帶些私心的,於情、於景都是。原先沒時間碰面的上海姑娘突然有了空,於是行程再度大洗牌。跟著我走七顆小行星的同事一直以為隔天要回杭州。但晚間九點三十分時,已經昏昏欲睡的他突然接到無良同事蠢女小姐也就是我本人的電話,劈頭就問:「欸、明天要去上海,你可以嗎?」這幾天下來他也習慣我說改就改,無奈地回我一句:「可以、隨妳安排。」
我雀躍。一直想再去上海,於景,是因為我只看了新的上海、卻沒碰觸到老的部分。先前來上海,總是呆在陸家嘴。那時我剛開始練習出差,首部曲就是跟隨媒體團住著高級豪華飯店吃香喝辣。在高樓酒店俯視外灘昏黃燈光,或在外灘看著令人目眩神迷的霓虹大樓。於情,那就是一個牽扯到兩年前的故事了。
在她旅行中相遇 

兩年前,我趁換工作的空檔一個人在台灣各地閒晃,火車行至富里站,我還清楚記得,那日下車後我看到一個女子提著兩大卡皮箱,平時壓根沒這點好心的我,不知為何順手就幫她拎過地下道,她說了聲謝謝兩人就各自呆在候車室裡,這是我與珍妮姐姐認識的開始。
很快的,民宿介紹的計程車司機來接我,把我們兩人誤認為一夥的,我們連忙說不是、也才聽出珍妮姐姐的口音是中國人。司機又問那妳要去哪呢?「不知道耶!」這下可好,一個中國女子拎著兩卡皮箱站在富里火車站而不知自己要去哪,著實引起現場大家的慌張。司機大哥手一指我就說:「要不,妳跟這位小姐(就是我本人)一起去羅山?」
我竟然想都沒想也跟著附和起來:「也不錯,我要去羅山村,那裡有稻子和火山豆腐…到時沒房間、妳就跟我睡一間也無妨啊!」現在回想起來,我跟司機大哥根本就是想坑殺陸客的嫌疑犯搭檔,但珍妮姐姐想了想,豪氣萬千的說:「好呀!」然後,我就把珍妮姐姐拎到羅山去,陪我看稻田、爬小山、賞瀑布、聽著泥火山啵啵啵的氣泡聲。
晚上我們一起在民宿用了家常菜,喀著瓜子聊整晚,不知為何有那麼多話可以聊。或許我們都喜歡工作、喜歡旅行、喜歡老房子。隔天我們一起離開富里,她往北、我往南,臨走前珍妮姐姐塞了一張名片給我,在北京念書而現在住在上海的她說,下次到上海一定要找她,她要帶我逛她最喜歡的老街區,比北京的胡同還精彩。
在我的旅行中聚首

【十三顆小行星】隱居西湖

圖片
行星編號D08至D10:上海----杭州----北京。行星特色:介於星系與星系之間的大型轉運站,提供鎮痛解熱藥品予運轉速度過快的旅人服用。


在西湖景區裡住上兩晚完全是計畫外行程。原先只準備在中國待上七天,卻在第六天下午收到郵件,確認延長行程為十三天。

第一時間焦躁感又上心頭,當時身上只有一個背包,連電腦都沒帶上電源線,遑論確認寄在杭州酒店的登機箱中還剩幾套生活用品。焦躁感兜著兜著直到第七天回杭州打開行李一看:簡直神算!隱形眼鏡、個人藥品、一應俱全通通準備兩個禮拜的份,當場啼笑皆非──是該慶幸自己防範於未然,抑或這個準備動作根本就是烏鴉嘴?
不過,無論到底造了甚麼孽我突然要在中國多待一倍時間,事情既然發生只能見招拆招了。過去七天我跟神經病一樣每日數百工里來回穿梭四個不同的城市,老實說相當疲憊。由於距離赴北京工作時間還有兩天,立刻調整行程,並幾乎沒有猶豫選了西湖靈隱寺邊上的酒店落腳。
與其說酒店不如說像民宿吧,計程車繞啊繞的,很艱辛才找到了渾然獨立於世外的小房子,陪我一道Check-in的地陪查爾斯先生在杭州住了四年,他詫異地問我:「你打哪找到這間小酒店?」(不就是Agoda和攜程網嘛呵呵?)

管家領進門,一間小房間、床旁落地窗大到不拉窗簾無法更衣。隔壁房這兩天沒住人,幸運獨享整座小露台。最令人感動的是,過去七天被攻陷整個浙江省的「麗士」沐浴組折騰的快發狂,一走進這裡的浴室簡直兩行清淚都流下了──雖然依然一個浴缸也難求,但我看到了歐舒丹的沐浴組和肥皂啊啊啊啊啊,這幾天滿懷感恩之心,我每天都洗三次澡。
因為時間延長,我多了一點彈性空間調整行程,預計的拜訪對象也都很好心地讓我更改時間。在瘋狂奔走一周之後,我確實需要好好整頓自己,調適狀態再面對忽然延長的工作。
第一天,拜訪對象得知我在杭州停留多日卻沒遊賞西湖,既貼心又豪邁地說:「走!在湖上談話才有感覺!」,於是我們划了一艘船在湖上談著正事,看著水波盪漾,我的小小腦袋不由得分心起來,幻想這其實是關係到數千億元的一場闢室密談。談話結束後,我自個跳上環湖小車,揚柳飄飄、微風吹吹,短短小時光愜意極了。

 隔天起了大早,散步到酒店附近的靈隱寺。他們囑我拜訪這間寺廟要趁早,否則不儘拐你買香的人多、那些和你一起被拐的眾多香客更叫人發惱。早晨八點不到,是我為一座廟早起的極限了,縱然雜人開始湧入,但清幽的氣息就跟竹林裡的霧氣一樣,還沒完全發散消失。回程時依…

【十三顆小行星】奇幻北京

圖片
行星編號D11至D13:杭州----北京----台灣。行星特色:地心引力呈扭曲狀的奇幻星球,容易瞬間扭轉心志,也是超級太空梭發射站所在地,可看到來自遙遠星系的其他強悍物種。


「這並不是年齡的問題,這是人生態度的問題。重要的是永遠維持一種認真地保護自己的姿態……慢性的無力感是會腐蝕人的。」(1Q84青豆小姐說)




九月上旬某個星期六清晨,帶著尚未完全消除的醉意在北京鳥巢附近的酒店醒來,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床上,我意識到為期十三天的旅行已經邁向終點。起床收收行李,換上輕鬆穿著,朋友已在酒店大堂等著。
「妳只有這個行李?」飛行常客詫異於一個下鄉上京十三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一個登機箱和一個背包,老實說我很得意。我們的目的地不同,但同樣必須離開北京,然而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一路回堵到交流道下,我們慶幸還有個伴一起在出租車上為了北京的交通感到崩潰。







北京於我,始終不脫「離奇」二字。
到北京的第一天早上,在數百人的活動會場遇見平常在深圳才會的朋友,我沒預料到他記著我,嘻嘻哈哈談笑一陣,我跩著他晚上帶我去玩,順便打聽些八卦。他問我想去哪,我說「胡同吧」,他想了想,湊了幾個朋友帶我去后海酒吧街。我問他們,胡同在哪,他們說,就在隔壁、隔壁,我攤了攤手,好吧,就當做聽滿街的人唱小時後的流行華語金曲也是一種別緻享受。
奇妙地,當你在一個城市裡有了第一個朋友,很快地,第二個、第三個朋友就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朋友會帶你認識更多不可思議的世界。第二天晚上,我又被拎到三里屯附近的小店,認識了一群我從來沒想過能在三十歲之前就認識的人,而且,這群人完全顛覆我對「工程師、開發者」的印象。
前一秒鐘,我們還在模仿某人公司旗下遊戲的經典角色、笑得花枝亂顫,後一秒鐘,就有一個人尖叫大喊:「我想到了!!!」推開眾人鑽到沙發區打開筆電劈哩啪啦打著鍵盤,我問:「他怎麼了?」大家揮揮手說:「他的新網站還在開發,別理他。」過了十五分鐘,這傢伙又鑽回人群裡對著我吼:「天啊!我想了一個禮拜終於想到解決辦法了!現在我覺得我的人生充滿了正面能量!」他們說著許多只有在外電才看得到的新聞背後小插曲,中途我努力克制自己拿出錄音筆和筆記本的次數大概多達一千次。

野台開唱迷幻旅行

圖片
蠢女上週沒有離開天龍國,但是卻跟著音樂神遊了整個世界。

O六年中,我搬回台北,以為自己從此可以過著每月一場Live的暢快生活,不過一連串莫名其妙的突發事件後,「黑黑暗暗吵吵的密閉空間」從此成為我避之唯恐不即的場所。Live House喝著小酒搖頭晃腦,始終是我想做而辦不到的願望。停辦四年的野台開唱今年大復活,也讓我的願望有機會重新出發。

今年有著非常「奸巧」的設計,購買兩天聯票者才能入場聆聽「前夜祭」,知道「前夜祭」的卡司有誰嗎?我看上眼的是演唱會讓人意猶未盡的Tizzy bac、坐在後頭的草地上,一路看著好多好多上班族穿著西裝或OL裝急急走進來看英國老團Suede。

接著是周六和周日的美術館烤豬肉馬拉松。野台口號:「No Formoz, no summer」,所言不假,因為真的是super fuxking HOT!!!!!!老實說我平常聽的團也不多,不趕場、我隨性走走聽聽。

禮拜六下午我延著兒童育樂中心走啊走啊走到最高點的山舞台,聽熊寶貝(餅乾說她欠大家一首歌)、聽甜梅號(地上兩位老兄睡起來了)、聽My little airport(經典名句:台灣可以嫖嗎?)聽何欣穗(聽到自己餵狗會興奮的人應該就透露出年紀了)。然後慢慢走下山吃了一頓炸雞,然後被撿去聽滅火器。第二天行程更隨性,走到哪就聽到哪,帕妃之後,我想我懂你意思了,不停重複團名的猛虎巧克力。董事長、色情塗鴉,the XX。

一無所知的假搖滾青年竟然聽了十三個團?太玄妙了。這十三個團,除了Tizzybac和熊寶貝我每張CD都買、其他都只有聽過一兩首歌,甚至根本略聞其名罷了。但,他們卻能夠唱得我像是去了一場濃縮的小旅行。



>>帕妃回溯少女時代     色情塗鴉轉台日本時空





帕妃是年輕少女時的回憶,「樹上剛摘下來的水果,非~常~的優~~」光是坐在邊邊躲太陽,順便跟朋友玩玩拍照遊戲,這些歌都像召你回到少女時代也像是重溫舊夢。(日頭這麼大,大家還是好熱情啊!我躲在一把大陽傘下面:P)

色情塗鴉對許多人來說是老團,但於我卻是初次見面,他們一上台,說的是日文、但不知為何人人都懂,現場感染力十足,跟著唱唱跳跳,老實說,我都快忘了自己是會甩動毛巾跟著跳躍的那種青春少年人了。


>>董事長帶我去台東  滅火器轉播凱道現場


我是個台語白癡,向來對台語為主的樂團有些成見。
不過當我被拎到這兩個樂團的演出現場,原本覺得土氣的陣頭、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