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交通體驗二三事。





劍橋回倫敦市區火車上,陽光從雲層中竄出。

因為工作脫隊而行似乎成了一種長官不要求也會自己這樣做的習慣。

獨自從劍橋回倫敦的路上,我拍了這張照片。載我回劍橋火車站的計程車司機是波蘭人,沿路跟我抱怨英格蘭的天氣有多差,一年沒太多日子能看見陽光。不過回程的火車上,我寫著寫著明信片,然後看到陽光從雲裡面探了頭出來。

倫敦到處都有人賣花,便利商店也買得到明信片,大概他們的母親節快到了,許多母親節卡片都被擺在顯目的地方。買了幾張,在藏身於便利商店深處的小郵局購得郵票,趁著近一個小時的空檔寫點字給吵著要明信片的那群該死朋友。

出發前太過忙碌,且畢竟是因公出差、沒有去甚麼所謂知名的景點。不過倒是體驗了數種不同的交通工具。

雙層巴士上拍下的倫敦生活街景。(LCA+)
最後一天我穿著過薄的外套在飯店旁的攝政公園拍照,因為實在太冷了,我隨意跳上一輛巴士,坐到上層的最前排,看著有些阻塞的街道風景。莫約半小時後看到地鐵站標誌就下車,但怎樣都無法在地鐵圖上找到相應的站名。蠢女去問站務員:「我們現在在哪裡?」他指出位置並問我我要去哪,蠢女又很誠實的回道:「我不知道。」著實嚇壞對方,急忙解釋我只是坐車到處閒晃、沒有特定的目的地,然後道謝進站。

陳舊但乾淨的地鐵站密密麻麻線線相連,一條線和一條線中間要走著台北人唾棄再三的地下道,有時候月台會被藏在奇怪的小門後面,我想這可能是倫敦最大的名勝,這他媽的還真的是「水管」。好幾天我就這樣乘著它走著走著,車廂廣播有著濃濃英國腔、大約八成機率遇到明滅閃爍的燈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經常沒有收訊,他們在車裡不玩手機,許多人看書、看Kindle、看報紙。

我在倫敦大橋站下車,到喜來登飯店的觀景台上看了看風景(人有夠多早知道就不排了),然後搭上遊泰吾士河的船。設備相當新穎、船上還有咖啡吧。不過賣票的人很機歪跟我說這艘船半小時就到倫敦眼,事實上那艘船根本是反方向的、半小時到得了倫敦眼有鬼啊。也因此蠢女就莫名其妙的最後從北格林威治站沿著當年奧運場館之一「千禧圓頂」走去地鐵站趕回飯店。當然,搭船沿途也經過了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等諸多景點究竟是甚麼,本人也是回來查了維基百科才知道,矮唷,反正,管他是甚麼、我的眼睛都是有在認真看的嘛。

造訪劍橋此時氣溫零度,雖然寒冷但河上並不塞船。(Panasonic/G5)
因為被賣船票的人哄騙,蠢女還是比較喜歡在劍橋搭船遊康河。同船的不知哪國大學生非常有趣,撐篙的解說員叫作傑克,見我一人,經常試圖與我對話,英國男子,甚有禮貌、雖然看得出那是一種高傲的假仙。船啊、橋啊、老屋啊、風景如畫這種屁話我也不多說。乘船是享受,只是這天真冷,徐志摩一定不是在冬天來撐篙,否則他若還想當一搓水草,我就當那長篙打醒他。



這樣走著走著,有沒有造訪厲害的景點或者拍照留念也並不在意了。走進超市裡買一根台幣四十元的香蕉,或者刮一張槓龜的刮刮樂。坐著有牌子的金龜計程車、或者會被司機到屋內拎走很像被綁架的預約制計程車。看著在BANK站上車的金融界型男靚女、拍著在公園內穿斗篷還束腰封的狗兒。感受一個城市,或許不需要太多、太多的名勝。

清晨六點降落巴黎,東方魚肚紅。(By.LCA+)
對了,抵達英國前在巴黎轉機,抵達巴黎的時候是清晨六點,地面還是一片燈火通明。窗外右側仍是一片漆黑、而左方應是東邊,漸層式地從橘紅色慢慢染至深藍。飛機慢慢降落,天也逐漸亮了。等我們下機領完行李,巴黎已是陽光普照。原先覺得要在巴黎重新領行李check-in很麻煩,但事後想想,人生也沒多少機會在飛機上看巴黎的日出吧。

媽媽總覺得一個人旅行太危險了。這實在很難向長輩解釋,但是一個人默默的走著、看著、聽著、偶爾才需要說著,對我來說,脫離要跟所有喜歡或不喜歡者對話的日常模式,才是最珍貴的零碎片刻,就像游泳的時候一樣,專心地、感受自己與這個城市的呼吸起落。

是吧。雖然討厭坐飛機,但,如果可以,就繼續我的蠢女飛行日誌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泰國.北碧】漂在湖上睡一晚的十種選擇|百戰百勝水庫飯店|訂房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