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3的文章

野台開唱迷幻旅行

圖片
蠢女上週沒有離開天龍國,但是卻跟著音樂神遊了整個世界。

O六年中,我搬回台北,以為自己從此可以過著每月一場Live的暢快生活,不過一連串莫名其妙的突發事件後,「黑黑暗暗吵吵的密閉空間」從此成為我避之唯恐不即的場所。Live House喝著小酒搖頭晃腦,始終是我想做而辦不到的願望。停辦四年的野台開唱今年大復活,也讓我的願望有機會重新出發。

今年有著非常「奸巧」的設計,購買兩天聯票者才能入場聆聽「前夜祭」,知道「前夜祭」的卡司有誰嗎?我看上眼的是演唱會讓人意猶未盡的Tizzy bac、坐在後頭的草地上,一路看著好多好多上班族穿著西裝或OL裝急急走進來看英國老團Suede。

接著是周六和周日的美術館烤豬肉馬拉松。野台口號:「No Formoz, no summer」,所言不假,因為真的是super fuxking HOT!!!!!!老實說我平常聽的團也不多,不趕場、我隨性走走聽聽。

禮拜六下午我延著兒童育樂中心走啊走啊走到最高點的山舞台,聽熊寶貝(餅乾說她欠大家一首歌)、聽甜梅號(地上兩位老兄睡起來了)、聽My little airport(經典名句:台灣可以嫖嗎?)聽何欣穗(聽到自己餵狗會興奮的人應該就透露出年紀了)。然後慢慢走下山吃了一頓炸雞,然後被撿去聽滅火器。第二天行程更隨性,走到哪就聽到哪,帕妃之後,我想我懂你意思了,不停重複團名的猛虎巧克力。董事長、色情塗鴉,the XX。

一無所知的假搖滾青年竟然聽了十三個團?太玄妙了。這十三個團,除了Tizzybac和熊寶貝我每張CD都買、其他都只有聽過一兩首歌,甚至根本略聞其名罷了。但,他們卻能夠唱得我像是去了一場濃縮的小旅行。



>>帕妃回溯少女時代     色情塗鴉轉台日本時空





帕妃是年輕少女時的回憶,「樹上剛摘下來的水果,非~常~的優~~」光是坐在邊邊躲太陽,順便跟朋友玩玩拍照遊戲,這些歌都像召你回到少女時代也像是重溫舊夢。(日頭這麼大,大家還是好熱情啊!我躲在一把大陽傘下面:P)

色情塗鴉對許多人來說是老團,但於我卻是初次見面,他們一上台,說的是日文、但不知為何人人都懂,現場感染力十足,跟著唱唱跳跳,老實說,我都快忘了自己是會甩動毛巾跟著跳躍的那種青春少年人了。


>>董事長帶我去台東  滅火器轉播凱道現場


我是個台語白癡,向來對台語為主的樂團有些成見。
不過當我被拎到這兩個樂團的演出現場,原本覺得土氣的陣頭、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