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3的文章

【十三顆小行星】散步上海

圖片
行星編號D06至D7:OO----上海----杭州。行星特色:地形生態多樣化,值得細細探索,與回音星球建有邦交,雙方友誼良好,不排除存在移民的可能性。


去上海是帶些私心的,於情、於景都是。原先沒時間碰面的上海姑娘突然有了空,於是行程再度大洗牌。跟著我走七顆小行星的同事一直以為隔天要回杭州。但晚間九點三十分時,已經昏昏欲睡的他突然接到無良同事蠢女小姐也就是我本人的電話,劈頭就問:「欸、明天要去上海,你可以嗎?」這幾天下來他也習慣我說改就改,無奈地回我一句:「可以、隨妳安排。」
我雀躍。一直想再去上海,於景,是因為我只看了新的上海、卻沒碰觸到老的部分。先前來上海,總是呆在陸家嘴。那時我剛開始練習出差,首部曲就是跟隨媒體團住著高級豪華飯店吃香喝辣。在高樓酒店俯視外灘昏黃燈光,或在外灘看著令人目眩神迷的霓虹大樓。於情,那就是一個牽扯到兩年前的故事了。
在她旅行中相遇 

兩年前,我趁換工作的空檔一個人在台灣各地閒晃,火車行至富里站,我還清楚記得,那日下車後我看到一個女子提著兩大卡皮箱,平時壓根沒這點好心的我,不知為何順手就幫她拎過地下道,她說了聲謝謝兩人就各自呆在候車室裡,這是我與珍妮姐姐認識的開始。
很快的,民宿介紹的計程車司機來接我,把我們兩人誤認為一夥的,我們連忙說不是、也才聽出珍妮姐姐的口音是中國人。司機又問那妳要去哪呢?「不知道耶!」這下可好,一個中國女子拎著兩卡皮箱站在富里火車站而不知自己要去哪,著實引起現場大家的慌張。司機大哥手一指我就說:「要不,妳跟這位小姐(就是我本人)一起去羅山?」
我竟然想都沒想也跟著附和起來:「也不錯,我要去羅山村,那裡有稻子和火山豆腐…到時沒房間、妳就跟我睡一間也無妨啊!」現在回想起來,我跟司機大哥根本就是想坑殺陸客的嫌疑犯搭檔,但珍妮姐姐想了想,豪氣萬千的說:「好呀!」然後,我就把珍妮姐姐拎到羅山去,陪我看稻田、爬小山、賞瀑布、聽著泥火山啵啵啵的氣泡聲。
晚上我們一起在民宿用了家常菜,喀著瓜子聊整晚,不知為何有那麼多話可以聊。或許我們都喜歡工作、喜歡旅行、喜歡老房子。隔天我們一起離開富里,她往北、我往南,臨走前珍妮姐姐塞了一張名片給我,在北京念書而現在住在上海的她說,下次到上海一定要找她,她要帶我逛她最喜歡的老街區,比北京的胡同還精彩。
在我的旅行中聚首

【十三顆小行星】隱居西湖

圖片
行星編號D08至D10:上海----杭州----北京。行星特色:介於星系與星系之間的大型轉運站,提供鎮痛解熱藥品予運轉速度過快的旅人服用。


在西湖景區裡住上兩晚完全是計畫外行程。原先只準備在中國待上七天,卻在第六天下午收到郵件,確認延長行程為十三天。

第一時間焦躁感又上心頭,當時身上只有一個背包,連電腦都沒帶上電源線,遑論確認寄在杭州酒店的登機箱中還剩幾套生活用品。焦躁感兜著兜著直到第七天回杭州打開行李一看:簡直神算!隱形眼鏡、個人藥品、一應俱全通通準備兩個禮拜的份,當場啼笑皆非──是該慶幸自己防範於未然,抑或這個準備動作根本就是烏鴉嘴?
不過,無論到底造了甚麼孽我突然要在中國多待一倍時間,事情既然發生只能見招拆招了。過去七天我跟神經病一樣每日數百工里來回穿梭四個不同的城市,老實說相當疲憊。由於距離赴北京工作時間還有兩天,立刻調整行程,並幾乎沒有猶豫選了西湖靈隱寺邊上的酒店落腳。
與其說酒店不如說像民宿吧,計程車繞啊繞的,很艱辛才找到了渾然獨立於世外的小房子,陪我一道Check-in的地陪查爾斯先生在杭州住了四年,他詫異地問我:「你打哪找到這間小酒店?」(不就是Agoda和攜程網嘛呵呵?)

管家領進門,一間小房間、床旁落地窗大到不拉窗簾無法更衣。隔壁房這兩天沒住人,幸運獨享整座小露台。最令人感動的是,過去七天被攻陷整個浙江省的「麗士」沐浴組折騰的快發狂,一走進這裡的浴室簡直兩行清淚都流下了──雖然依然一個浴缸也難求,但我看到了歐舒丹的沐浴組和肥皂啊啊啊啊啊,這幾天滿懷感恩之心,我每天都洗三次澡。
因為時間延長,我多了一點彈性空間調整行程,預計的拜訪對象也都很好心地讓我更改時間。在瘋狂奔走一周之後,我確實需要好好整頓自己,調適狀態再面對忽然延長的工作。
第一天,拜訪對象得知我在杭州停留多日卻沒遊賞西湖,既貼心又豪邁地說:「走!在湖上談話才有感覺!」,於是我們划了一艘船在湖上談著正事,看著水波盪漾,我的小小腦袋不由得分心起來,幻想這其實是關係到數千億元的一場闢室密談。談話結束後,我自個跳上環湖小車,揚柳飄飄、微風吹吹,短短小時光愜意極了。

 隔天起了大早,散步到酒店附近的靈隱寺。他們囑我拜訪這間寺廟要趁早,否則不儘拐你買香的人多、那些和你一起被拐的眾多香客更叫人發惱。早晨八點不到,是我為一座廟早起的極限了,縱然雜人開始湧入,但清幽的氣息就跟竹林裡的霧氣一樣,還沒完全發散消失。回程時依…

【十三顆小行星】奇幻北京

圖片
行星編號D11至D13:杭州----北京----台灣。行星特色:地心引力呈扭曲狀的奇幻星球,容易瞬間扭轉心志,也是超級太空梭發射站所在地,可看到來自遙遠星系的其他強悍物種。


「這並不是年齡的問題,這是人生態度的問題。重要的是永遠維持一種認真地保護自己的姿態……慢性的無力感是會腐蝕人的。」(1Q84青豆小姐說)




九月上旬某個星期六清晨,帶著尚未完全消除的醉意在北京鳥巢附近的酒店醒來,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床上,我意識到為期十三天的旅行已經邁向終點。起床收收行李,換上輕鬆穿著,朋友已在酒店大堂等著。
「妳只有這個行李?」飛行常客詫異於一個下鄉上京十三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一個登機箱和一個背包,老實說我很得意。我們的目的地不同,但同樣必須離開北京,然而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一路回堵到交流道下,我們慶幸還有個伴一起在出租車上為了北京的交通感到崩潰。







北京於我,始終不脫「離奇」二字。
到北京的第一天早上,在數百人的活動會場遇見平常在深圳才會的朋友,我沒預料到他記著我,嘻嘻哈哈談笑一陣,我跩著他晚上帶我去玩,順便打聽些八卦。他問我想去哪,我說「胡同吧」,他想了想,湊了幾個朋友帶我去后海酒吧街。我問他們,胡同在哪,他們說,就在隔壁、隔壁,我攤了攤手,好吧,就當做聽滿街的人唱小時後的流行華語金曲也是一種別緻享受。
奇妙地,當你在一個城市裡有了第一個朋友,很快地,第二個、第三個朋友就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朋友會帶你認識更多不可思議的世界。第二天晚上,我又被拎到三里屯附近的小店,認識了一群我從來沒想過能在三十歲之前就認識的人,而且,這群人完全顛覆我對「工程師、開發者」的印象。
前一秒鐘,我們還在模仿某人公司旗下遊戲的經典角色、笑得花枝亂顫,後一秒鐘,就有一個人尖叫大喊:「我想到了!!!」推開眾人鑽到沙發區打開筆電劈哩啪啦打著鍵盤,我問:「他怎麼了?」大家揮揮手說:「他的新網站還在開發,別理他。」過了十五分鐘,這傢伙又鑽回人群裡對著我吼:「天啊!我想了一個禮拜終於想到解決辦法了!現在我覺得我的人生充滿了正面能量!」他們說著許多只有在外電才看得到的新聞背後小插曲,中途我努力克制自己拿出錄音筆和筆記本的次數大概多達一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