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顆小行星】奇幻北京

后海橋邊小情人正在談心來著,這年齡的我們是否知道有這麼一天會站在這裡?


  • 行星編號D11至D13:杭州----北京----台灣。
  • 行星特色:地心引力呈扭曲狀的奇幻星球,容易瞬間扭轉心志,也是超級太空梭發射站所在地,可看到來自遙遠星系的其他強悍物種。
 


「這並不是年齡的問題,這是人生態度的問題。重要的是永遠維持一種認真地保護自己的姿態……慢性的無力感是會腐蝕人的。」(1Q84 青豆小姐說)


十三顆小行星的最後一日清晨


九月上旬某個星期六清晨,帶著尚未完全消除的醉意在北京鳥巢附近的酒店醒來,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床上,我意識到為期十三天的旅行已經邁向終點。起床收收行李,換上輕鬆穿著,朋友已在酒店大堂等著。

「妳只有這個行李?」飛行常客詫異於一個下鄉上京十三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一個登機箱和一個背包,老實說我很得意。我們的目的地不同,但同樣必須離開北京,然而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一路回堵到交流道下,我們慶幸還有個伴一起在出租車上為了北京的交通感到崩潰。








北京於我,始終不脫「離奇」二字。

魷魚絲和花生米是在北京吃最多的食物。
到北京的第一天早上,在數百人的活動會場遇見平常在深圳才會的朋友,我沒預料到他記著我,嘻嘻哈哈談笑一陣,我跩著他晚上帶我去玩,順便打聽些八卦。他問我想去哪,我說「胡同吧」,他想了想,湊了幾個朋友帶我去后海酒吧街。我問他們,胡同在哪,他們說,就在隔壁、隔壁,我攤了攤手,好吧,就當做聽滿街的人唱小時後的流行華語金曲也是一種別緻享受。

奇妙地,當你在一個城市裡有了第一個朋友,很快地,第二個、第三個朋友就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朋友會帶你認識更多不可思議的世界。第二天晚上,我又被拎到三里屯附近的小店,認識了一群我從來沒想過能在三十歲之前就認識的人,而且,這群人完全顛覆我對「工程師、開發者」的印象。

周五夜裡,三里屯才熱鬧起來。
前一秒鐘,我們還在模仿某人公司旗下遊戲的經典角色、笑得花枝亂顫,後一秒鐘,就有一個人尖叫大喊:「我想到了!!!」推開眾人鑽到沙發區打開筆電劈哩啪啦打著鍵盤,我問:「他怎麼了?」大家揮揮手說:「他的新網站還在開發,別理他。」過了十五分鐘,這傢伙又鑽回人群裡對著我吼:「天啊!我想了一個禮拜終於想到解決辦法了!現在我覺得我的人生充滿了正面能量!」他們說著許多只有在外電才看得到的新聞背後小插曲,中途我努力克制自己拿出錄音筆和筆記本的次數大概多達一千次。
  


那天晚上我們又繞去了后海,講冬天時河面就成了溜冰場,講柳樹在北京都長得非常高大,講舊金山的天空永遠很藍,講台灣食物絕對比這裡好吃一百倍。他說,他們從小習慣搬遷,或許飛躍一整個海洋需要花點時間做決定,但,「你想做甚麼事,就到這個領域機會最大的地方去追逐夢想,這個決定很困難嗎?」伶牙俐齒的蠢女頓時語塞。



「這不就是北京的模樣嗎?」話題回到塞車身上,他這樣說。
「但是你知道下一秒北京會長甚麼樣子嗎?」我反問。
「好吧,妳贏了,我每次來它都不太一樣。」他攤了攤手,這回,我贏。

在機場說再見之前,他喊住我,說,「我期待你的計程車小說,喔對了,你一定得去越南。」(對啦,我很無恥的告訴大家我人生中一定要完成的事情就是寫一本和計程車有關的小說)回程飛機上,我的腦袋不斷回想著這幾天見到的人、事、物,他們的年紀都和我相仿,但,對於人生,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客制化情節,毫不離經叛道,因為人人本就不應過著相同的人生。


 
也許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決定我是否要向這個城市道謝,關於回到地球後,我的所有決定。北京,實在是一個奇妙至極的城市。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泰國.大城】穿上泰服,與泰國古戰士划船浪漫遊燈河....|大城復古夜市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Samprasob Resort|北碧無邊際泳池飯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