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3的文章

28/29 噴射飛行小記

圖片
「無論如何,別為任何人輕易改變自己的樣子。繼續飛、繼續旅行、繼續寫下那些故事。當然,還是要吃飽好上路啊!願妳從不為自己的決定後悔。」這是某雜誌大美女小主編給我的生日贈言。不知為何,總覺得生日感想也應該發在這兒,或許在我眼裡,人生才是最長途的一場飛行。

噴射機人生貫穿了過去整整一年,並開始進行一個加速甩尾過彎的動作。小的時候我曾經立一個志願,在國文課時起立正色表述自己亟欲十八歲結婚生小孩。那時的自己肯定沒想到,二十八歲的開頭我把小時候的志願熊熊想了起來,然後在二十八歲尾聲狠狠地丟掉。我的朋友老鷹先生聽完近期人生如戲全紀錄之後,撚掉菸屁股淡淡說道:「妳要結婚就跟我的賓士一樣,只是一個小時候的夢。」
老鷹先生的確沒有賓士,十幾年來都捨不得換掉他老老的裕隆轎車,但是他得到了一雙兒女、幾間房子、和小時候沒辦法繪出的夢的輪廓。可是我從來不覺得這是一場夢,我一直覺得自己不過是像火箭升空的過程中,必須丟掉幾塊厚重的鐵皮和推進器,才能放心以輕量裝備繼續想辦法登陸月球。
也許月球更好玩,可能月球很寂寞,或者我將再也找不到燃料去下一個星球,搞不好我還會飛出太陽系,當然也可能墜毀於幽冥宇宙。無論如何我是我,就算奇形怪狀也是這樣的我。小的時候有一首很紅的歌叫【愛是一場重感冒】,其實愛或不愛無所謂對或不對,但如果紅塵走一遭發現歌名其實是【我的人生才是一場重感冒】,那我寧願現時現刻立即墜落。
如果沒有體驗過完美的飛行,又怎麼能保持優雅的著陸。我說,如果要給自己甚麼樣的期許,那絕對不是你的按部就班、我的得過且過。但願未來三百六十五天的每一個飛行日,都能讓我再多一點點練習,多一分太濃、少一分太淡,不急不徐卻又飛速往前的柔軟姿態。
Happy birthday to You, Dear Echo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