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人要去清邁(3)-泰國小哥在美斯樂陪我唱卡拉OK?


做夢沒想到,最懷念的竟然是這個燈紅酒綠的小吃部?(Photo/Cathy Chiu)

對美斯樂(泰語發音:媚塞隆)的第一印象,是兩小時手機沒有訊號的山路後,終於看到的山中燈火。天色晚了,只看得這是一棟並不嶄新的兩層樓木造屋,屋簷上掛幾個中式紅燈籠。



抵達時天還沒全黑,極度古色古香 的新生旅館讓人又愛又怕
我們就是住在二樓的房間上,這是隔天天亮時照的。
中年男女下車後首要目標都是解放膀胱。離開清邁後,所見之處馬桶都走極簡風,不但長得很禿(都沒有蓋子的),也沒有沖水按鈕、麻煩從旁邊水桶舀水來用。地板有點潮濕,我一邊解放、眼光一邊緩緩瞥向旁邊的水泥牆…,恩、有一個電熱水器還有跟蓮蓬頭,恩、可是沒有任何長得像掛勾的東西。

一走出廁所,小玉如泣如訴的衝過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你們看!這洗澡的地方怎麼行!」原先只有我跟阿德要來,電話上只定了兩間單人房。曾經來過這裡一次,小玉沿路上一直告訴我們單人房衛浴要共用、很髒。而且有的外國人會在房間裡上床。建議我們既然有四人、不如到了之後改住靠山的小木屋。


其實我內心也覺得隱隱不安,但爬上嘎茲嘎茲響的木造二樓後,更不安的事情發生了──這荒山野嶺之中,不但沒有多的小木屋,就連單人房也住滿了!我們三個女生看著狹小的單人房──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有點破掉的紗窗,面面相覷。雖然單人房只收費一百泰銖、屋況搭價位算合理,可是啊啊啊三個人是要怎麼睡這間小房間啊啊啊。



這是150泰銖的四人房,你們看看,我得到這個房間有多感恩。
幸好,管家先生變出客廳旁的四人房給我們三個女孩子睡,收費一百五泰銖。這房間寬敞多了,重點是還有三個插頭。雖然環境克難,但以這個價位來說,此處可媲美W Hotel等級了呢。

阿德問我房間OK嗎,緊接著他用手肘戳戳我,說:「啊妳知道妳住在人家祖先隔壁吼。」……………好啦!你不說我還真沒發現房門口就是神明廳,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阿公們的黑白照片就掛在那邊。雖然我想這是人家祖先應該也不會怎樣,但是我承認我…我搶先選了離阿公最遠的床位睡沒錯,我是俗辣。


超豪華露天烤肉:輪胎、緊急照明燈、木板、折凳


雖對住宿環境忐忑不安,但晚餐還是要吃的。


我們一路從村尾走到村頭,有好幾家生意不錯的餐廳,看起來賣的是合菜。不過最後,我們卻被學校旁,燒烤的路邊攤吸引住。



一片昏暗中,彎腰烤肉的就是山豬哥,圖中那一大包就是世界無敵好吃的烤魚。
燒烤攤賣的是自己殺的山豬肉,每日傍晚開賣、賣完了就收攤。老闆是一個年輕男子,就稱他作有求必應山豬哥吧。問他有沒有位置?山豬哥說:「有!待會弄給你!」有沒有賣啤酒?山豬哥又說:「有!等一下買給你!」然後把白天用來佔位置的卡車輪胎疊一疊、蓋上一張木板就是桌子,幾張折凳加上一盞緊急照明燈,這…簡直是超LOCAL的一級景觀豪華宴席啊!!!喔對,酒怎麼來?山豬哥吆喝一下,後面的朋友就騎著機車去雜貨店買,雜貨店賣多少錢他就跟我們收多少錢。

我也知道這坨肉看起來很不美味,但是相信我,好吃到我們幾乎把整攤吃光光!

山豬哥的一幫朋友在攤子後面玩玩鬧鬧,坦白說他們的談吐有些粗俗、「屁」和「乾」或者其他帶有器官的髒字都會說。沒錯,是中文。這些年輕人有幾個來台灣參與過高鐵工程,甚至閩南語說的比我還好。而且,他們跟台灣的緣份可說是又深又淺。

把時間軸拉到一九五O年代,國共內戰老蔣一路狂輸,雲南地區的兩支軍隊一路撤守到泰緬邊境的叢林中,這支軍隊沒有戰敗過,但卻長達數十年於史書不容。這段故事後來被柏楊改寫成小說《異域》並拍為電影。


然後再快速把時間軸拉到豪華烤肉晚餐現場,因為這個時候我們肚子很餓、沒甚麼緬懷歷史的閒情逸致。總之許多美斯樂居民都是當年「孤軍」後裔,年輕人雖然下山工作,但恰巧隔天村裡有婚宴,便回村裡一聚、恰巧給我們碰上。



一個"工人們挖完馬路直接開喝維士比"的概念。(Photo/Cathy Chiu)
或許朋友相聚心情很好,山豬哥的算術也變得很秀逗。我們點了超過二十支烤山豬肉、一隻烤魚、兩包灑滿了泰式香料的秘製豬肉、後來還追加一塊風乾鹹豬肉。加上三瓶大玻璃瓶啤酒與一罐可樂。四個人吃到快吐總計六百泰銖!!!!我們在旁邊苦苦哀求他多收一點,他搖頭揮手豪邁一句:「沒有錯!」

沒想到求別人跟自己收錢的事情還不只這樁。此時不過八點,我們摸摸鼻子折返往新生旅館走。已有幾分醉意,住慣先進衛浴的假背包客們開始煩惱今晚怎麼洗澡才好,沿路你一言、我一語,一下說,去隔壁高級度假村開個房間,讓我們有地方好好洗澡好了。一下又說,我們乾脆直接行李款款住別間旅館好了、反正房費已經付了嘛。(此時都是醉言醉語、小朋友不要當真也不要學習喔!)


哪招啊?在泰北深山的卡拉OK唱中文歌!


途中經過一家平房,裡頭傳來破喉嚨般的歌聲。阿德躡手躡腳跑去看,跑回來說:「欸欸這是投幣式卡拉OK耶,我們來看看有沒有中文歌好不好?」我發誓,身為一個人見人厭的天龍國居民,我這輩子真的沒有進過附設卡拉OK的小吃部。但因為不想回去洗澡、又帶著醉意、我們就咚咚咚咚闖了進去。



我們點了十首歌以後老闆娘就不給我們換錢了啦,因為大家要輪流唱!



來來來各位人客,台灣小吃部點一首歌二十塊是嗎?這裡點一首歌只要五塊泰銖啦!而且神奇的是這裡的歌單「他媽的有夠新!」(抱歉一定要加他媽的),不要說周杰倫蔡依林或五月天這種天王天后天團啦,連文青歌如陳綺貞、田馥甄都有得點!



凱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還不忘偷拍我們。(Photo/Cathy Chiu)


這裡到底是台灣還是泰國?超傻眼哈哈!


我們走進卡拉OK店沒多久,剛剛在烤肉攤遇到的幾個年輕人也走進來了。其中帶頭的稱他作金條哥(戴著很粗的金項鍊),他邀了幾個山下的朋友隔天一起吃喜酒,我看阿德拉了椅子過去喝,也跟著過去湊熱鬧。我旁邊是金條哥的一個朋友,年紀約二十出頭,長得眉清目秀、講話輕聲細語。這位小帥哥不會講英文,但很想跟我聊天,一直纏著阿德幫忙翻譯。


傳說中泰國男子很溫柔可不是蓋的。雖然泰國小帥哥驚呆於我年長他起碼六七歲,但仍然不棄不離的隨侍在側,酒喝完了就幫我倒滿、我唱完歌他就拍手鼓掌,然後…還把剝掉骨頭的魚肉乘在湯匙裡、羞赧地送到我嘴邊。好啦坦白說我也嚇到了,趕快跟阿德求救,死阿德坐在對面一副笑很開心的樣子,我當時想,有他在,應該沒關係吧,然後我就開始被餵食的很愉快了哈哈哈哈。



有圖有真相,但我還留點名聲給未來婆婆探聽,我真的只有吃魚肉沒有吃人肉!

就當阿德與金條哥稱兄道弟、我則享受著免費陪酒小帥哥的同時,小玉在外面講電話(我們都覺得他應該已婚生子了吧不然怎麼會天天晚上都要去講電話呢,不過她本人堅稱沒有、我們也不知道這麼堅持是不是很想遇到豔遇啦)。沒有辦3G上網卡的凱西一碰到WIFI就會陷入自己的小世界裡,她坐在電視螢幕旁邊的高腳椅上,昏暗的霓虹燈光照在她紅色的外套上,欸,怎麼很像落寞沒人點檯的小姐啦!



總之大家各自享受著各字的夜晚,在小帥哥的服侍下,我一直喝啤酒也一直跑廁所。好難形容當時的感覺,因為有點醉、而且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我在泰國的深山裡面,跟一群雲南人的後代一起唱張雨生的「大海」、蔡依林的「特務J」。這根本不合理啊!(而且金條哥本想請客、我們又再次好說歹說付了…大概130泰銖吧。)


看好!一中菁仔行!這是他們拿出來吃的檳榔!


有人喝了這麼多加上一盤青木瓜絲只要付130泰銖嗎?


最後在十一點左右,我們醉茫茫的離開了小吃部。山區夜裡氣溫如溜滑梯驟降,只穿短袖的我們在路上跳來跳去,又開始討論起洗澡的話題。人要墮落是很快的,太茫了、已經沒有人想換地方住了。「不想洗澡欸…」、「對啊、不要洗好了。」「回去誰都不能說喔!」。我們立刻達成共識立下山盟海誓──今晚不洗澡。

然後又走了一段路,我們停下來看著灑滿穹頂的繁星。突然,今日生意欠佳的酒小姐凱西說話了:「欸!鑰匙咧!」包裡遍尋不著,很顯然的,我們的房間鑰匙恐怕還在小吃部桌上。這時我就緊張了,媽啊小帥哥看到鑰匙一定會誤會啊!凱西啊小玉啊,蓋著棉被人家認不出來誰是誰啊!我們都很危險啊!


於是我們連滾帶爬的把阿德推回去小吃部找鑰匙。十五分鐘後,阿德一臉賤笑走了回來,以下轉述他回到小吃部、拿到鑰匙後產生的對話:


小帥哥:大哥~剛剛那個女生的電話可以給我嗎?

阿德:恩…她沒有泰國的電話喔!
小帥哥:那…大哥你電話給我好不好?這樣我可以透過你找她!
傻眼阿德還沒回話,小帥哥就被金條哥重重的巴一下頭了哈哈哈哈。


回去拿鑰匙的阿德,跟這三位天真的泰國小男生合影。

說好不洗澡的我們終於回到旅館,說好明晨六點集合吃早餐就男女各自解散。我拿著毛巾牙刷跟卸妝用品到樓下去刷牙洗臉,迷濛中我看到熱水器,突然想到:「阿德都很早起床!他一定會起個大早洗澡!然後嘲笑我們!」這個想法就像鬼魅一樣伴隨陣陣寒意,漸漸侵蝕我微薄的意志力。


然後,我就聽到外面要跟我借卸妝用品的小玉厲聲喊說:「小姐!你在做甚麼!」…………哇哈哈哈哈哈哈,我在洗澡啊啊啊,我在享受蒸氣奔騰的熱水啊啊啊!!也因為我成了第一個叛徒,所以…抱歉,我們大家全部都洗了澡。



孤軍:薄霧中的市集 有故事的豬腳飯


隔天清晨六點。霧氣壟罩著這個山中小村。我們起個大早,逛著當地清晨市集。美斯樂除了雲南後裔,還有幾個少數民族。市場裡的豆漿油條超級到地,一對母女,中文都講的很不錯,聽到我們是台灣來的、靦腆的笑容也更開朗了。一人吃三個油條配兩杯豆漿,總共只要四十塊泰銖,(這裡的算術是不是跟台灣不一樣?)



清晨氣溫只有十五度,豆漿稀飯熱鍋打開的蒸氣讓人覺得格外溫暖。



喵的,請問這裡油條會從天上掉下來所以不用錢才賣這麼便宜的嗎?


市集清晨六點就人聲鼎沸。



在泰國,大清早可以看到僧侶化緣。(Photo/Cathy Chiu)

緊接著我們去了美斯樂的兩個景點,一個是段將軍墓,或許時間太早,傳說中講故事的老兵沒有出現。另一個景點是義民文物館,說白了就是這裡的忠烈祠,這裡可以看到「孤軍」的歷史故事。從雲南撤退至此,從來沒有打過敗仗,但因國際情勢與政治變局,他們名義上撤軍回台灣,卻接密令死守在此練兵,等著有朝一日反攻大陸,只是他們沒有等到這個命令,整整十年完全斷了補給。
段將軍墓,平時有一老伯伯會在這講些歷史故事,今日或許太早,沒見到他。


非義民文物館,這是市集邊上的一片牆,是歷史,是美斯樂被稱為最不泰國的泰國的見證。(Photo/Cathy Chiu)


歷史看板上沒說的是,失去援助的這段期間,這些軍人除了把荒野叢林開闢成村落,也必須從事毒品運送工作維持生計。當時金三角最大的毒梟就是國民黨軍人學校栽培出來的。最後,正史所不容的孤軍們,替泰國平定金三角一帶的苗族,才脫離沒有身份的窘境、入籍泰國。


義民文物館門口的石碑,柏楊題下的字:「一群被遺忘的人,他們戰死,便與草木同朽;他們戰勝,仍是天地不容。」。大廳則擺放著許多陣亡孤軍的牌位,聽著放送的佛經、以及牆上斗大的「盡忠報國」。不需言說,這樣的對比太強烈了。孤軍打敗了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民族、取得另一個與自己無關的身份。因為他們心中的中華民國已不是後來的中華民國。



這段字,讓人看了覺得很悲傷。(Photo/Cathy Chiu)

美斯樂是泰國最大的茶葉產地,我們去了一個叫做一O一茶園的地方走走。然後就回到新生旅館,跟旅館老闆賀大哥聊天,原本打算聊個幾句就走,不過,三歲就被裝在馬車前頭,一路從雲南顛簸到金三角地區,換了好幾個地方住才定居在美斯樂的賀大哥,完全就是個活歷史,一聊話匣子就開了。


全景模式也拍不完這裡的廣闊茶園咧!


賀大哥在台灣住過很長時間,他的妹妹也是媒體界非常資深的前輩。新生旅館是賀爸爸留下來的旅社,隨意收費、交交朋友。我們旅館前的小涼亭點了豬腳飯邊吃邊聊,看著要結婚的禮車嘩啦嘩啦的開過去。賀大哥說,如果我們多留一天就可以一起跟去吃喜酒,一人包兩百就可以了。



比我臉還大的豬腳配青菜跟四碗飯再加一個忘了是甚麼的主菜,350泰銖打死。(這裡幣值真的對嗎?)


雖然無緣吃喜酒、還是偷偷拍了幾張照。對聯!在泰國結婚們口有貼對聯欸!


這張的圖說是:你們這兩個叛徒!不是說好主題是"賀大哥豔福不淺"嗎!


可惡、超想跟的!但是回程車票已經買好了,於是只好一路長恨開下山。幸好賀大哥推薦我們走另一條路,雖然小白馬力依舊虛弱(更正:上坡時速僅有二十公里),但沿途景色超展開、超遼闊。亦彌補幾分心中的遺憾。



關於黑廟與白廟:很美的景點,嗯、好景點。


喔對了,觀光客們的清萊必遊景點:黑廟、白廟,我們都去了。黑廟有其莊重典雅,白廟也一如預期在烈日底下閃閃發光,美極了。不過,面對一群一群走下遊覽車拍照的旅客們(大多操著濃厚的京片子),我卻突然懷念跟我們一起合唱中文歌的孤軍後裔們。



白廟真的很美,在陽光反射下,金光閃閃。
做工細緻,很難想像這是民間藝術家的作品。


黑廟也很美,對不起我又犯了借位病。


個人覺得坐在黑廟旁邊的咖啡店看黑廟比去裡面散步還有情調。對,我懶。

帶著無奈的歷史氣息,異域的悲傷卻被一場卡拉OK攪成歡樂綜合口味。旅行中,最美的風景也許是建築物、也許是壯麗景色,但最深刻的記憶,恐怕還是要這些意外闖入的其人其事吧。


如果有時間,來清萊,除了黑廟跟白廟,你還有更有人情味的選擇。




清邁  「不正規」旅遊資訊懶人包  噹噹噹 請見如下




▲除非有啥米天災人禍等不可抗力因素, 《蠢女飛行日誌》固定每個禮拜更新一篇新的遊記▲
▲如果喜歡我的文字,也竭誠歡迎您幫忙點讚、分享、轉發▲

留言

  1. 沒有了嗎??
    還想繼續看耶.....

    回覆刪除
  2. 回覆
    1. 看此文的同時,忍不住開啟 Spotify 點播了一首王傑的「家太遠了」,遁入了電影場景的時空!

      https://open.spotify.com/track/3ELsIqYebVUyHbnbvFw6Vh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