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5的文章

與父母出遊不生氣指南

圖片
2017.6 更新:歡迎加入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得到更多大小新鮮事喔

「欸,妳帶妳媽出門的時候難道都不會生氣嗎?」友人R帶母親去歐洲自助旅行之後,絕望地對我發問。德不孤必有鄰,我是這麼答:「會!怎麼不會?我每天都在生氣!」

去年我單槍匹馬攜母遊北海道,今年則挑戰帶雙親前往澳門輸到脫褲。這幾年,豬豬家也舉辦過各式各樣旅遊活動,足跡從南到北、上山下海。非常慚愧的是,雖然我真心誠意的希望出遊過程闔家歡樂,但脾氣壞的我還是經常氣得七竅生煙!為此我曾自責難道自己如此不孝?不過!經過多次征戰、並與友人多次分享交流,我要急切呼籲大家:

別愧疚!帶爸媽出門想咆嘯完全是正常的!
他們愛我但也揍過我啊!





回想一下小時候全家出遊經驗,爸媽總被小蘿蔔頭氣的半死累的半死,但是爸媽還是會安排下一趟旅行,他們揍我們但還是很愛我們啊。所以,年齡不同、體力與行動力不同、朋友形態不同、對旅行的認知不同;兩代人湊在一起旅行,想殺人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最後美好回憶大於殺機,我們就不是不孝女!

作子女的,要替父母安排一段開心的旅行,最重要也最基本的就是「調整心態:旅行的主角是爸媽!」甚麼浪跡天涯的浪漫情懷、省吃儉用的背包精神、買到脫褲的鐵腿瞎拼……最好把自己想要的旅行通通拋到腦後,重新思考一次:爸爸媽媽想要甚麼樣的旅行?



放下執念以後,就比較好思考旅行的細節了。以下提供幾個個人小撇步:


決定目的地與旅行方式:沒有把握的地方,就跟團吧。
爸媽心中夢幻的旅行地點可能跟我們很不一樣。決定地點的最大原則就是:不要往冷門國家鑽,請去大家都知道的地方。

比如我喜歡去東南亞偏僻的島嶼,蒙古大草原,或者最近在研究新疆跟不丹之類很難到達的地方,但,通常,爸媽想去的地方會是風景優美、建設進步的地方,如果有歷史故事很好,但他不能是一片廢墟裡的一塊石頭。

畢竟他們是出來享福的啊!你現在叫他們去洗三分鐘戰鬥澡、走石頭路、睡老房子,他會想到好不容易脫離的小時候的苦日子啊!

提案之前,也建議可以到親戚的臉書尋找靈感。他們可能會想去親戚曾經去過的地方,沒甚麼理由、就是剛好看到覺得好像還不錯所以常常掛在嘴上。長輩的思維有時候很直接,就跟某親戚的兒子結婚了你為甚麼還沒結婚是一樣的道理,沒有惡意但容易讓人起殺機。

如果親友剛好也去了你打算帶爸媽去的地方,請至少提供同等級以上的行程,千萬不要有「明顯比別人遜」的地方。比如別人在洞爺湖住的是溫泉飯店、如果你訂…

內蒙•呼倫貝爾(二):最美的風景在路上

圖片
「欸!有-彩-虹!」 應該是包車旅行的第一天,午後陣雨讓我們錯過一個景點,但天上卻出現了彩虹。師傅聽我們大聲嚷嚷,把車停在路邊,讓我們玩個夠。前一天,台北的天空出現了稀有大彩虹,心裡還有點遺憾沒親眼看著;不過一天的時間,彩虹就以更清晰的半圓輪廓來草原找我們玩耍了。

從來不是真正背包客的我,心滿意足地想:啊,果然就是應該這樣啊。




出發前一個多禮拜,我還在一邊研究大眾交通工具玩呼倫貝爾的方法,一邊竭盡全力的到處亂找旅伴,希望能一起包車。並不是無法一個人旅行,呼倫貝爾沒有那麼落後,各大景點之間仍有巴士穿梭,說到底了就是一種感覺:這裏最美的風景應該在路上吧。

最後,在PTT某熱門看板上,我奇蹟似的一次徵足了三個旅伴,一天之內請好假、刷好機票,讓我得以從路邊苦等巴士的潦倒旅人,一口氣升等再升等,坐在五人座越野車上,一下聽著李榮浩的〈李白〉,一下聽著民俗歌曲〈卓瑪〉。



百發百中遊玩守則:凡收票必叫人惱火
一路上,我都很慶幸自己包車玩耍,因為,幾乎所有大巴到得了的景點,我都不喜歡,最讓人無言的莫過於在室韋邊境遊船。

對於邊境始終有一種迷戀的感覺。全長一千六百公里的額爾古納河,在三百年多前,清朝政府簽訂〈尼布楚條約〉,從此,這條蒙語中原意「奉獻」、「敬上」,視為母親的河,就一直是中俄界河。在室韋的邊境河畔,眺望對岸有俄羅斯人在捕魚之類的,我想,他這輩子應該受夠了對岸中國那群神經病,不斷大喊:哈~~囉~~~




那艘該死的游船,票價一人七十塊人民幣,大概四十分鐘船程,開到中俄友誼大橋後折返。這船大概就跟日月潭遊船差不多,原先巴著上層的好視野,結果開船之際,被維安人員以水位高很危險作為理由、趕下船艙,眼巴巴隔著玻璃看窗外風景,還要聽到強國大叔發自內心的感嘆:「俄(ㄜˊ)羅斯的天空也沒有比較藍嘛!」只能不斷安慰自己,有-冷-氣-吹-我-好-開-心-啊-!






結束遊船後每個人臉都臭臭的,但旅程還是要繼續。我們沿著邊境公路一路開著開著,師傅又停在路邊,指著路邊的一座小山丘要我們上去。雖然不知道上頭有甚麼好玩的,但一行人秉持著「師傅教我做啥我就做啥」的腦弱精神,就手腳並用的爬上去了。

小山丘的頂上反而讓人驚嘆。額爾古納河蜿蜒的河道就在這座山前轉了一個大彎,形容陽光照在河面上很漂亮的那句成語應該叫作波光粼粼吧。坐在山頭,我幻想,如果不坐那艘該死的船,我可以在這裏好好地聽音樂,唱首歌,看雲朵在天空飄動。不過,人生沒甚麼…

內蒙•呼倫貝爾(一):海拉爾生活日常

圖片
「若想害慘一個人,不妨告訴他,到蒙古,沒住七天七夜的蒙古包就不算道地。」二十一歲的內蒙姑娘小段這麼說道。她是我的包車師傅魏春江的外甥小劉的女朋友,旅程的最後一天,她專程來陪我們逛街,體驗海拉爾小情侶的日常生活。

對於蒙古,人人都有一些刻板印象。「治安不好吧?」「到處荒煙蔓草吧?」「廁所有門嗎?」「蒙古人都有著細長鳳眼嗎?」「她們都穿皮草在路上走嗎?」出發前往內蒙之前,親朋好友的擔心叮嚀接踵而來,彷彿那是一個遙不可即、與我們徹底不同的地方。


不負責科普小講座
來點不負責任的地理小科普:蒙古分成內、外兩個部分,內蒙古屬於中國領土,是一個自治區的概念,到內蒙玩只要有台胞證就可以,但外蒙則是完全獨立的國家,要另申請簽證。從地圖上可以看到,內蒙自治區橫幅長度簡直可媲美iPhone8,從四川最西邊一路向東走穿過陝西、湖北、安徽,走完江蘇內蒙就差不多那麼長。



內蒙省會呼和浩特在中間,西邊額濟納旗胡楊林是張藝謀《英雄》中張曼玉與章子怡決鬥的場景,還有看得到駱駝的巴丹吉林沙漠。內蒙的東邊呼倫貝爾,除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草原、還有阿爾山天池以及大興安嶺。

沒有太多假期橫跨內蒙東西、沒有太多預算新增飛機與火車通勤,明快做了決定,兩天在北京中轉,六天包車在呼倫貝爾草原奔馳。剩下整整兩天,我們都在呼倫貝爾最熱鬧的城市海拉爾閒晃。





海拉爾:初抵呼倫貝爾的第一站
在夜裏抵達海拉爾機場,這裏的兩個登機口就是兩個大型蒙古包,下飛機以後,自己走進航站,中間隨便拍照都沒人管。很隨興的一個地方。據傳,成吉思汗的母親就出生於海拉爾。






這裏的商場一如其他三線城市,在夜裏打亮金碧輝煌的燈光,天亮之後才發現其實每一棟樓都帶點斑駁。呼倫貝爾的旅遊季只有夏季,海拉爾是遊客的進出地點,作觀光客生意的商人,磨刀九個月,就專在七到九月宰個痛快。專宰團客的「五彩呼倫貝爾商場」藏身在破敗的大樓裏頭,與當地人常去的俄羅斯商城相比,賣的東西一模一樣,但價格至少差上兩倍,跟五分埔一件290的衣服搬到東區小店就瞬間暴漲成1980是一樣的道理。






這裏有中、英、蒙文同列在招牌上的屈臣氏,裏頭的藥妝品牌很受歡迎。熱鬧的三角地廣場,運動品牌特賣會就在街頭進行。這裏的購物商場美食街,也是買張儲值卡,沒用完就退款。每個樓層的燈光設計都恪守節能減碳原則,有時會懷疑是不是要打烊了。這裏有宏碁、有華碩、但沒有宏達電,年輕人們喜歡OPPO。

在這裡,很難找到咖啡。第一天,我…

東京主題旅行:東京鐵塔看到吐!

圖片
身為一個毫無求知慾、沒有國際觀,也不知進修向上的人,一句日語也不會說也是很合理的事情。這是我第三次前往東京,由於市區內可觀光的景點也走得差不多了,當業界謠傳這是一個很爽的團體旅行時,我內心發出淡淡的哀鳴──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東京,這是一個太過匆忙的城市。
當然,出發往東京前,我也曾幻想可以拋下工作,花一整天的時間去探訪陳綺貞歌裡傳說中的湘南海岸,尋找根本沒看過幾集的灌籃高手中,櫻木花道初遇晴子的那個平交道。或者,多留個兩天一夜,我想去箱根泡溫泉………。當然,以上純屬幻想,不逼死自己不罷休的個性使然,我在出發前莫名其妙多了一堆必須在東京完成的工作。
不過,也因為時間過於有限,剛好可介紹形成一個以東京鐵塔為主軸景點──東京王子花園酒店、芝公園市立游泳池、東京鐵塔與鐵塔下的米其林餐廳、六本木森美術館觀景台。走了這幾個景點,保證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你對東京鐵塔將有全然不同的感觸,……大概是「一看到就想吐」吧。
<東京王子花園酒店>

首先,這次下榻的飯店為東京王子花園酒店。住在這裡就算每天都在桌子前面發Email或寫稿也可以看到東京鐵塔站在你面前嘲笑你:「工作做不完了吧,阿哈!」
這間飯店每一間餐廳都和鐵塔View緊緊黏在一起。如果你是孤獨的一人出差者,相當推薦一樓的咖啡廳單人雅座啊,面對窗外瀑布流水造景,看著鐵塔的下肢,頗有一番滋味。不過我是在一天跑了三個採訪下午三點還沒吃午餐的時候闖進這裡,距離機場接駁巴士上車時間只剩下二十分鐘,所以我只能很豪邁的使用折價券點了一杯咖啡和一塊蛋糕───而且還沒吃完,完全暴殄天物浪費了良辰美景。
此飯店三十三樓的風景也很不錯,早餐時有點紛擾,但持早餐券約可折抵平日的一客商業午餐,此時可看到三三兩兩的富家太太出來優雅下午茶,或老頭帶著小女朋友來此幽會,總之當我吃完午餐要出門採訪時,心中暗暗地含恨著──既生瑜何生亮,把賤民放在高級飯店是要我吃屎嗎。但總之這些年我也這樣過了,住高級飯店總比奇怪的小酒店好多了對吧。
<森美術館觀景台>
如果覺得靠東京鐵塔太近沒有關係,只要到車程十分鐘以外的森美術館觀景台,就可以看到距離適中的東京鐵塔。網路上很多人介紹,但我趕著下一個工作、沒有空待到晚上,只在這裡目睹神奇的日本人排隊一個小時只為了吃皮卡丘咖哩飯。
其實我默默覺得這皮卡丘看起來很可愛沒錯,但一吃就頭破血流,這跟吃猴腦或兔頭有甚麼不一樣呢。但我必須懺悔,因為…

東京主題旅行:東京鐵塔澆冰桶大成功啊!

圖片
很臨時的跟吳桑約在東京銀座見面。吳桑是我上一次出差東京時在展覽會上認識的新朋友,這次來東京,恰巧吳桑休假,我們把握時間在銀座的老咖啡廳喝咖啡吃剉冰,聽他說他上海老家的故事。
講著講著,突然,康寧大總管李老闆丟我訊息,問我是否願意參加Ice Bucket challenge活動。雖然知道自己平常造孽良多、遲早會被點名,但不免猶豫,不過想到一位毛很多的部落客已經拋磚引玉自淋冰桶了,轉念一想,不如就加入吧!(看看可不可以抵銷一點平常造口業累積的業障…)
場景轉回銀座咖啡廳,我說我剛被點名了耶,吳桑的眼中突然冒出了閃閃光芒:「如果你想做的話,我可以幫你拍耶…」,他說很多美國朋友在玩,但日本人英文不好、沒甚麼流行。緊接著五分鐘之內,吳桑開始規劃好晚上的拍片行程──喝完咖啡後他回車程三十分鐘後的家裡收包裹、順便帶器材和桶子,再花四十分鐘過來我的飯店集合,然後我們要一起尋找一個讓東京鐵塔可以入鏡的地點完成此次任務。

其實我本來想在飯店的浴缸交差了事,但吳桑的一頭熱讓我也突然腦波很弱的沸騰起來。結束工作回到飯店後,我拿著原子筆畫好了待會要用的字卡,然後,吳桑丟了臉書訊息給我。……OK,日本人真的做事很嚴謹,他找了兩個桶子,一個縱深、一個橫廣。他放上了比例尺,拍照問我喜歡哪一個,我選了做Pizza的那個鋼盆,欸真的很大耶,一個獨居男子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桶子,大家都懷疑我們是不是跑去偷竊酒吧的冰桶。


晚上十點吳桑風塵僕僕的趕到,我帶了浴巾、冰塊、字卡,他帶了一個鋼盆、一對喇叭、一台單眼、兩副腳架、一顆閃燈……。我們開始在東京鐵塔附近尋找水龍頭和插座,插座找不到,只好放棄打燈的需求。然後我們一路走到東京鐵塔正下方,吳桑說:「這裡很好,有震撼的感覺。」我們找了一個有日光燈的地方,吳桑請我把腳架Set好,他去走路五分鐘的水龍頭裝水過來。
好、開錄。從這時候開始我發現日本人做事情真的跟台灣人不一樣。
我默默的翻字卡、覺得不講話很酷。導演吳桑馬上喊卡:「Say something!」




好的,記者重來,我一開口就開始說台灣的募捐活動,導演又喊卡了:「You should say ALS then Taiwan virsion! 」
好的記者再次重來,:「各位觀眾大家好,記者現在在東京鐵塔支援ALS……」噢不!導演又喊卡了!「Speak English!」
好的記者硬是亂講了一段英文再接中文,結果語無倫次把「有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