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柬埔寨.戈公】被收買的邊境小鎮

圖片
戈公的第三天,叢林裡頭下著小雨,我們包了一台嘟嘟車往柬泰邊境走,到戈公市區,順便尋找沙灘。此行最大的驚喜先放在前頭,一處雜貨店門口,看到了來自台灣的.................。



時間軸移到早晨出發時吧。一出叢林,迎接我們的是艷陽天。車程約三十分鐘,雖然是柏油路面,但仍然一路顛簸,回程時曬得暈車又中暑。



戈公省有一個島叫戈公島,是柬埔寨第一大島。但從戈公碼頭出發,船程還要兩個小時,原先曾想過規劃參加在島上過夜的行程,有露營/入住島上漁民家兩個選項,但想想還是不要太看得起自己的能耐。





避開人較多的戈公海灘風景區,我們抵達當地的無名海灘。完全沒有外國觀光客,只有當地家庭來野餐。台灣人到墾丁要租陽傘跟海灘墊,柬埔寨人則租茅草屋跟吊床,奇怪的是當地人都不怎麼下水。

細皮嫩肉台灣夫妻再度露出泳裝下水漂呀漂,浸在水中不覺得曬,玩完還在沙灘上走來走去想把泳衣曬乾,回家才發現,似乎被奇怪的水中生物叮得全身發癢,難怪當地人不下水。





【柬埔寨.戈公】沒有熱水的原始生活,穿越叢林到瀑布洗澡

圖片
照進叢林裡的陽光讓露珠晶瑩透亮,早上七點本人已應接不暇,忙著向大自然的恩賜說早安:「早安蚊子」、「早安蜘蛛」、「早安壁虎」,然後才是「早安塔太河」。

雖然沒有冷氣的原始夜晚有點難耐,但我們還是準時起床吃早餐,畢竟,太陽曬屁股可不是普通的熱。今天早上,我們報名了爬山到塔太瀑布(Tatai Waterfall)玩水的行程。 我們奢華地擁有兩名導遊,一個是人、一個是狗,抱歉忘了人的名字,但狗兒喚作Nicole。





原先疑惑於:「走路也要花十塊美金噢,為何不自己走呢?」但這想法完全低估了原始叢林。根據Google Map的衛星圖,民宿到瀑布的直線距離不長,大約三公里。但其間完全沒有「道路」,全是綠油油的叢林。(編按:但若從戈公市區出發是有道路的喔!)


叢林裡的健行
我們的健行大約耗時三小時,所謂的「路」,是半個小時手腳並用、直線向上攀岩,以及兩個小時走在僅供一人穿越,有時得低頭、有時得提臀跨越的的「雞腸小徑」。


「我恨竹子!」人類導遊舉著鐮刀,一邊砍竹子一邊抱怨。沒想到熱帶雨林裡面最橫行無阻的植物,竟然是台灣山林滿坑滿谷的竹子。一暝大N吋的竹子長得很快,不但四處橫生的竹葉會擋住「路」的去處,時序一進入雨季會更糟,整叢竹子被打落塌到地上,往往連「路」在哪都找不到







狗也很討厭竹子,遇到大片竹林就會脫隊繞路走。過一段時間再冷不防從叢林某處竄出插進隊伍,在叢林長大的狗兒身體可強壯了

【柬埔寨.戈公】坐長途巴士找一條叢林裡的河

圖片
早上八點半,以一種壯士斷腕的心態,吃了暈車藥,套上頸枕,上車。
這裡是柬埔寨首都金邊,半個小時前,我在河邊舊日法國記者俱樂部門口遞給嘟嘟車司機一張紙條,那是我們要搭乘的客運上車地址,當然,是如蛇一般的柬文。
那時我還沒學會怎麼跟嘟嘟車司機講價,就這樣給了他三塊美金,到了不過十五分鐘車程遠的奧林匹克路一帶,搭上一台老舊遊覽車。從首都金邊往西部泰柬邊境的戈公省(Koh Kong,又稱國公省),同車除了我們與另外四名歐洲人,清一色是當地人。
漫長喧鬧的長途巴士
柬埔寨的大眾交通運輸多依賴客運。在金邊,各家客運上下車處各不相同,甚至同一家客運公司,日班車與夜班車也在不同地方上下客。請旅館幫忙買票時,得留意特別問清楚。巴士站的驗票員能講一點英文,司機跟搬運行李的車掌則只會講柬語。


金邊市郊大部分的路都塵土漫天,愈駛愈遠,沿途風景只剩下草叢(如上二圖所示)。Google Map導航顯示只要四個半小時的車程,但巴士足足多開了兩個小時,是因為沿途停了兩到三個休息站。所謂休息站,其實就是設有公廁的路邊餐廳,同車的當地人歡樂地下車用餐,叔叔伯伯們走到附近的草叢直接放尿,巴士也要打開尾巴的車蓋消火降溫。這段時間有些雞肋,初來乍到的我們啥都不敢吃,頂多是買罐可樂的份。
天氣滿熱,陽光刺穿窗簾跟著路上坑洞一顛一跛地照在身上。車前小電視放著當地人喜愛的電視節目,起初放些柬語卡拉OK伴唱帶,然後出現刺耳尖叫聲,本來以為是恐怖電影,結果是類似豬哥亮歌廳秀的節目,女明星被吃豆腐時發出的尖叫聲。以這樣的條件我還算是睡得不錯,只是後來已經搞不清楚吵鬧的聲音是豬哥亮歌廳秀,或是同車嬰兒在哭鬧。

不知道什麼時候客滿的巴士偷渡了幾個拿著板凳上車的人,都是孩子面孔,我們下車前半小時,其中一個少女默默從她的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