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7的文章

對抗厭世良藥:人生怎麼可以沒有廢物朋友?

圖片
這是個溫暖的、無雜念的、透明的早晨,我趴在海灘椅上對著大海放空,這裡是宿霧的薄荷島,身邊有有三個正在滑手機的廢物。每個不具備偉人特質的普通人、一般人、甚至失敗的人,都需要幾個能一起放空耍廢旅行的廢物朋友。

「今天要幹麻?」「不知道欸...」「吃什麼?」「隨便...」這次旅行為期四天三夜,但行程簡陋到五十字就能完整表述:坐飛機到宿霧、坐船到薄荷島、搭計程車到Alona beach,(玩水、吃飯、睡覺)X2。搭船回宿霧市區,買芒果乾、按摩、吃飯、睡覺,坐飛機回台北。



對大部分人來說,旅行非常目標導向,在某段時間待在某個國家,設法到達幾個必須造訪的地方。然而這次我們什麼都不想做,哪裡都不想去,旅行的原因與目的都是「厭世」。

可不是開玩笑,三十好幾的年紀,深刻感覺到小時候的煩惱簡直像羊屎那樣非常小粒。失戀以後總可以再度戀愛,看老闆不爽就辭職找新工作。但是,媽媽死掉不能復活,小孩生出不能塞回去,現在再生不出小孩就準備當高齡產婦,更慘的是,往後二三十年還有更多不可逆轉更大條的煩惱。哎,每回與朋友發牢騷,不禁想,年輕的我們到底靠北個屁?

旅行是很考驗友情的事情,跟廢物朋友進行無行程的廢物旅行,更是考驗的最高級。

廢物與廢物旅行,不知為何都不會動怒。比如廢物一號想要用皮肉分離的護照出境遭拒,千萬不能生氣,要冷靜的去旁邊的新東陽找膠帶縫補護照。廢物二號到菲律賓卻沒換菲律賓幣,千萬不能生氣,要掏出盤纏借他揮霍購物。

這並不是因為我佛心,而是我自己也在犯蠢。在路上弄丟外套三次,還想用沒簽名的信用卡買芒果乾。而且我相信,如果我在路上心悸焦慮不舒服,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放棄行程陪我度過自律神經失調發作時光。(欸,你們會吧,畢竟你們本來哪裡都沒有要去啊!)

跟喜歡的(廢物)朋友在一起,即使是鼻屎般大的笑點,也能笑得肚破腸流。我們就是窩在同一間飯店裡,有時候在泳池打水,有時則到海邊漂浮,又有能量可以給難纏的明天消耗了,今天沒行程...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我絕對不會說,經過一場廢物旅行,厭世症頭就會不藥而癒、未來顯得一片光明!這太正面積極了,完全不是我的風格。承認厭世日子總是比歡愉來得多,比較切合實際。

廢物朋友就是因為這樣才顯得重要吧。沒有太多安慰對方的術語,不說知易行難的道理,絕口不提偉大宏觀的志向,但卻以超弱的陪伴,一起經歷一千件一萬件,當時覺得天大的小事。

在你們面前,我才能放心承認自己其實一無是處,下次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