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7的文章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

圖片
我喜歡跟游先生一起旅行,當然也愛誌己的老公,但不知為何老公們總在旅行中做出一些惱人行徑,並且毫無自覺。比如:突然喪失生活自理能力、老婆醜照沒有極限、關鍵時刻總是事不關己、變身嬌貴的大菩薩...。快來看,你的另一半在旅行時也這麼討人厭嗎?


「欸,妳是哪一家旅行社的這麼認真?」來自泰北滿星疊村落的泰籍領隊跟我搭話時,我已經在出關口最佳接機位置站了一個小時,實在沒事做,我們只好聊了起來。「我來接我老公啦!」我不甘情願的把手上的接機牌攤開,惹得他哈哈大笑。
清邁機場中國遊客如織,每個大媽都會遲疑地幫我念出牌子上寫的「歡迎...基隆...游...先生...蒞臨清邁??!?(黑人問號臉)」我希望他們看不懂旁邊我請按摩學校老師幫我寫下「最帥的」「我愛你」的泰文。......天啊,現在想起來,這麼丟臉的事情我怎麼做得出來。
在我耐心用盡之前,游先生終於慢吞吞的出現了。看到嬌妻舉著浮誇接機牌,游先生頻說「好丟臉」,但這根本是他自己要求的排場,而且不知他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敢指定要有一張比天蠍座的岳父更大的接機牌。(爸,女兒寄人籬下也只能照做了~)


我的清邁學按摩之旅此時已走至尾聲,游先生美其名說來清邁玩,其實主要任務是押解老婆回台灣。我的心情也很複雜,一方面捨不得離開好吃好玩的泰國生活,一方面,畢竟將近一個月沒見面了,有血有肉的新婚人妻,還是滿心期待能跟自己的丈夫一同悠遊清邁。
BUT,就是那個BUT,世界上多少悲劇都來自於一時心軟,二十四小時之內我們就為了要不要買花的瑣事大吵一架,當時我真是氣炸了!一個人旅行那麼自在!我為什麼要跟老公一起旅行!
以下,列出游先生在旅途中讓我想要舉刀殺人的五大症頭(其實寫了四個就快中風了,第五則可是眾網友的血淚集錦哪~)。
症頭一:突然喪失生活能力親愛的小偷!歡迎光臨My home!
第二天我們一早就出門玩耍,直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到市區的公寓。
當初承租這間公寓,很重要一點是它有四道嚴謹的二十四小時保全。依照慣例,我跟警衛們打招呼,坐電梯上樓,走到房門口,掏出房卡,靠近門鎖感應。欸?理論上開門的時候門鎖會跟你說一串聽不懂的泰語(大概是 『門鎖已打開,歡迎回家!』之類的吧)啊今天怎麼這麼安靜沒有反應?
「該不會被消磁了吧?」我轉頭問游先生。 「你把房卡放在哪裡?」他要我回想是否把房卡放在奇怪的地方。
無論我怎麼感應,房卡就是跟死了一樣。哎,難道我跟消磁就這麼有緣嗎,我突然…

【泰國.清邁】花費700泰銖,當24小時深山小村裡的泰國人

圖片
十幾年來刻意不開發的山谷小村落,有著小小河流與瀑布跟很多很多咖啡樹。這裡沒有很厲害的景點,但卻是泰國本地人假日到訪的小小桃花源。入住一晚,吃了兩餐,我在夜晚的暴雨中突然意識到:「啊,我的憂鬱不知不覺好多了?」



住在Mae Kampong的那晚,我慶幸自己鼓起勇氣,來到一個離台灣那麼遠那麼遠的地方。

我借宿在村中一戶人家,這裡人睡得很早,晚上十點全村就陷入黑暗,但是我的臉書塗鴉牆卻很熱絡,大家沸沸揚揚討論一位台灣女作家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夜裡山中降下狂暴大雨,閃電不斷從木板牆縫中鑽進來,我沒辦法好好閉上自己的眼皮。

冷冷的雨水「唰」澆上烈日烘烤一天的土地,飄散出一股台灣夏天午後雷陣雨的味道。我躺在床上感受這氣味,一面回想那段「起不來,睡不著,照三餐哭」的日子,對於憂鬱,我略知一二,好像眼淚鼻涕都還掛在臉上,但此刻卻感覺像好久以前的事了。

『雷聲悶悶的好像是在遠方,其實一切憂愁應該都還離我很近才對。』我爬起來寫明信片給一位長期收容我悲傷的朋友。寫下這些字的同時,我突然意識到,好像,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終於從負面情緒的泥沼中逃離了很大一點。

這是來泰國清邁學按摩的第三個週末,我在一個叫做Mae Kampong的深山村落,以七百泰銖為代價,住進一戶村民家中體驗他們的一天。


或許這個夜晚的心路歷程,大部分到泰國旅行的人都不會遇到,但我還是必須在遊記裡寫下這些,因為,能夠重新找回對世界萬物的好奇心,實在太美好了。


泰國人也在追尋桃花源  什麼都不做的原始美好

Mae kampong是一個位於清邁東北方,離市區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山中村落,主要作物是咖啡,不過特別的是,這個小村子在近二十年間有意識地維持低度開發,座落在村內的是大大小小的木造房屋,以及體驗民宿。

「噢,在山谷裡,我的朋友說那是很安靜漂亮的地方,但我沒有去過。」按摩課的老師聽到我的週末旅行計畫,眼睛突然亮了起來。說穿了,Mae kampong就是個賣純樸賣安靜的小村子,沒什麼特別厲害的景點,大概,就屬於當地人眼中的桃花源吧。


我在午候抵達Mae Kampong,沒有公共交通工具開往這裡,靠的是泰籍房東幫我訂的專車接送,一個小時聽起來不久,但是後半段完全是深山小徑,讓我想到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

沒有人會說英文,沒有人知道我該去哪裡找我的民宿主人。幸虧載我來的女孩兒司機幫我解決了這些問題,找到了民宿,以及搞定了幾個關鍵問題:七百泰銖含早晚餐,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