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7的文章

【柬埔寨.暹粒】帶爸爸去吳哥窟,一直想翻白眼怎麼辦?

圖片
想拍旅行小婚紗的女兒帶著老公與老爸飛去吳哥窟。這個該帶的不帶、不該帶的硬要帶的反骨老頭,看到偉大的神廟之後瞬間就配合度一百分,與女兒一起對抗滿滿人潮。記得,安排吳哥窟行程,千萬不要只看熱門廟宇!不然就會跟我一樣,每日白眼一千遍!


跟著嘟嘟車司機們在暹粒機場出境處,我舉著隨便亂畫的紙牌等爸爸。

在此之前,我們剛搭長途巴士拜訪位於柬埔寨西部的戈公,在叢林裡頭瀑布探險。與動輒五六個小時起跳的長途巴士相比,從金邊飛到暹粒的飛機簡直是對屁股最友善的交通工具,我必須,輕輕地,替萊特兄弟唱一首讚嘆之歌。
其實爸爸原先並不想與女兒女婿一起出遊,但媽媽才剛離開我們一百天,悲傷仍默默地在家中每一個人心中肆虐,我想,我們都很需要來一場抽離現實的旅程。最後,我以「你不來誰幫我照相」作為理由,並答應會在一個禮拜內放他回家,傲嬌的天蠍座老爸才勉強答應來柬埔寨當我們的攝影師。


這不但是第一次沒有媽媽同行的旅程,與老公與爸爸出門更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出發前,我不斷給自己心理建設------應該一定會對爸爸翻白眼吧。

啊,沒錯,不僅對爸爸翻白眼,還對吳哥窟景區裡頭滿滿的遊客也大翻白眼了呢。

爸爸有個神奇的行李箱 只放得下他自己想帶的東西

第一天我們沒什麼行程,只去買了吳哥窟景區的三日門票,並且到變身塔看夕陽。順道一提,雖然柬埔寨基礎建設遠比泰國落後,但對觀光客的收費卻絲毫不手軟,拿泰國的消費水準來柬埔寨玩心理會有點不平衡。不過,下午五點後景區可以免費通行,歐巴桑當然不會錯過趕快衝去看夕陽了。

為了讓岳父與女婿能有獨立的活動空間,此行我都選擇「雙臥室」的住宿,第一間是在Airbnb上找的別墅叫做One Villa,別墅有兩棟屋子,一間是客廳+廚房,一間則是臥室,各自有獨立的衛浴。一進房間爸爸很快就選擇睡在客廳加床,原先還有些歉疚,但到了半夜我完全知道他為什麼要選這間,地方的爸爸需要私人空間!

那天晚上,我使喚游先生去廚房倒熱水,去的時候他滿臉大便,回來則是神秘兮兮地說:「欸,我剛看到你爸在用電腦!」那模樣,完全就是小學生跟老師打小報告的嘴臉。

「什麼!」我馬上就翻了白眼。旅遊向來走隨性風的我,此行替爸爸製作了非常詳細的行程表。裡頭,明明,開宗明義,就提醒他:不、要、帶、電、腦!哎,不過,相信爸爸會把這些話聽進去,就是女兒的不對。
聽說,游先生推開門,看到我爸好整以暇地坐在吧台使用「違禁品」,當他發現自己被抓包,竟然還有條…

【花蓮.哉煙煙民宿】有拾荒癖好的爸爸+上輩子是泰國人的女兒,結果會是....?

圖片
今天要說的是一個,很愛亂撿破爛回家的爸爸,被花蓮土地黏住的媽媽,以及上輩子是泰國人的女兒,一起在花蓮開民宿的故事,這家民宿叫做哉煙煙!

開始寫泰國旅行記趣的收穫,就是認識很多愛泰同好。這次,趁著【沒帶腦的父親節賞金針花之旅】的機會,基隆游太太與花蓮游太太終於相見歡了!這位很愛泰國的花蓮游太太(澎澎),與家人一起開了民宿叫做「哉煙煙」,這句泰文是慢慢來、不要急的意思。我覺得這名字取的很好,一方面透露了這位太太真的很愛泰國,一方面,民宿裡住的三個怪怪大人,各自以不一樣的方式,實踐「哉煙煙」的生活方式。



上輩子是拾荒者的爸爸

入住民宿兩天一夜的過程中,澎澎爸相當低調,沒有與我們多加互動,但,你很難忽略澎澎爸在這個家中的角色。介紹這間民宿時,澎澎指著櫃上擺著的銅器飾品,牆上掛著的船舵,甚至是庭院裡頭的路燈,一邊翻白眼一邊說:「這個、那個、跟內個,都是我爸爸扛回來的啊...」



澎澎爸上輩子應該是個拾荒者吧。澎澎爸是一個公務員,退休前他們全家住在台中,二十年來他的興趣就是到各式各樣的二手市集挖寶,大約十年前,澎澎爸開始忍不住,偷偷摸摸地開始了他的收藏人生。

澎澎爸都買了些什麼呢?現在復古咖啡廳裡頭最愛的阿嬤縫紉桌腳,澎澎爸一口氣就買了十幾張,當時也不知道要買來做什麼,更別說裝飾品如弓箭,銅槍,各式面具等種種裝飾品。據說,澎澎爸把這些鐵件買回來,整理乾淨後,就偷偷摸摸地把它們藏在距離台中住家不遠的澎澎外婆家。


直到有一天澎澎的外婆心血來潮要去整理頂樓倉庫,突然發現,疑!怎麼多了很多破銅爛鐵?澎澎爸的秘密基地這才曝了光。聽到這邊我簡直快笑死了,如果游先生偷買一堆樂高然後藏在我娘家,應該會被我戳腦筋吧,欸你亂買東西然後塞到我娘家?你合理嗎你?!?!
可喜可賀的是,現在澎澎爸的戰利品不用再堆放在不見天日的倉庫裡,而成為妝點名宿的重要素材來源,天花板上吊著的飛機,牆上掛著船槳,全都來自澎澎爸的蒐藏名單。據聞,哉煙煙興建過程中,澎澎爸開著他的4X4小貨卡,至少往返台中--花蓮載了十次,現在還沒完全載完,可見其蒐藏品數量之可觀。


【花蓮】人人有機會當廢物旅伴 沒帶腦的父親節賞金針花之旅

圖片
2017年的金針花季又到了!胎胎決定帶著爸爸去賞花慶祝父親節....結果竟然變成荒謬虐父之旅,當你覺得旅伴是廢物的時候,還是留給對方一線生機吧,畢竟物以類聚,誰知道你會不會在下一趟旅程腦筋斷掉,變成廢物呢?



來自台北的朱姓設計師一早就催促兒子起床準備出門,九點鐘大女兒會在台北火車站跟他們會合,一起搭乘早上九點十五的自強號前往花蓮玉里。他一直知道這個週末要過父親節,但直到前一天晚上,兩個女兒才告知今天的集合時間地點。據說,此行目的是看金針花。

不過,八點五十分大女兒卻在家族群組中傳來一則訊息:「我現在才到捷運站...」大女兒是個逆齡生長的網美級女神,可惜智商卻是與日俱減,早上顧著洗頭髮耽擱了時間,雖然女婿與親家母都試著告訴她「妳好像來不及了喔」,但看起來還是沒救了,大女兒只好改前往離家比較近的松山火車站,也許還有機會趕上。

朱性設計師覺得相當無言,早知道就先跟她拿火車票...。是的,火車票在女兒手上,朱設計師只好趕快跟兒子去買月台票,不過西元2017年已經沒有月台票這種東西了,於是他們買了兩張台北到松山的火車票,原來先上車後補票是這種由來。

很可惜的是,當火車緩緩停靠松山火車站的時候,朱設計師的大女兒正在松山火車站內猶豫到底要往哪個方向走,等到她爬上正確的月台時,載著爸爸的火車已經緩緩啟動。「我還想說喔~車剛到喔!結果火車是要開走了!」這位美貌無雙但但智商低落的大女兒,只好氣急敗壞地改搭下一班車。

還有一件事情「怪怪的」,剛才LINE群組裡面一片混亂,向來多管閒事又脾氣暴躁的二女兒卻沒有任何發言,這非常不像她的風格。哎,所謂父女連心,此時二女婿從基隆家中發出訊息:「她沒帶手機出門!」

負責訂火車票的大女兒遲到沒搭上車,負責訂民宿訂餐廳的二女兒沒帶手機人間蒸發。身邊只剩下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今晚住哪裡的小兒子。是的,來自台北的朱姓設計師,就以這麼荒唐的姿態開端,理應被款待的父親節旅行。



***

二女兒就是我本人。

事發當天我從基隆搭車到南港,準備在南港跟家人會合。其實我一上車就發現自己沒帶手機了。當時想發訊息叫我姐幫買麥當勞早餐,但東摸西摸發現自己沒帶手機,立刻檢查自己有沒有帶車票,恩,有!那就OK了!

車到南港我滿腹忐忑換車搭上開往花蓮的自強號,上車的那一刻,發現爸爸竟然很悠閒的在跟弟弟聊天------真是一幅父慈子孝的畫面,但,欸,怎麼沒有姊姊?

我:「欸?大姐人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