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8的文章

【日本.大阪】被章魚守護的古老城市,岸和田一日散策|天守閣、五風莊、山車祭|

圖片
很難想像其實大阪本身也有一股老靈魂的魅力。十五世紀就建城的岸和田市是大阪跟章魚最有緣分的城市,有著壯麗的舊日城廓天守閣,日式環景庭園五風莊體驗握壽司DIY,每年九月還有季節限定的祭典「山車祭」。

位於大阪市區西南方的泉州,是由大阪市區西南方的十三個市町所組成,略呈南北狹長,南海電車貫穿其中。這塊地區發展得很早,在日本古代屬於令治國中的「和泉國」。我在十二月應泉州地區的邀請造訪此處,下飛機後,熱情的接待人員帶領我們從關西機場搭上南海電車。

「應該要很久吧.....」我們搭乘的電車就跟台鐵的普通車設置相當,行駛起來也是搖搖晃晃。我心想,第一站要去十五世紀就已經建成的「岸和田市」,大概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抵達。畢竟,在一介愚婦的觀念裡,古老的地方總得經歷幾番波折才能到達。

不過,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接到指示要下車了。「蛤?到了???」連睡意都來不及培養就到了,我帶著一些錯愕的情緒,在岸和田站下了車,一頭栽進歷史的縱深。



*岸和田城  一座被章魚守護的城市

岸和田的歷史可追溯到十五世紀,最能代表岸和田悠久歷史的,大概就是這座天守閣了。行經護城河上步道,一步步踏著階梯登高,這座三層樓高的城堡視野極好,除了遠眺大阪市景,聽說晴天的時候,還能看見遠方的淡路島。

照片在臉書上發送後,很多人問我:「這是大阪城嗎?」Nonono...這裡沒有太多的遊客,逛起來格外舒心,大家快拿筆記起來,這裡也是櫻花季節避開國際觀光客的賞鷹景點,環繞著護城河的,滿是櫻花樹與楓樹。

這座天守閣也歷經許多殘酷的戰役。相傳,某一場激烈的戰役中,岸和田城眼看就要被敵人攻陷了。此時,突然出現一位法師(是法師,不是大法師...),乘坐在大章魚身上,帶領無數小章魚前來相救,才讓岸和田城的居民免於戰亂之苦。隔日,岸和田城的護城河上,出現了一尊傷痕滿佈的地藏王菩薩神像。

雖然這是地方傳說,不過,岸和田確實跟章魚很有緣份,這裡是大阪地區章魚捕獲量最多的口岸,這座城市的吉祥物也真的就是章魚。建造迄今有九十年的電車站,還有著生動的玻璃彩繪述說著這段傳說。不過,覺得章魚有點命苦耶,又要被人類吃掉,又要來救人類...

*五風莊:在日式庭園裡 自

【花蓮.富里】關於地瓜的冷知識大集合:地瓜與地瓜葉不可兼得?|學田休閒體驗農園

圖片
小小的台灣,孕育出數百種地瓜。你知道煮粥、油炸、做餡料、烘烤...,各有最適合的地瓜品種嗎?你知道其實賣地瓜的農夫,不會把自家的地瓜葉拿出來賣嗎?走進花蓮學田休閒體驗農園,由畢生鑽研地瓜的專業農夫帶你一邊採地瓜,一邊告訴妳關於地瓜的有趣冷知識。


這應該是我人生中吃最多地瓜的一天。

來到花蓮最南邊的富里鄉學田村,老闆娘小紅已經等在門口。她是福建人,嫁來台灣之前,她一輩子沒工作過,卻選了老實的花蓮農夫張國義當丈夫,夫妻倆每天都在跟地瓜搏感情。

在中央山脈山腳下的學田休閒體驗農園,擁有獨立田區與獨立水源,兩甲的農地經公正單位檢測沒有金屬污染物,也通過了有機認證。
老闆從小在務農家庭長大,他種植有機地瓜的初心單純的讓人不敢置信:「小時候我們在田裏工作,餓了就隨口把地瓜拿起來啃。」老闆說,他想讓客人也吃到這樣的地瓜。

最初想要讓消費者吃得安心,所以近五年來開始發展有機農業。不過,卻因此陷入連年虧損。
「要花很多功夫照顧,但是拿到市場上去賣,卻跟普通地瓜同樣價格,甚至更差,」闆娘說,有機地瓜外型不討喜、長得醜,最初她們打不進有機通路商,用心種植卻無法在市場得到正面回應,年年都赤字虧損,加上農地有機認證方方面面都要用錢,甚至還賣了一甲多的地才能營運至今。

GOGO~走進地瓜田!試吃七彩繽紛的有機地瓜

地瓜田看起來是什麼景象?就是一片雜草!我還以為會拍到什麼一片綠油油的農田,結果沒想到有機地瓜田看起來就是這樣「抱歉」。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資料,地瓜初生長時地表會有大量雜草產生。一般來說會用除草劑來抑制雜草蔓延,不過學田農園是有機認證,所以沒辦法省這道功夫,老闆可是一株一株雜草用手工拔除!

講個冷知識,台灣光復至今行政院農委會總共培育了上百種地瓜,我們花蓮學田農園的張老闆完全不落人後,這四、五年來,他自己也試種過三十幾種地瓜,痴迷到親朋好友都會從遠方稍來訊息告訴他:「某種地瓜新品種,你試過了嗎?」
後來逐漸淘汰掉太過相近的、適應不良的,現在學田農園栽種品種控制為大約十種,闆娘說,他家的地瓜可說是名副其實的「七彩地瓜」。

【柬埔寨.貢布】歐美背包客最愛的鬼城,見證高棉百年興衰|波哥山國家公園

圖片
Bokor,牛背之意,在這座海拔超過1000公尺的山上沒有牛,但可以遙望貢布海濱,百年以前的法國政府就愛上這裡,柬埔寨王室也建造了行宮,但後來都因為戰爭而衰敗斑駁,這股鬼魅蒼涼的氣氛,讓波哥山成為歐美背包客熱愛的景點鬼城。

走進波哥山(Bokor),我更加確定柬埔寨是一個幾乎被自己過去的輝煌歷史所淹沒的國家。

曾經為了吳哥窟那般荒野中的王城而感動,但波哥山給我的震撼卻更強。畢竟,吳哥王朝是好遠好遠以前的故事,但波哥山卻是在百年內兩度極盛繁華,卻又無情地被世界遺忘。

波哥山具體的位置是在柬埔寨西南方,介於貢布、傍士碑、戈公與西哈努克四個省市的中間。雖然前一天我們從柬埔寨首都金邊拉了兩個小時的車先到貢布安頓,但隔日還是開了一個多小時彎彎曲曲的山間彎路才來到「波哥山國家公園」。



這天山下陽光炙熱,但海拔高度1080公尺的波哥山卻是涼風徐徐。這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殖民柬埔寨的法國人,選擇在此處大興土木的原因——波哥山不但終年涼爽,還能居高臨下看到一公里外的貢布海岸景色。1920、1930年代,法國壓榨當時的高棉罪犯修築上山道路,興建度假村、賭場,將此處作為貴族專屬的避暑勝地。

在1925年情人節開張的舊賭城皇宮飯店(Bokor Palace Hotel),以及天主教堂,都是這一時期的經典建築物。網路上有些中文資訊說Bokor Palace Hotel並未完工,但這是不正確的。我參考了《金邊時報》的報導與老照片,
從老照片中可以看出,它不但曾經完工開業,還曾風光一時。老照片雖是黑白,但身著華服的優雅女士們、昂貴的敞篷車,奢華的氣息很自然地流瀉。《金邊時報》引述柬埔寨皇家大學歷史學教授的說法,當時舊賭城皇宮飯店有38個房間、42個員工,與法國酒店同等質量。





波哥山曾經兩度極盛繁榮、卻又被世人遺忘。

1940年代,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爆發,法國承認柬埔寨為獨立國家,這座專屬法國貴族的度假勝地一度被挪作醫院之用,但後來在戰事中慘遭祝融,隨之荒廢。

不過,很快地,波哥山迎來它的第二春。柬埔寨西哈努克國王興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