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花蓮.富里】關於地瓜的冷知識大集合:地瓜與地瓜葉不可兼得?|學田休閒體驗農園

圖片
小小的台灣,孕育出數百種地瓜。你知道煮粥、油炸、做餡料、烘烤...,各有最適合的地瓜品種嗎?你知道其實賣地瓜的農夫,不會把自家的地瓜葉拿出來賣嗎?走進花蓮學田休閒體驗農園,由畢生鑽研地瓜的專業農夫帶你一邊採地瓜,一邊告訴妳關於地瓜的有趣冷知識。


這應該是我人生中吃最多地瓜的一天。
來到花蓮最南邊的富里鄉學田村,老闆娘小紅已經等在門口。她是福建人,嫁來台灣之前,她一輩子沒工作過,卻選了老實的花蓮農夫張國義當丈夫,夫妻倆每天都在跟地瓜搏感情。
在中央山脈山腳下的學田休閒體驗農園,擁有獨立田區與獨立水源,兩甲的農地經公正單位檢測沒有金屬污染物,也通過了有機認證。
老闆從小在務農家庭長大,他種植有機地瓜的初心單純的讓人不敢置信:「小時候我們在田裏工作,餓了就隨口把地瓜拿起來啃。」老闆說,他想讓客人也吃到這樣的地瓜。
最初想要讓消費者吃得安心,所以近五年來開始發展有機農業。不過,卻因此陷入連年虧損。
「要花很多功夫照顧,但是拿到市場上去賣,卻跟普通地瓜同樣價格,甚至更差,」闆娘說,有機地瓜外型不討喜、長得醜,最初她們打不進有機通路商,用心種植卻無法在市場得到正面回應,年年都赤字虧損,加上農地有機認證方方面面都要用錢,甚至還賣了一甲多的地才能營運至今。

GOGO~走進地瓜田!試吃七彩繽紛的有機地瓜
地瓜田看起來是什麼景象?就是一片雜草!我還以為會拍到什麼一片綠油油的農田,結果沒想到有機地瓜田看起來就是這樣「抱歉」。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資料,地瓜初生長時地表會有大量雜草產生。一般來說會用除草劑來抑制雜草蔓延,不過學田農園是有機認證,所以沒辦法省這道功夫,老闆可是一株一株雜草用手工拔除!
講個冷知識,台灣光復至今行政院農委會總共培育了上百種地瓜,我們花蓮學田農園的張老闆完全不落人後,這四、五年來,他自己也試種過三十幾種地瓜,痴迷到親朋好友都會從遠方稍來訊息告訴他:「某種地瓜新品種,你試過了嗎?」
後來逐漸淘汰掉太過相近的、適應不良的,現在學田農園栽種品種控制為大約十種,闆娘說,他家的地瓜可說是名副其實的「七彩地瓜」。

【柬埔寨.貢布】歐美背包客最愛的鬼城,見證高棉百年興衰|波哥山國家公園

圖片
Bokor,牛背之意,在這座海拔超過1000公尺的山上沒有牛,但可以遙望貢布海濱,百年以前的法國政府就愛上這裡,柬埔寨王室也建造了行宮,但後來都因為戰爭而衰敗斑駁,這股鬼魅蒼涼的氣氛,讓波哥山成為歐美背包客熱愛的景點鬼城。

走進波哥山(Bokor),我更加確定柬埔寨是一個幾乎被自己過去的輝煌歷史所淹沒的國家。

曾經為了吳哥窟那般荒野中的王城而感動,但波哥山給我的震撼卻更強。畢竟,吳哥王朝是好遠好遠以前的故事,但波哥山卻是在百年內兩度極盛繁華,卻又無情地被世界遺忘。

波哥山具體的位置是在柬埔寨西南方,介於貢布、傍士碑、戈公與西哈努克四個省市的中間。雖然前一天我們從柬埔寨首都金邊拉了兩個小時的車先到貢布安頓,但隔日還是開了一個多小時彎彎曲曲的山間彎路才來到「波哥山國家公園」。


這天山下陽光炙熱,但海拔高度1080公尺的波哥山卻是涼風徐徐。這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殖民柬埔寨的法國人,選擇在此處大興土木的原因——波哥山不但終年涼爽,還能居高臨下看到一公里外的貢布海岸景色。1920、1930年代,法國壓榨當時的高棉罪犯修築上山道路,興建度假村、賭場,將此處作為貴族專屬的避暑勝地。

在1925年情人節開張的舊賭城皇宮飯店(Bokor Palace Hotel),以及天主教堂,都是這一時期的經典建築物。網路上有些中文資訊說Bokor Palace Hotel並未完工,但這是不正確的。我參考了《金邊時報》的報導與老照片,
從老照片中可以看出,它不但曾經完工開業,還曾風光一時。老照片雖是黑白,但身著華服的優雅女士們、昂貴的敞篷車,奢華的氣息很自然地流瀉。《金邊時報》引述柬埔寨皇家大學歷史學教授的說法,當時舊賭城皇宮飯店有38個房間、42個員工,與法國酒店同等質量。



波哥山曾經兩度極盛繁榮、卻又被世人遺忘。

1940年代,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爆發,法國承認柬埔寨為獨立國家,這座專屬法國貴族的度假勝地一度被挪作醫院之用,但後來在戰事中慘遭祝融,隨之荒廢。

不過,很快地,波哥山迎來它的第二春。柬埔寨西哈努克國王興建了行宮,「黑宮(black palace)」,讓皇室成員能在柬埔寨的酷暑季節上山休憩。這位西哈努克國王也在1962年著手修建舊賭城皇宮飯店,甚至在此拍了一部電影叫做《波哥玫瑰》,電影由他自己主演,你沒看錯,他就是這麼熱愛拍片的一枚奇葩...。

但,波哥山在1970年代,因柬埔寨共產黨(又稱紅色高棉)取…

花蓮農家旅行提案:吃好菜、泡溫泉,連假不怕人擠人!

圖片
花蓮只有太魯閣、七星潭、東大門夜市嗎?錯了,呈現南北狹長的花蓮,往南部走,不但能造訪未經大幅開發的溫泉鄉,更能遇見樂天知命的小農,在自家土地上堅持以有機方式種出無毒又好吃的農作物。

寫在跨年前,給打算去花蓮流浪的人們。
娘家住在台北101邊上,台北市政府前的跨年晚會可以說是陪著我長大的年度大事。上班以後,同事經常羨慕我家走出門就能看到101煙火,不過,當你連續看N年、試過不同方位的101大爆炸後,老實說新鮮感也就慢慢淡了。有了一定的年紀以後,越是盛大的節慶,越是想要偷偷地找一個寧靜的地方,安安靜靜的自己一同倒數。
東部就是這樣的地方吧。雖說太魯閣或七星潭的遊客總是那麼多,但慶幸花東的土地那麼廣闊,隨便都能找到一間山海間的美麗民宿躲起來。過去幾年的年末,我曾經試過到台東都蘭、長濱的山腰上看海,不過,今兒個都30號了,想到花蓮走走的人想必都定好民宿了吧?所以,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個「保證不會人擠人」的路線,那就是到花蓮南端的玉里、瑞穗鄉的小農家裡去體驗農家樂。
【延伸閱讀】你想對2017年的自己說什麼?願我們有更多力量一邊罵髒話一邊向前

玉里搓愛玉、古早味安通溫泉
你可能去過花蓮,但未必造訪過花蓮南端的玉里。我有個好姐妹是花蓮玉里人,因此,我曾多次造訪這個花蓮人口最大的鄉鎮,來到花蓮的南端,不但有許多純樸小農自營的農牧場,更有溫泉與美食等你造訪。
花東三大臭豆腐中,我最喜愛的就是玉里橋頭臭豆腐,以蘿蔔絲取代高麗菜作為泡菜食材,口感濕潤,臭得相當誘人。不過光是平常的假日都可能要排隊超過四十分鐘,跨年連假...除非你真的沒吃會死,不然不建議特別造訪。但我好喜歡離玉里大約20分鐘車程的安通溫泉。
安通溫泉區是土生土長玉里朋友一致推薦的純正溫泉,每一次造訪玉里朋友家,他的家人都會殷切催促朋友領我們去泡溫泉驅寒氣。沿著安通溪畔有多家溫泉旅社。最古老的當稱安通溫泉飯店,其前身為日治時代的警察招待所。在業者興建的大樓後方,古老的檜木建築仍開放參觀。
飯店雖經整建,但畢竟是有歷史的建築物,對於基本設施不能存有五星飯店的要求。不過,每間房間都有溫泉管線,假日滿房率竟然相當高,可見溫泉的魅力可是相當誘人。如果沒有住宿於此,也非常推薦安通溫泉古早味的個人浴池或大眾浴場,大浴場中的出水口是雄赳赳氣昂昂的獸面圖騰,古老而精緻。

這條路段鄰近「范家愛玉園」,兩甲地除了種植肉桂,還有滿山遍野的野生愛玉樹,不瞞各位說,我…

你想對2017年的自己說什麼?|願我們有更多力量一邊罵髒話一邊繼續向前走

圖片
總想寫些什麼把2017年的自己記錄下來。

從清邁學按摩回來以後,我決定不回公司上班,邁進全職寫作。與出版社簽下合約,一面寫書,一面在部落格創作,此外,還是得接些外稿,替下一趟旅行的費用綢繆。常有人說,哇!你現在就在家爽了吧?恩,沒有老闆確實很爽,但一切都是在茫然中摸索前進的。

最基本的就是身份轉換。過去十年我在數間知名雜誌社當記者,現在沒了公司的光環庇佑,必須自己一步一步路從零開始。最一開始是用心寫了流量卻起不來,我加入一些部落客的社團,晚上一邊敷臉一邊聽直播課程,一邊聽一邊爬梳資料,試著找到自己的定位。我希望我的文章是輕鬆療癒的筆調,但寫的時候還是刪刪改改,不比寫艱澀的財經科技簡單。

寫書的事情也相當燒腦。過去在雜誌工作的經驗,就是一人帶一盤菜,辦出一桌好吃的料理,至於菜跟菜之間怎麼搭配,我不費心。但自己寫一本書可不同了,要是把義大利麵跟味增湯搭在一起那就是崩潰地獄場景了,我寫到了後邊,就想改前頭,改了前面,又不滿意後頭自己的陳述方式。

我向來以寫稿快交稿準時自豪,但寫書重創了我的自信。這種沈浸感極強的事情,讓我過去幾個月就像戴著VR眼鏡活在世界上一樣,總覺得哪裡不真實。

此外我還得跟自己的情緒對戰。外在的我神經大條做事情丟三落四,但內在的我卻是纖細敏感,不瞞各位說,以個人名義向外約訪受挫的時候,被包夾在創作壓力底頭的時候,刷了提款卡餘額發現自己一貧如洗的時候,那可是玻璃心碎裂滿地啊。我不止一次想說,啊,那我是不是找個打工算了,別搞什麼文字創作計畫了,現代社會低薪過勞,誰還有那個心思去供養一位作家呢。

***

說了這麼多,目的可不是要抱怨。我想說的是,人生每一種選擇都有代價,每一張笑臉背後都有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故事,每一條路都有洪水猛獸在前頭等著妳。每一個覺得自己無用至極的時刻,我都說服自己,再一下,再一下,再一下就會有好事發生。

這辛苦的一年,還是有許多好事發生,我也懶得重新盤點,靠著自己的摸索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雖如霧裡行走迷迷茫茫,但卻無比踏實。比如每一次旅行累積的能量,比如是丈夫酣睡的臉(我失眠時很喜歡凝視游先生哈哈),比如是朋友聚餐時的垃圾話。比如,是隔著茫茫網海在我的粉絲團看你們練笑話。

比起小確幸,我更喜歡「吉光片羽」這個老派用詞,雖不知這樣一路摸索一路走,到了最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模樣,但,謝謝你們陪我一起迷航。

2017年辛苦了,2018年,願我們都有更多力量一邊罵髒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