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基隆.中元祭】原來基隆放水燈跟泰國的不一樣啊~

圖片
(2017雞籠中元祭放水燈現場影音報導!!!!!!!!)
我是一個嫁到基隆的台北女生,對於游先生住了三十幾年的家鄉,存有一百種想要探索的慾望,我好奇的是,這個充滿厭世氣息的城市,到底埋藏著怎樣輝煌的過往,比如,中元祭。
第一次聽到基隆中元節有放水燈的習俗時,我腦海中浮現的是泰國水燈節的畫面,心想,天啊,原來基隆也有放水燈祈福~於是我興奮莫名的跑去纏著游先生發問。
我:「欸你有看過放水燈嗎?」 游先生:「當然有啊,怎樣?」 我:「要去哪裡買?我們也來放吧^_^~」 游先生:「沒有在賣好嗎......那是宗親會弄的一個姓氏一盞燈...」 我:「那有姓游的嗎?」 游先生:「...好像沒有,不然我爸應該會去吧,」 我:「這樣啊!那我們可以報名自己做一個游家的水燈嗎^_^~」 游先生:「應該.......應該不行喔......」 我:「為什麼?」 游先生:「................你自己去谷歌啦!」
碰了一鼻子灰以後,我乖乖上網做功課,發現基隆的放水燈跟泰國的放水燈還真是完全不一樣啊!原來基隆的水燈是一座一座很精美的紙紮房子,會在中元節前一天的半夜,在基隆八斗子海邊施放呢~
看完這些介紹,我又跑去吵游先生了:「我要去看!」 游先生:「可是我隔天要上班噎,」 我:「所以我要自己去嗎?」 游先生:「........」
好吧,游先生應該萬萬沒想到,娶了一個台北小姐回家,結果反而更頻繁的參加自己很少關心的民俗活動吧XD




消弭省籍情結的基隆中元祭
雞籠中元祭是由各個宗親會輪流擔綱主辦單位,為什麼主角是各個宗親會?這與台灣的開墾史有很大關聯。
早年基隆漳泉械鬥嚴重,中元祭採用宗親組織來比拼陣頭,藉以消弭省籍情節。用白話文打個比方,有點像是剛上大學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聽到跟你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就感覺很親切,那種「北友會」、「桃友會」都很流行,但久而久之大家都會加入成員屬性更多元的社團,不會說一群人在那邊搞小圈圈。
我不想花太多篇幅說這段歷史,不是因為他不重要,而是我真的沒有太多研究(在此公開許願,希望未來每一年都會增加更多有趣的口述歷史故事!)
地點:基隆市區熱鬧繽紛的封街遊行
封街遊行實況報導請看這裡~(強烈建議看影片!)
七月十四傍晚,基隆市區許多學校都會提前下課,診所、非服務業的公司也會提早打烊。胎胎娘家在台北信義區,每年跨年都要提早滾出公司,不然看101煙火的人會害我回不了家,這樣的情節真是似曾相似。
晚上七點開始遊行,由…

【泰國.華欣】三任泰皇按讚的那亞帕空穴中廟,絕對值得跋山涉水而來!

圖片
來到華欣,除了在海灘上耍廢,不妨找天造訪位在三百嶺國家公園內的「那亞帕空洞穴」(Phraya Nakhon Cave)。大型洞穴裡頭藏著一座由泰皇欽點建造的小廟,陽光從洞穴頂端投射下來,照在屋頂之上,跋山涉水而來真的值得!

「Are you travel?」一位年輕的泰國小哥操著奇怪發音的英文向我走來。放著好好的五星飯店不玩耍,游氏夫妻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車,準備來爬個「那亞帕空洞穴(Phraya Nakhon Cave)」,才剛停好車,就遇到這位氣質文雅的泰國小哥。
我們點點頭,小哥很開心地走到售票亭掏出錢來幫我們買票,接著機哩聒哩又掏出一千銖給旁邊一位攤商阿嬤,並且好似示意我們也要付錢貌。哎唷,該不會碰到拉客的船伕把我們當肥羊宰吧?
但這男子長得清秀,應該是個大學生或社會新鮮人,不太像黑心觀光業的屠夫才對,而且,屠夫的英文通常不錯,甚至還會說中文。不過,若是一般旅客想要找人拼船,包船費用不過幾百銖,他怎麼拿出一千銖呢?




「No No No No No...」游先生先喊了卡,我們自己跟售票亭買完門票,想搞清楚狀況。售票小姐的英文比較流利,她說,如果要一起Share船隻是OK的,一艘船來回收費四百銖。
男子靦腆的對我們笑笑,帶我們與他的小女友會合,再走去沙灘坐船。原來他剛剛是想要幫我們買國家公園的門票,因為泰國人買票40銖,外國人則是200銖,差了五倍。真是...小哥...你說清楚點嘛~我們防衛心就不會這麼重了啦!
少女的華欣 Not my style
這次的假期分成三階段,第一階段的華欣完全是為了在飯店放空,因此,我們決定三天兩夜裡頭,只造訪一個景點就好。豪不猶豫地把華欣較知名的景點刪除,什麼餵羊駝啊、地中海風格花園啊,這種地方完全不適合沒有少女心的人,比如胎胎我。
那亞帕空洞穴卻深深吸引我。兩百年前一位船夫在航程中遇到了颶風,為了尋找遮蔽處而誤打誤撞發現了這裡,根據前人的遊記可得知,陽光從山洞頂端穿透而下,照在穴中廟的屋頂上,說有多美就有多美。雖然這裡距離市區有點遠,但游先生看到可以多開一個半小時的車,也立刻爽快地答應了。

(華欣景點挺分散的,建議包車或自駕,但最好檢視一下自己的老公是否適合在泰國開車,畢竟老公是要用來自己殺的,不能死於他人之手。)
五分鐘船程 讓你少爬一座山
帕空洞穴位於三百嶺國家公園裡,位於華欣市區南方七十公里遠。中間我們一度迷了個小路,國家公園服務中心的阿姨替我們…

【柬埔寨.柏威夏】荒涼的泰柬邊境懸崖上,爸爸失蹤了....

圖片
崩密列、貢開、柏威夏,被視為超硬的吳哥窟外圈行程,我選擇延展成兩天一夜,不必凌晨起床、不必屁股開花,也能神廟裡靜靜思索歷史的洪荒。但,在我最愛的柏威夏寺,我那親愛的爸爸竟然走失了,究其原因,都是我那過世的老木害的...

把吳哥窟滿滿的人潮拋在後頭,我們顧了一個會講中文的司機與他的老車,一股勁地駛往柬埔寨北邊與泰國交界處。前一個禮拜我的老屁股已經在金邊往戈公的長途巴士上開花了,為了不那麼痛苦的悠遊神廟,我決定死也要用兩天一夜的節奏,前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柏威夏寺。

在此之前,我們先到吳哥窟東方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崩密列與貢開。吳哥外圈的神廟們,長得與景區中的那些並不相同,形式多變,各有特色。每一個神廟都有很動人的故事。
崩密列像一個幽暗的回字迷宮,你得自己攀爬才能走跳在長滿青苔的崩石之間。當然崩密列是音譯,否則整個吳哥窟都要改名叫崩崩窟了。

而貢開則是一個高40公尺,寬50公尺的金字塔,遠遠看那高聳的牆會很驚嘆,沿著一旁搭建的木梯登上塔頂則更震驚。
喔,我不是因為傳說古時曾經以活人獻祭,從塔頂躑至地面才這麼說,我震驚的是,站在塔頂,可以看到周遭一整片漫無邊界的叢林。我們來時的路,這王國曾經的光輝,都被掩蓋在無盡的蒼翠之中。


離開吳哥後 神廟們都活潑了起來
在貢開,拍了自己非常喜歡的婚紗照。身為一個女漢子,我只有在沖繩婚禮儀式前簡單在沙灘上拍幾張照,這次爸爸在貢開幫我拍的照,簡直比當時沖繩專業攝影師的作品更得我心。不過必須特別注意的是,我只是簡單穿了白洋裝、帶了小頭紗,如果你是大陣仗地帶著專業攝影器材,穿著貨真價實的婚紗來此拍照,是會被管理人員驅趕的。
然後那天我們悠悠哉哉的晃到柏威夏地區唯一「普通旅客」會喜歡的旅館過夜。出發前找包車司機時,許多司機警告我柏威夏危險,但我必須說,走出飯店的情況我不得而知,但飯店裡的服務生會說英文,房間設備甚至游泳池的水也算乾淨,除了要到大廳才能上網,我找不到太大的缺點。



隔天一早,我們準備上山。

【柬埔寨.暹粒】帶爸爸去吳哥窟,一直想翻白眼怎麼辦?

圖片
想拍旅行小婚紗的女兒帶著老公與老爸飛去吳哥窟。這個該帶的不帶、不該帶的硬要帶的反骨老頭,看到偉大的神廟之後瞬間就配合度一百分,與女兒一起對抗滿滿人潮。記得,安排吳哥窟行程,千萬不要只看熱門廟宇!不然就會跟我一樣,每日白眼一千遍!


跟著嘟嘟車司機們在暹粒機場出境處,我舉著隨便亂畫的紙牌等爸爸。

在此之前,我們剛搭長途巴士拜訪位於柬埔寨西部的戈公,在叢林裡頭瀑布探險。與動輒五六個小時起跳的長途巴士相比,從金邊飛到暹粒的飛機簡直是對屁股最友善的交通工具,我必須,輕輕地,替萊特兄弟唱一首讚嘆之歌。
其實爸爸原先並不想與女兒女婿一起出遊,但媽媽才剛離開我們一百天,悲傷仍默默地在家中每一個人心中肆虐,我想,我們都很需要來一場抽離現實的旅程。最後,我以「你不來誰幫我照相」作為理由,並答應會在一個禮拜內放他回家,傲嬌的天蠍座老爸才勉強答應來柬埔寨當我們的攝影師。


這不但是第一次沒有媽媽同行的旅程,與老公與爸爸出門更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出發前,我不斷給自己心理建設------應該一定會對爸爸翻白眼吧。

啊,沒錯,不僅對爸爸翻白眼,還對吳哥窟景區裡頭滿滿的遊客也大翻白眼了呢。

爸爸有個神奇的行李箱 只放得下他自己想帶的東西

第一天我們沒什麼行程,只去買了吳哥窟景區的三日門票,並且到變身塔看夕陽。順道一提,雖然柬埔寨基礎建設遠比泰國落後,但對觀光客的收費卻絲毫不手軟,拿泰國的消費水準來柬埔寨玩心理會有點不平衡。不過,下午五點後景區可以免費通行,歐巴桑當然不會錯過趕快衝去看夕陽了。

為了讓岳父與女婿能有獨立的活動空間,此行我都選擇「雙臥室」的住宿,第一間是在Airbnb上找的別墅叫做One Villa,別墅有兩棟屋子,一間是客廳+廚房,一間則是臥室,各自有獨立的衛浴。一進房間爸爸很快就選擇睡在客廳加床,原先還有些歉疚,但到了半夜我完全知道他為什麼要選這間,地方的爸爸需要私人空間!

那天晚上,我使喚游先生去廚房倒熱水,去的時候他滿臉大便,回來則是神秘兮兮地說:「欸,我剛看到你爸在用電腦!」那模樣,完全就是小學生跟老師打小報告的嘴臉。

「什麼!」我馬上就翻了白眼。旅遊向來走隨性風的我,此行替爸爸製作了非常詳細的行程表。裡頭,明明,開宗明義,就提醒他:不、要、帶、電、腦!哎,不過,相信爸爸會把這些話聽進去,就是女兒的不對。
聽說,游先生推開門,看到我爸好整以暇地坐在吧台使用「違禁品」,當他發現自己被抓包,竟然還有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