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泰國.北碧】天龍國太太在桑卡布里發生的那些衰事|水中廟|桑卡布里景點推薦|

圖片
到了泰國西部的泰緬邊境小鎮桑卡布里(Sangkhlaburi),除了到如夢似幻的夢橋走走逛逛之外,最多人選擇的行程就是坐船到湖心參觀水中廟,這座廟宇與岸邊不相連接,搭上湖上的霧氣,更是充滿神秘氛圍。

今天的故事主角不是基隆游太太,而是與基隆游太太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名叫大安區黃太太。大安區黃太太在專業領域上是絕對的強者,但一離開工作就變成一縷幽魂,她的超廢事蹟族繁不及備載,最經典的就是:這趟去泰國之前,黃太太負責去辦泰簽、我負責去領泰簽,結果我打開她給我的信封以後簡直驚呆了,因為裡面除了一張換匯水單之外,啥都沒有。

大安區黃太太生於天龍、長於天龍、嫁人了也還是天龍人,如果不是我與攝影大哥邀她,這輩子她應該都不會想來泰國玩。然而她是個有同儕壓力的人,莫名其妙就跟著我們一起買了機票,第一次去泰國就挑戰距離曼谷超過三百公里的邊境小鎮桑卡布里。

來到桑卡布里,除了到如夢似幻的夢橋走走、參加供僧之外,最常見的景點便是找一艘長尾船,開到湖心參觀「水中廟」。

「喔~我們要去坐船嗎?」天氣炎熱,我們都戴著草帽抵抗艷陽,黃太太聽說要去水邊,興高采烈的換了夾角拖鞋便與我們一同出發了。這座廟與岸邊不連接,卻因霧氣中的神秘氛圍而引來如之遊客,而黃太太的悲慘事蹟也從此展開。



延伸閱讀|關於夢橋與供僧,以及旅館推薦
【泰國.北碧】為了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

延伸閱讀|游太太旅途中的倒霉事蹟
【泰國.清邁】一百種泰國生病對策:愛冒險又愛生病的太太經驗談
【泰國.曼谷】想來個文青一日遊,最後變成廁所大評比
【泰國.PAI】你有喝過泰國的胃乳嗎?

+++++
船夫們都群聚在夢橋邊上,不會太過主動的攬客,有需要就直接詢問。飯店建議我們大約傍晚五點出發,我猜大抵是因為那時天氣比較陰涼,還能看看夕陽,不過如果時間湊不上,全天都有船夫在橋邊等候客人上門。

湖上遊船全是套餐制,你可以選三個景點、五個景點或是七個景點,每個套餐的收費都是固定的,價目表就掛在牆上,可以省略令人心煩的殺價流程,桑卡布里的觀光消費自然而舒服,這點深得我心。

我們主要的目標是「水中廟(Old Wangwiwegaram Temple)」,只選了基礎的三景點套餐(記得好像是500銖左右)。雖然船夫不會說英語,但不影響這些基本溝通,他引導我們到岸邊搭船。2013年時,夢橋曾被大水沖斷,走去搭船時會經過重建留下的臨時便道。



船剛駛出去天上就開始飄雨,初時只是毛毛…

【花蓮.葉宿文旅】悠閒的花蓮人,都很愛我的巨大看板。|第十場|菜鳥作者的環島賣書記事|

圖片
2018/6/10 花蓮 葉宿文旅
即使大清早就從新竹搭了火車,風塵僕僕地趕往花蓮,抵達時也已經中午了。
不是第一次知道西部與東部的生活步調不同,但這次巡迴卻徹底感受到了。同樣是帶著巨型看板在路上移動,西部的路人頂多就是投以異樣眼神一兩秒,隨即繼續匆匆趕路。但花蓮不同,他們對於這個攜帶巨型看板的女子,充滿了好奇。
比如,人還在月台上就被一位大叔搭訕,他指著巨型大笑說:「這就是我啊!」借去拍照以後轉頭問我說為什麼會有這塊板子。緊接著在火車站外頭,我與游先生輪流去上廁所廁。車站外人潮很多,我百無聊賴地坐著發呆,突然有一位女生跟我搭訕:「請問,你是游太太嗎?」
哇塞!第一次在路上被讀者認出來,竟然是在花蓮!因為本人也是第一次被讀者搭訕,而且還沒補妝,所以相當手足無措。這位太太熱情地說她有在看我的作品,可惜今天她要去外地,並祝我今天分享會成功。租機車的時候,機車行老闆對我說:「祝你發表會順利啊!」騎上了路,路人也好奇地看著我拿著的看板


花蓮的舉辦地點是葉宿文旅,確切地理位置在花蓮市區到七星潭的路上。雖然不太遠,但由於拿著看板風阻很大,機車時速大概只能騎到40,因此感覺騎了很久很久,大約下午一點,我們終於騎到了。
+++++
葉宿文旅是改建老舊港務局宿舍而來,要走入大廳,得先經過日式建築的美麗迴廊。水泥磚牆上除了歲月痕跡還有爬藤類植物的身影,整體來說,是很新、也很舊、並且很美的一棟建築物。工作人員替我拉下投影布幕,我與游先生開始佈置場地。
每一場《廢物旅行》新書分享會,我與旅宿空間的分工方式不同,大多旅宿空間雖然會跟我拆分聽眾支付的入場費,但是他們長期經營實體講座活動,已有固定客群,對於我這種菜鳥作家來說,可以有效分擔宣傳招生的壓力。
另一種合作方式則比較偏向單純租借場地,付出一定的場地費,自己招生、然後盈虧自負,花蓮這一場就是如此。因為葉宿文旅給了我很優惠的價格,我不是那麼擔心場地費的問題,反而是擔心大老遠跑來花蓮,結過沒有聽眾,因此我首次在臉書下廣告宣傳講座。
但人蠢就是沒藥醫,我忘記開啟Google表單的通知功能,也不知道要登入才會顯示幾個人報名,因此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我都焦慮於「為什麼沒有人報名Q_Q」,晚上常常做惡夢,夢裡的自己在學校的大會堂,面對空無一人的數百個座位,準備開始演講。一直到活動前兩週我才發現其實是有十幾位好心人士報名的,真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在焦慮心酸喔。




但,這些人真的會…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Samprasob Resort|北碧無邊際泳池飯店推薦

圖片
桑卡布里是泰國西部與緬甸相鄰的邊境小鎮,這裡有泰國最長的木橋「孟橋」,晨昏都籠罩在神秘的薄霧之中,景色絕美。Samprasob Resort則是純樸小鎮中視野最好的一間旅館,擁有無敵景色的無邊際泳池,清晨也可步行前往供僧。
一直對邊境有著迷戀,對於島國女子來說,跨過一條線就算出了國這樣的景象,覺得太過神奇。邊境小鎮總有一種混亂而原始的吸引力,有的邊境車水馬龍市集紛鬧,有的則是無邊際的大山大水。
而桑卡布里(Sangkhlaburi),是泰國西部北碧府與緬甸交界的一處小鎮。孟橋(Mon Bridge)長約四百公尺,連接起兩岸居民的生活,是泰國境內最長的木橋。此處的「Mon」指的是泰緬少數民族「孟族」,但由於這麼長的橋全用木頭拼造而成,畫面本就奇異,加上景色如夢似幻,也經常被喚作「夢橋」。
桑卡布里吸引我的原因,正是清晨薄霧中,長長的木橋仍亮著點點燈火。燈熄了、霧散了,邊境小鎮的一天就這樣展開了。
延伸閱讀|迷人的邊境推薦

【泰國.清萊】國境之北:車水馬龍的泰緬邊境小鎮美賽
【泰國.清萊】泰國小哥在異域裡的美斯樂陪我唱卡拉OK
【柬埔寨.戈公】吵雜而髒亂,宛如被收買的邊境小鎮
【柬埔寨.柏威夏】荒涼的泰柬邊境神廟裡,爸爸失蹤了...



+++++
到桑卡布里的路途,對屁股是一種考驗。從曼谷南巴士站(Sai Dai Mai)搭小巴士到北碧市區大約三個小時,再從北碧市區換車到桑卡布里,還需再三四個小時,雖不如泰北知名的PAI鎮那樣千回百轉,但仍是硬梆梆的山路。
都是三十好幾的老屁股了,我們選擇先在北碧市區的五星級飯店X2 River Kwei裡頭耍廢,讓屁股舒緩一下,隔天酒足飯飽之後再回到北碧小巴站,等著搭車去桑卡布里。
一般來說,小巴士的發車時刻彈性,可視乘客搭乘狀況調整,像我們從曼谷來時,大概等了十五分鐘,非得巴巴地等著每個位置都坐滿了才肯開車。但此時可不一樣,才剛上車安頓好位置,司機就跳上駕駛座繫上安全帶準備出發。
哇,真不愧是沒有遊客的邊境小鎮耶,我們四人買了五人的位置(行李算一人)就包車了,這車況新、冷氣強,一路上真是說不出的暢快。
一個地方觀光興不興盛,從你下車的那一刻就能夠看出端倪。觀光客多的地方,拉客司機一湧而上七嘴八舌纏著你發暈。不過,若是下車以後完全沒人要理你,那又是另一種困擾了。在桑卡布里下車之後,舉目所及所有人都自在自適地做著自己的事情,最後是我們自己去巴士站裡頭搭訕,花了一百…

【新竹.Sofa Story】在最深的疲憊裡,遇見最暖心的人事物|第九場|菜鳥作者的環島賣書記事|

圖片
2018/6/9 新竹 Sofa Story 

走出新竹火車站,手上的巨大看板立刻就被風吹歪了,哇,風城此名果然名不虛傳。
遠遠看到宗遠在馬路邊對我揮手,呼,幸好有他載我去發表會的地點「Sofa story」,路程不是太遠,但一隻手拉著行李箱,一隻手拿著巨大看板,走起來恐怕舉步維艱。
宗遠是與我差了四屆的大學直屬學長,畢業後我回台北上班,他到法國攻讀哲學博士,今年方學成歸國,這十年之間我們只匆匆見過一次面。一如記憶中帶我去吃宵夜、介紹優質家教給我的那股熱心,他主動提議要來車站載我,也招攬了他母親來一起參加分享會。
由於身邊的中文使用者都是中國人,他的口音成了京片子,一時間我還有些不習慣,不過,這不影響我們的熱烈討論。學長今年也翻譯了一本書名叫《哲學家傅柯的公寓》,也正在走新書宣傳的流程。我們交換了一本彼此的書,慶祝本家族出了兩位作家,不過,學長的著作是很精緻的,而我就是插科打諢,真是汗顏。
宗遠學長的譯作《哲學家傅柯的公寓》詳細介紹請看此

+++++
新竹場是個命運多舛的場次。最初我把桃園/新竹安排在同一個週末,但因為與母親節強碰,招生狀況非常不理想,活動前三天,Sofa story的主人展展跟我說:「那個胎胎....只有兩個人報名噎...」我一看名單,不但只有兩個人報名,其中一個還是我朋友--3C界的李宗盛Kisplay。
於是我們決定延期。但Sofa story因租約到期決定在七月熄燈,而我這段時間週末多已有環島講座行程了,所以,我安排了一個很瘋狂的行程:六月九號禮拜五的晚上七點在新竹開講,六月十號禮拜六的下午兩點我就得出現在花蓮。
展展:「會不會太拼了?」 我說:「有人想來,我就能講!而且,我要在你們熄燈之前認識你們啦!」
但延期之後的網路招生狀況也不是太理想(淚)。活動前一個禮拜,網路報名人數依然只有六人。我想,也許跟新竹的產業型態有關吧,新竹的加班星人(竹科從業人員)未必是新竹人,而且下班都快累死了大概也不想出來參加活動吧。
K大還為了安慰我跟我說了一個小故事,他說有一次他去參加某位名人在新竹舉辦的活動,臉書活動貌似有很多人參加,但到場以後發現只有他一個人。所以我有五個人報名還算不錯了啦...(疑是這樣說嗎)。
當然,我們還是一度考慮過是不是乾脆取消不辦了,不過!!幸好!!!Sofa story跟我都在最後幾天鍥而不捨,把握最後一波宣傳,最後到場的人可是有超過十五位!也讓我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