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顆小行星】義烏風情(上)


義烏小商品城一隅,如今也正轉型走向電商化。
  
行星編號D05至D6:遂昌-義烏----上海。
行星特色:彩度很低、商業繁忙的交通樞紐地帶,講話要殺、動作要快,現實感極度強烈的地域特色。
  
「義烏」此篇開頭,不用這個梗我絕不甘心。我即將出閣的姐妹黃小妞聽聞我靠腰要前往不知名的小行星出差,其中一站名為義烏,疑惑的問:「去義大利和烏拉圭不好嗎?」淪為一世笑柄,在此鄭重替大家介紹,義烏位於中國大陸浙江省,是一個有機場、和諧號有停靠的「市」,從杭州出發,搭乘動車莫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不過,在小行星之旅中,我是從麗水的遂昌縣包車前往。

他就是駱賓王啦。(取自網路)

抵達時才中午,酒店尚未Check-in,我只好背著我的浪跡天涯大背包和同事展開漫無止盡的「逛街」之旅。義烏的主要幹道就是賓王路,這是為了紀念義烏名人──初唐四傑之一「駱賓王」。不過,義烏如今被世人記著,卻是因地理交通集散方便,而成為商貿中心。「義烏國際小商品城」,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發集散地,也就是沿著賓王路一棟又一棟的商貿城,和官方建造的超大型商品城。


大哥,看我拍照不如看看標語吧?
那日氣溫超過三十度,賓王路上喇叭聲喧囂,完全無視於路旁懸掛著「重申市區禁鳴規定,降低城市噪音」,商品城裡頭賣五金用品包包鞋子飾品賣童裝玩具剪刀……甚麼都賣;更有趣的是甚麼人都有。把自己裹緊緊的回教徒、鬍子把臉遮起來的印度人,邊喝可樂邊捧肚子的白人、還有穿著俗氣但散發出濃厚時尚自信感的中國大姐,和挑扁擔賣水果的半裸哥……以一種非常衝突的和諧感在這個場所出現,或許受這種違和感刺激,走著、走著,我發現我的大姨媽來了,走著、走著,突然發現,欸!五點咧!

小商品城中,潮姐無處不在。
玩具區小屁孩超多...很可怕。
          


下、班、時、間。當整個商品城的人一次性湧出,簡直比張學友的演唱會散場還令人想一頭撞死。計程車只載批好貨的長途客,我們這種車程不到十五分鐘的客人,連電動三輪機車都不見得搶得贏。我一邊招手、一邊看著旁邊一個大嬸在賣龜苓膏──看起來像我們小時候吃ㄅㄚˇㄅㄨ的桶子,但肉眼可視得桶上有髒汙,雖然明明知道吃了以後可能會烙賽烙到跟駱賓王一樣不知所終,但我還是忍不住吞口水頻張望…馬的,真的很熱又很渴。


 好了,終於老娘招到一台看起來已經要解體的三輪車。師傅毫不客氣的問:「到哪?」我:「義烏國際大廈!」師傅眉頭皺起:「十五塊!」我也毫不猶豫的說:「七塊。」我肏,老娘早上坐四輪的出租車來跳表不過七塊錢人民幣,你這輛破車跟我喊十五塊合理嗎?師傅自動降到他覺得合理的價錢:「十塊,在交班了,你待會肯定招不到車。」


老娘生平最討厭人家威脅我了,雖然我知道「交班」這兩個字的嚴重性,但我決定寧死不屈:「七塊,不載您就走吧!」師傅喃喃咒罵這智障妞不知好歹,轟隆隆發動他的破車走了。一旁同事默默問道:「那我們…怎麼回酒店?」

老娘豪氣干雲的說:「晚上又沒行程,這麼趕幹嘛?走了一下午渴死了!」隨即立馬橫越馬路奔向對面閃亮吸睛、充滿熟悉台灣味的店面──八十五度C!一人一杯清涼通透的「一顆檸檬」,花了我八塊人民幣。冰涼飲品下肚,老娘怒火還未完全消除:「老娘寧願把錢拿來喝飲料,也不要坐他那破黑車!」我承認,我想先解決關於黑苓膏的怨念。

不過,人只要腦袋冷靜、妙計就會自動浮現腦際。站在路邊喝飲料,我看到賓王路上許多公交車奔馳而過,腦袋閃過一念頭:「酒店離這不遠、也在賓王路附近,應該隨便一台車都會到吧?」果然,就像在南京林森路口坐的公車每一台都會到南京復興路口是一樣的道理,我不要臉的攔下每一台公車詢問是否有到我的酒店,到了第三台,稍微多點耐心的司機讓我上車,我連忙擺出招牌蠢女臉孔巴上趣說:「師傅!到了那站你可要提醒我一下呀!」
出差或旅行,人生但求一個爽字!

然後,很順利的,十五分鐘後下車、步行三分鐘抵達酒店,兩人車資合計三塊錢人民幣。折合剛才的飲料錢不過十一塊,我得意洋洋的跟同事說自己真是精打細算,同事胡疑問我:「你好替公司省錢吆!」我猛一回頭、正經八百回他一句:「這不是省不省錢的問題,這是爽度的問題!」


「這就是個做生意的地方,你要狠、你要殺。」隔天,一個二十三歲的小夥子先問我台灣的法拉利多少錢,又跟我這樣形容他居住的這個城市──義烏。那又是在義烏發生的另外一個故事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泰國.大城】穿上泰服,與泰國古戰士划船浪漫遊燈河....|大城復古夜市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Samprasob Resort|北碧無邊際泳池飯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