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人要去清邁-6 你有喝過泰國的胃乳嗎?

隔天比較有力氣玩鬧了,身上穿的是前一天冒著生命危險買到的披肩。
在PAI的最後一晚,我食物中毒了。
下文大量細膩描述症狀,溫馨提示莫要一邊進食一邊閱讀

那天傍晚,我們乘著涼風在草屋邊上按摩。然後吃了前一晚讚譽有加的涼拌米線,再吃一塊乾的烤魷魚。然後,我就開始覺得渾身不對勁。


在跟街頭藝人合影時,我覺得「感覺好奇怪有點冷?」

在明信片店抄寫跟蟲一樣的泰文時,我覺得「一定哪裡出問題了?」
穿梭在夜市裏頭找一件很酷的披肩時,我覺得「是不是快昏倒了?」


明信片小店,有人正在把妹,而我則處於一個快要昏倒的狀態XD

然後我們決定再去聽前一天很喜歡的Live House。生活智障王點了一杯熱薑汁茶。胃部經過充分的蠕動刺激後,我的反應開始遲緩起來,然後強烈覺得自己應該去排洩一下。

阿德:「你怎麼了?」阿德:「你怎麼了?」阿德:「你怎麼了?」

我:「我去一下廁所。」

打開廁所門,我突然意識到,需要排泄的不是我的屁股,老娘想吐!



這張圖是我在網路上借來的,把地板換成水泥地,不敢抱著馬桶吐應該不是我嬌生慣養吧!(圖片取自:http://chenuc999.pixnet.net/blog/post/46587914)


泰北的廁所,就算是座式馬桶沒有掀蓋,甚至有些只有半個圓,而且沒有自動沖水功能,無論你排泄得多猖狂,請一律拿起勺子到旁邊的水桶去,一瓢一瓢,手工沖水。


伴隨著美妙的音樂,我思索了一下應該如何進行嘔吐的動作。上一次抱著馬桶吐,是在台北高級火鍋店的包廂裡。而我眼前這個昏暗的馬桶雖然進行排泄絕對合格,但我實在沒辦法把頭埋進去與它相濡以沫。


於是我決定,以站姿緩緩地側身前傾,低頭張開嘴,試圖先練習發聲。

但我的胃比我還急躁。呼哇~啦啦啦啦啦啦,小宇宙爆發了。

很少嘔吐的這麼淋漓盡致,幾乎沒有反胃感,就唏哩嘩啦吐出一堆東西。耳邊的音樂還在盪漾,淚眼花花的眼睛還沒重新對焦,嗆辣感却從胃中經食道口腔直達鼻腔,搶走所有感官風采。


四肢無力的我伸手抹了抹鼻涕,發現手上有一搓香菜,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媽的,我剛剛是從鼻孔噴出香菜嗎?

然後,呼哇~啦啦啦啦啦啦,胃裡的小宇宙又爆發了。


阿德以為我經痛不好意思說,派出凱西來慰問,發現我正在不斷的嘔吐,三人匆匆回到了河邊的豪華草屋,坐在陽台上滾來滾去,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每當話題告一段落,我就會幽幽地站起來說:「我再去噴一下……」



呼哇~啦啦啦啦啦啦,胃裡的小宇宙又爆發了。

從房間到公用廁所要走一小段路,幸好旁邊草地可以就地解決。
呼哇~啦啦啦啦啦啦,胃裡的小宇宙又爆發了。
蓮蓬頭在馬桶旁的好處是,洗澡洗到一半,隨時可以把頭湊過去。
呼哇~啦啦啦啦啦啦,胃裡的小宇宙又爆發了。

這個循環大概重複到第五次,晚餐的涼拌米線、午餐的素食、早餐的粥全部跑出來跟我說哈囉,偉大的阿德終於忍不住騎車去街上找藥。當時莫約晚上十一點,街上只剩下酒吧跟一堆醉鬼,幸好有一間雜貨店老闆顧著跟朋友喝酒,忘了拉下鐵門,才讓阿德鑽進店裡,買了一瓶胃乳凱旋歸來。



飛羊牌胃乳,一定要來個特寫的啦。


對的,這就是泰國的胃乳,長得有夠像殺蟲劑,看起來根本是個玩笑。但當時我吐得四肢發軟,叫我吃蟲應該也願意。立刻咕嚕咕嚕喝了半罐,遵照阿德指示,乖乖就寢,因為隔天下午我們還得搭三個多小時的車下山回清邁呢。


那個晚上又冷又長又難熬。山區溫差很大,我穿著羽絨衣,裹著毛毯棉被縮成一團,胃裡的小宇宙不斷呼哇呼哇的跟著屋外的歪果人一起開Party。我想我這輩子很難忘記,當我不斷自我催眠「胃乳要生效了!胃乳要生效了!」的時候,遠方傳來快樂無憂的歌舞聲響,他們在唱,What the wonderful world……



看起來很悠閒,其實是吐得虛虛累,隔天退房後硬賴在陽台小睡。

「起床吃粥囉!」隔天早晨,德哥的真人Morning call從隔音效果極差的草屋外傳來。我心想,OMG!天終於亮了,生不如死的一夜終於過完了。我坐起身,用虛弱的聲音喊了一聲凱西,沒想到凱西用十分之一的微弱音量回我一句:「你們去吧…我昨天吐了三次…拉了兩次…」


蝦毀啊,前一天晚上凱西怕我半夜跌死,還特別提醒我,如果想吐要叫醒他,它可以陪我一塊去廁所。結果他起身開門五次,我竟然渾然不覺?


總之,這可憐的孩子,一路吐回清邁。幾百個彎路上,我昏昏沉沉睡得東倒西歪,眼角餘光看到凱西的臉不斷埋在塑膠袋中。中間休息站,公共廁所的門鎖壞了,我替她擋著門,阿德如幽魂般飄過來問:「她是在吐還是在拉?」我:「據我觀察,上下齊發……」



有沒有食物中毒還硬要自拍的八卦?

原來,其實我們三人都中毒了。可能我體形嬌小生性焦躁循環太快,幾個小時就率先發難,凱西經過深度吸收後大量排毒,症狀更為猛烈。至於阿德,他自稱自己也拉了幾次肚子,但,我想,他打從血液裡就習慣這個國家的病毒了。

回到清邁後,我跟凱西都躺在床上一整天。雖然阿德非常閒情逸致地替一位想洗泰國浴的大叔指點迷津,才幫我買了晚餐回來。但是當我半夜睡醒打開房門,看到門把上掛著一袋溫溫熱熱的湯麵。



這不是那天晚上吃的湯麵,是隔天冒著再吐風險硬要吃的喀哩湯麵XD

想起到清邁的第一天,覺得阿德是個壞蛋,趕快在機場往市區的雙條車上拉凱西一起當墊背。萬萬沒想到,最後我跟凱西真的一起死,救我們的人反而是這個壞蛋!

所謂患難見真情,大概就是一起快樂瘋癲,最後再一起食物中毒吧。
雖然胃裡的食物吐光了,但心却是滿的。

在假期結束、上工半年後,謹以此篇作為[失業的人要去清邁]遊記完結篇。
並賀清邁情緣至今不間斷!繼續瘋癲每一天!




清邁  「不正規」旅遊資訊懶人包  噹噹噹 請見如下




▲除非有啥米天災人禍等不可抗力因素, 《蠢女飛行日誌》固定每個禮拜更新一篇新的遊記▲
▲如果喜歡我的文字,也竭誠歡迎您幫忙點讚、分享、轉發▲

留言

  1. 一早起來讀完這些文字,就像是跟著遊歷了清邁一般的臨場感,我中年、失業、有想過要去學按摩,欸………我應該去清邁哦!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泰國.大城】穿上泰服,與泰國古戰士划船浪漫遊燈河....|大城復古夜市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Samprasob Resort|北碧無邊際泳池飯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