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戈公】坐長途巴士找一條叢林裡的河



坐定後,昏睡前。感謝H203室友范女士致贈超好睡頸枕一顆!


早上八點半,以一種壯士斷腕的心態,吃了暈車藥,套上頸枕,上車。

這裡是柬埔寨首都金邊,半個小時前,我在河邊舊日法國記者俱樂部門口遞給嘟嘟車司機一張紙條,那是我們要搭乘的客運上車地址,當然,是如蛇一般的柬文。

那時我還沒學會怎麼跟嘟嘟車司機講價,就這樣給了他三塊美金,到了不過十五分鐘車程遠的奧林匹克路一帶,搭上一台老舊遊覽車。從首都金邊往西部泰柬邊境的戈公省(Koh Kong,又稱國公省),同車除了我們與另外四名歐洲人,清一色是當地人。

漫長喧鬧的長途巴士


柬埔寨的大眾交通運輸多依賴客運。在金邊,各家客運上下車處各不相同,甚至同一家客運公司,日班車與夜班車也在不同地方上下客。請旅館幫忙買票時,得留意特別問清楚。巴士站的驗票員能講一點英文,司機跟搬運行李的車掌則只會講柬語。

這是市區的尖峰時間景色。

這是進入鄉村之後的田野景色...

金邊市郊大部分的路都塵土漫天,愈駛愈遠,沿途風景只剩下草叢(如上二圖所示)。Google Map導航顯示只要四個半小時的車程,但巴士足足多開了兩個小時,是因為沿途停了兩到三個休息站。所謂休息站,其實就是設有公廁的路邊餐廳,同車的當地人歡樂地下車用餐,叔叔伯伯們走到附近的草叢直接放尿,巴士也要打開尾巴的車蓋消火降溫。這段時間有些雞肋,初來乍到的我們啥都不敢吃,頂多是買罐可樂的份。

其中一個休息站,中午時間大家都坐在裡面吃飯,我等只能閒晃。
天氣滿熱,陽光刺穿窗簾跟著路上坑洞一顛一跛地照在身上。車前小電視放著當地人喜愛的電視節目,起初放些柬語卡拉OK伴唱帶,然後出現刺耳尖叫聲,本來以為是恐怖電影,結果是類似豬哥亮歌廳秀的節目,女明星被吃豆腐時發出的尖叫聲。以這樣的條件我還算是睡得不錯,只是後來已經搞不清楚吵鬧的聲音是豬哥亮歌廳秀,或是同車嬰兒在哭鬧。

可惡廣角鏡一拍車子突然好像很空曠很舒適我是媽寶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客滿的巴士偷渡了幾個拿著板凳上車的人,都是孩子面孔,我們下車前半小時,其中一個少女默默從她的包包裡拿出一個塑膠袋,無聲地吐出一袋蛋花湯,然後把塑膠袋打了個結,默默放回他的包包裡。吵的很吵,靜默的很靜默。

這班車的終點是柬埔寨最西邊的戈公市區,再往前可以通往泰國,我要在中途下車。照著民宿的指示,我對車掌與司機說:「到了塔太橋後放我們下車」,然而試了幾次他們總是聽不懂。後來我決定禮貌放在一邊,什麼Please,I want,Bridge通通都別說,用手機打開一張塔太河的照片,大聲嚷嚷 :TATAI!TATAI!原來他們的T是發重音,應該唸Dadai。

在一座橋前我們下車,看著巴士尾揚起塵土遠離視線,呼,世界終於安靜下來。

休息站前的巴士,它將一路駛到泰柬邊境的戈公市區。



沒有陸路只能搭船的一間民宿


在橋邊等了半個小時,民宿的接駁船到了。

一家雜貨店前面拉椅子等,四十五分鐘一班接駁小船。
最初想來戈公,是因為搜尋住宿時,意外看見一家位在塔太河上的小奢華飯店,嚴格說起來,這些房間是用帳篷搭成。不過因為房價太貴(一晚七千多),最後選擇了同樣位於塔太河上的民宿Rainbow lodge。船程大約十五分鐘,此處基本是沒有陸路可達,沿河的民宿都有自己搭建的簡單小碼頭。

看到河整個心情變好好...其他人都背背包,我的小紅行李箱在此顯得很突兀。

別人家的碼頭,民宿的碼頭也類似這樣。

小船靠岸後,還得爬個大約五分鐘的山路才能到民宿。負責行政接待的Elliot先帶我們進房間後,讓我們在大廳趕快用午餐,我們在早上八點半從金邊市區搭上巴士,耗了一天,此時已是下午三點。

下船後還要爬這樣的木棧道,而且是山!

Elliot是英國人,另一位夥伴則負責帶導覽。其他員工如船夫、餐飲都聘用當地居民,他們多半只會非常簡單的英文。Rainbow lodge開張迄今七年,以接待大廳為中心,共有九間棕梠葉搭乘的小屋。

我們住的小屋,稍微遠一點盡頭的兩間,晚間出入得帶手電筒。

天殺的我花了非常多個夜晚看住宿資料,知道這裡主打的是對環境衝擊最小的生態旅遊,我知道這裡的洗澡水是雨水回收系統,我知道電力是採用太陽能發電並供電給當地的學校使用。但真的進入房間,啊,抱歉,我還是倒抽一口涼氣。

房間裡頭只有一張床、一個蚊帳、一個吊扇、一張沙發與門口的一張吊床。浴室雖然有馬桶跟淋浴設備,但是沒有熱水,洗澡只供應一塊肥皂,更遑論吹風機這種奢侈品。

房間全貌(燦笑),不過這種原始地區,算是保持的很乾淨了。

我咬牙用冷水沖澡,肥皂怎麼嚕都無法在頭髮上嚕出泡泡,那時實在很想死掉,心想:「為什麼我要坐這麼久的車來這裡啊T_T」不過龍王除了點評蚊帳的味道很像當兵之外啥都沒說,始作俑者只好閉嘴。

河上乾一杯可樂   看絕美夕陽


不過,想死的感覺很快就被註銷。下午四點,我們與另外一對阿豆仔情侶一起出發去看夕陽。

這次搭的船是沒有頂的,塔太河跟湄公河那種混濁急促截然不同,它安靜而步調自在,躺在兩旁低矮的山丘叢林懷抱中。小船往下游行駛約半個小時,大約已是落日時間,船夫把馬達關掉,拿出事先點好的冰桶,阿豆仔喝啤酒與白酒,我怕我掉到河裡,只拿了可樂,不過管他呢,慶祝我們不遠千里來體驗原始人生活,乾杯。

只要有一個人扭一下屁股船就會晃動,而他竟然大辣辣躺下!

追逐天涯海角是我的樂趣,就來乾一杯可樂吧!

夕陽很快就掉到山下,重頭戲是一片染紅的天空,河流也倒映出金光閃閃的波紋。四周安靜到連水流的聲音都成為噪音,巴士上的喧嘩與沿路折騰,一瞬間像是上輩子的事。天色完全黑了之後,小船的馬達重新啟動,不讓月亮專美於前,星星替我們照亮返途。龍王拿出他的把妹神器,對著天上一顆閃到星芒都凸出來的星星研究半天,摁,這是金星。

這樣的河,很安靜,很溫暖,讓人忘了一天的舟車勞頓。


回程經過一開始想著的帳篷河上飯店,月亮很大,超亮。

晚上七點,所有住客準時開飯。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形容這很像大家庭的Family time。但我生性閉俗倒是覺得還好,三餐民宿都包了,唯獨飲料要另外收費。晚餐後民宿的工作人員,會逐一確認每一組住客明天打算進行什麼行程。

總共在戈公呆了四天三夜,其中一天,我們參加了健行到塔太瀑布的行程,另外一天,則坐嘟嘟車到戈公市區的海灘遊晃。你可以前一晚甚至當天早上再決定行程都行,或者哪裡都不去,光是賴在大廳或房間門口的吊床看書都行。在這裡,防蚊液比手錶重要,身為一陀爛泥,正好讓這條美麗的河慢慢融化。

就算後來中暑真是痛苦難耐,但這條叢林裡的河,讓人心甘情願被還原成一隻野人。

房間陽台有一張吊床,柬埔寨人真的很愛睡在吊床上。


※交通資訊
金邊可搭乘  Virak Buntham Bus Company  前來,車程約五至六小時,有分mini van跟大巴,可拖旅館代買,非節慶期間10-11元可含嘟嘟車旅館至巴士站的接駁。暹粒有賣夜巴車票大約16元到此,但由於兩地中間相隔一整座山,沒有路可通,仍須繞道金邊,花費至少十二三個小時,柬埔寨有臥鋪巴士(hotel bus, sleeping bus),道路上很少路燈且路況不好,命跟屁股都很重要,建議仍在金邊停留。

※住宿資訊
Rainbow Lodge,原先與Agoda訂房,但民宿與Agoda結帳有些糾紛,為避免困擾,最後取消改由Paypal直接向民宿訂房。房價包括三餐與到塔太橋的接駁。現場只接受現金。

巴士資訊,提供參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泰國.北碧】漂在湖上睡一晚的十種選擇|百戰百勝水庫飯店|訂房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