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的責任: 一條哈爾濱血腸犧牲豬農二十年的努力,值得嗎?|防治非洲豬瘟|保護台灣豬|


你是個有品德的旅行者嗎?你知道,即便只是一根哈爾濱血腸,也可能讓二十年來,面對WTO、口蹄疫、小豬下痢...等衝擊,台灣豬農的努力成果,功虧一簣嗎?這是我採訪台灣神農獎年紀最輕的得獎者---「豬王CEO」鄭育松之後,帶些無奈的心得。

夏季的尾巴,開了很久的車,在彰化芳苑鄉濱海小路上,我跟攝影迷路了,Google Map指引我們到達的地點,什麼都沒有。趕快打電話給經營漢寶增豐牧場的鄭育松求救,他毫不意外我們迷失在魚塭與農田錯落景致之中,迅速報了正確的路線給我們。


一下車我就知道我們這次肯定沒找錯。八月的炎熱天氣,廠區裡有濃濃的氣味,有一點像豆腐乳或者泡菜被加熱後的氣味。鄭育松站在門口迎接我們,72年次的他很親切,領著我們來客廳喝茶。雖然此處是公司辦公室,但整體氛圍更像里長服務處。


鄭育松從小在豬舍長大,連唸書都選畜牧科,同學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做「豬王」,他很喜歡,所以底下我就稱呼他為「豬王先生」。




+++++


豬王先生是台灣「農業界奧斯卡」神農獎最年輕的獲獎人,才32歲,就培育出「高畜黑豬」、「新增豐黑豬」本土黑豬品種,混合了桃園豬細緻Q彈的肉質,與梅山豬柔嫩多汁的脂肪優勢。


豬王先生唸大學時,台灣加入WTO,美國白豬引進台灣,對本土養豬業頗有衝擊。豬王先生聽說,政府有意培育本土種黑豬,分散美國進口白豬對養豬業造成的衝擊,覺得是個趨勢,主動與農委會、畜試所合作。


但是那時候,在追求「母豬體態」的拍賣市場上,個頭小、看起來不夠肥美的黑豬,就像宋朝的纖細美人趙飛燕穿越到了唐朝,怎麼也不可能在選美比賽中勝出。每隻賣價比白豬差了兩千塊。而且,市場上大家都在笑,一向很會養豬的鄭家,怎麼養出這麼醜的豬?


豬王的爸爸極力反對,甚至撂下重話「你不要再作夢了」。其實,豬王的爸爸是將阿公手上約60頭豬的小牧場,擴大經營至8000頭豬的規模,絕不是故步自封之人,但若配上時空背景,就能知道,當時養豬產業一片淒慘。


1997年,台灣爆發口蹄疫,數以萬計的豬隻被撲殺,台灣也被列入豬口蹄疫區禁止出口肉品,養豬業損失高達千億元。豬王的牧場雖然沒有受到影響,但同業一家家中鏢、撲殺、甚至歇業,守成不易,何況要進行長線投資本土育種。


後來台灣又爆發小豬下痢疫情,為了說服爸爸,豬王一邊繼續養著賣價好的白豬,一邊繼續研發黑豬,並出售一部分黑豬仔。豬王的爸爸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繼續讓兒子做著他的黑豬夢,花了十年,這才開花結果。




+++++


我注意到,口蹄疫、小豬下痢....,疫病的名詞不斷在豬王口中重複出現。


其實,養豬人家最怕的事情,不是夏日養豬場裡悶熱的氣味,更不是花十年去培育新的豬種,最可怕的是瘟疫。豬王在辦公室掛上一幅匾額,寫著:「豬價好時豬養我,豬價壞時我養豬。」一隻豬的飼養週期大約兩年,一旦爆發瘟疫,等於兩年的投資毀於一旦。


豬王盡一切努力減低豬隻染病風險。養的豬全都吃素,每天的飼料是由中央廚房調配以全麥穀物、豆類、以及安心沙拉油,所有添加物都經過歐盟及美國FDA認證。豬王說,過多添加物就像人類吃油炸物容易長痘痘一樣,是養豬時的「不定時炸彈」。豬王也在母豬飼料中「加菜」抗腸病毒營養品,讓小豬吃奶同時還能增進腸胃健康。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艱難又耗費成本。


豬王先生認為,養豬業者不能再看天吃飯,漢寶增豐牧場已有一萬四千多頭豬、是全台前五大養豬場。勇敢的貸款投資擴廠、研發本土新品種、並且窮盡一切努力加強自家豬舍的防疫力。


有人說豬王先生的故事很勵志,但我卻覺得,社會大眾並不知道青農們有多努力,又或者,不知道這些成果,是相當脆弱的。

+++++




今年七月一日,被列為豬口蹄疫疫區的台灣,終於宣布「拔針」,不再需要打疫苗。豬王搶頭香,通過嚴格檢疫,將六十隻黑豬裝箱空運賣到香港,成為台灣爆發口蹄疫疫情後,第一批重返國際的豬隻。


這六十頭坐飛機的黑豬,被視為台灣長達21年的口蹄疫情抗戰,最大的斬獲。台灣想被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宣布列為非疫區,終於露出曙光。


但是,近來甚至還有不知情民眾公開在網路上發文:「贈送哈爾濱紅腸」......Excuse me!!!中國還是口蹄疫疫區,肉品不能出口,而且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瘋狂延燒,至少撲殺了超過六十萬頭豬!非洲豬瘟最恐怖的地方是,無藥可醫、100%必死無疑。而且病毒相當頑強,抗酸、抗鹼、抗低溫,可以在冷凍豬肉中躲藏三年!就算把這些肉當成廚餘丟掉,還是很危險!


我查了一下防檢局的數字,看了差點昏倒!被查獲攜帶非洲豬瘟或口蹄疫疫區家畜肉類產品入境者,從9月到12月已裁罰293件,其中來自中國的就有179件。




也就是說,這一頭,豬王先生與養豬同業們窮盡所能的防疫,另一頭,有能力出國旅行、到海外工作,卻漫不經心地藐視早就行之有年的「禁帶肉品入境」規定,不禁讓人懷疑,旅行門檻下降、海外工作機會增加,不是應該提高我們的視野與公民素養嗎?


採訪結束後,照例是攝影時間。我問豬王先生,可以請他抱著可愛小豬拍照嗎?豬王說,小豬在防疫區,未經消毒的我們不能進去。他還打趣說,在他眼裡,豬一點都不可愛,反而「很難搞」。


哎,我倒覺得難搞的不是豬,是人。


*旅行者的責任:一起保護台灣豬*


除了豬肉本人之外,臘腸、火腿、豬肉包子、豬肉水餃、粽子、貢丸、福州魚丸、肉麵,豬肉的加工品通通不能帶回台灣!違法攜帶這些東西入境,最高可罰一百萬,一百萬可以買將近一百頭豬,何必為了幾根哈爾濱血腸,犧牲豬農二十幾年來的努力呢?


*本文照片由鄭育松先生提供。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與爸媽丈夫旅行時永遠都處於憤怒狀態,所以出了一本叫做《廢物旅行》的書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獲得更多平凡人的荒野遊蹤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泰國.大城】穿上泰服,與泰國古戰士划船浪漫遊燈河....|大城復古夜市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Samprasob Resort|北碧無邊際泳池飯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