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4的文章

讓人寂寞的布魯克林大橋(與死了都要去的跳蚤市場)

圖片
很奇妙,我的工作和財經相關,但這次來紐約,華爾街是我的觀光景點,而文青指數超高的布魯克林區才是我的工作目的地。有些人覺得出了曼哈頓島就危機四伏,但與曼哈頓僅一橋之隔,可遠眺天際線的布魯克林河岸宅,房價並不輸曼哈頓精華區。而且,布魯克林真的超好玩的啦。

由於較約定時間提早不少抵達,我先到布魯克林橋下的「帝國富爾頓渡輪州立公園(Empire Fulton Ferry)」散步,這裡屬於布魯克林大橋公園的一部分,一眼盡覽兩座大橋、視野很好,還有華麗水晶風格的大型旋轉木馬Jane's Carousel靜靜待在這裡。Jane's Carousel建造於1922年的厄亥俄州,如今,透明玻璃屋保護這個阿嬤級的遊樂設施(票價兩塊美金)。




布魯克林大橋公園面積非常大,目前還沒完全開放,可參考布魯克林大橋公園的互動地圖。當然這些都是我回來拜問谷歌大神才知道的,當時的我非常閒適地,在面河階梯上一邊吃餅乾,一邊讀著待會工作要用的資料。

週間下午,遊客數量不多,在這裡靜靜地等著看日落應該也是種不錯的選擇。但是我出發前就打定主意「布魯克林大橋如果可以走的話我一定要走啊!」,原因很白癡,因為紐約大大小小的橋中我只認識這座橋,就像我去德國指定要去萊茵河是因為我只認識這條河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工作完以後我就要去走橋了。

我問當天會面的朋友:「布魯克林大橋走回去曼哈頓會很久嗎?」他用一種很詭異的眼神看著我說:「不…大概十五分鐘,我只有在大學畢業的時候跟那時的女友走過一次而已,今天應該很冷,妳…有帽子嗎?」雖然內心有點忐忑,但是難得有我想走的行程耶!於是朋友帶我去吃優格打發時間,並且送佛送上天的指引我走往上橋的路。



途中,我在超市買一杯熱巧克力以防失溫,抱持著「大不了開始跑步嘛!紐約人這麼愛慢跑!」的心情,看準六點半左右,我延著階梯走上布魯克林大橋的行人走道(Brooklyn Bridge Walkway),兩旁車流紛紛包夾著中間的行人走道。那時天仍亮著,從曼哈頓騎腳踏車、慢跑回布魯克林的人不少,和我一樣的觀光客也很多。風有點大,但和前一天晚上的強風特報相比根本一片蛋糕。我一邊想,可惡為甚麼要嚇我!一邊喜孜孜戴上耳機搖頭晃腦聽音樂。

走過橋墩後景色倏然開闊,不由自主地發出「哇!」的讚嘆聲。天際線上大樓燈火慢慢轉亮,而駛出曼哈頓島的車陣也串起一條條金色流線。曾與朋友打趣,最爛的明信片台詞應該是:「這裡的…

紐約一直走路!外百老匯蒐奇

圖片
(溫馨提示:小雷,提到部分表演內容)

大家都知道到紐約一定要看百老匯音樂劇。但是百老匯有名劇碼不但價錢貴又一票難求。我室友看獅子王提前一個月就訂票了,但一個月前我連自己要去紐約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沒時間訂票。沒耐心如我,看到時代廣場前特價票亭TKTS排隊人潮之洶湧生猛,立刻打消念頭,聽從民宿主人的建議到外百老匯(Off Broadway)一探究竟。

和舉世聞名的百老匯音樂劇相比,外百老匯秀的劇院並不在曼哈頓正中心,表演形式也相對多元、未必唱歌跳舞,也沒那麼下重本(相對票價也便宜一咪咪)。不過像Blue man在台灣就滿紅的,打擊團體Stomp也在紐約駐紮二十年了,表演品質有保證。聽縮還有更具實驗性質「外外百老匯秀」(Off-Off-Broadway)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我連看雲門舞集都會睡著,還是從老少咸宜、雅俗共賞的Blue man開始好了。



《免識英文老少咸宜:Blue man Group》(照片取自Blue man Group官網)    地址:434 LAFAYETTE STREET NEW YORK(靠近Astro Place地鐵站)

第一場秀是藍人劇團(Blue man Group)。甚麼不多鈔票最多的科技公司英特爾曾經請過他們當代言人,大家對於這些驚悚版的藍色小精靈的打擊片段應該不陌生,他們的演出地點在Astor Place地鐵站附近,離前幾天入住的蘇活區旅館只有兩站地鐵距離。工作完的晚上,興匆匆前往。

看秀價格不斐,藍人劇團原價也是要近百美元喔。但在開演前提早半小時到一小時到售票處排隊,就能買到近乎半價的清倉促銷票Rush Ticket,持學生證更便宜喔只要約三分之一。不過在非假日期間使用這招比較保險,否則萬一落空肯定很失望。




藍人劇團的表演是由好幾個小短劇組成,表演場地不大,一樓前排觀眾必須穿雨衣才不會被澎派打擊濺起的油漆噴到衣服。由於事前完全沒作功課,所以整場秀都讓人驚喜連連,原來,三個藍人除了表演音樂外,也有同樣肢體表情誇張的特技表演,和小小劇場裡的觀眾互動性很高,會CUE觀眾上台同樂。坐在二樓也不用怕無聊,因為藍人會從牆壁爬上來跟你玩。

(本段有雷)我最喜歡的橋段就是結尾啦,兩名藍人莫名其妙爬到二樓最後面把天花板上準備好的捲筒衛生紙撕開,夜店般的靜止特效燈光閃阿閃的,管你認不認識前後左右,大家要很嗨的把衛生紙接力甩到前排,最後丟到樓下去。雖然應該…

紐約一直走路!哈囉!紐約晚安。

圖片
一個嫌舊金山太無聊的歪國朋友正在環遊世界亞洲站,他對美國的評價是:「只有紐約不無聊。」當我一有機會到紐約出差,腦波很弱的我馬上想起他的評價,努力拉長戰線,將停留時間超展開,從三天三夜變成七天七夜。


出發前發生一連串災難。首先,莫約出發前三天的早晨,睡醒發現自己閃到腰,也沒時間問自己為什麼睡個覺也可以閃到腰,除了立馬推拿急診之外,為防在飛機上腰斷掉,只好很委屈的買了旅行枕頭。人真的不能鐵齒,想當初每次在機場看到旅人拎著旅行枕,我心裡都覺得「蠢!」不過事後發現我的媽啊,蠢就蠢吧,超好用的!


第二個災難是由於將有一周時間不在公司,出發前的To do list猶如填不完的坑,我一直、一直、一直在工作,一直開夜車到出發去機場的前三個小時才胡亂丟幾件衣服到行李箱裡,最後工作還是在桃園機場的貴賓室完成。精神很差的時後收行李,結果就是人家紐約攝氏零度,我帶了一堆薄長袖大概是去自殺的。
第三個災難是當你快斷氣的時候還要狂奔。一路呈現蠟灰狀態的我,在香港一小時極速轉機,帶路空姐腳程跟聶小倩一樣快,咻咻地從43號登機口奔至2號登機口,首次享受到Final call時分登機被眾乘客狂瞪的快感。

不過災難在搭上長途飛機之後開始逆轉勝。上機後,我撐著快要斷線的大腦吃完飛機餐,手刀衝去洗手間刷牙洗臉馬上睡覺。我問同行的人「妳們怎麼都這麼晚才睡呀」,得到的答案是「是你才太快了吧」。

關於在飛機上睡覺這件事情我應該有著與生俱來的天分。怕睡不著請醫生開的安眠藥完全沒用到,一路狂睡到根本不想起床吃早餐,但還是如魂魄般吃了又繼續睡,十五個小時的飛行時間應該睡了超過十二個小時。飛短程我的睡眠能力也非常優秀,四小時的飛行也曾創過登機後扣上安全帶就睡著、飛機落地轟一聲才醒來的光榮獎章呢。(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驕傲甚麼。)

總之魂魄在深夜抵達紐約。接駁巴士上乘著夜色從紐華克機場緩緩滑行到下城蘇活區。黑暗中是打烊的設計師小店、模特兒穿著衣服等著明天的綠絲巾女孩經過,店門口擺著一袋袋的垃圾等著清潔隊員清運,只剩下唐人街的便利商店和麥當勞還醒著。這是我對紐約的第一印象,星期天的深夜,活力四射的大蘋果仍在沉睡。

時差十二小時的台灣正是公司最忙碌的時刻,還有一些需要最後確認的工作,這天入住的旅館其實小巧精緻,但沒時間好好體驗,只能在小小的桌上工作直到凌晨四點。
好不容易才能掀開被子跳進裡頭睡覺,再度昏死前我對著窗外不怎麼漂亮的後巷街景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