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清邁】花費700泰銖,當24小時深山小村裡的泰國人



十幾年來刻意不開發的山谷小村落,有著小小河流與瀑布跟很多很多咖啡樹。這裡沒有很厲害的景點,但卻是泰國本地人假日到訪的小小桃花源。入住一晚,吃了兩餐,我在夜晚的暴雨中突然意識到:「啊,我的憂鬱不知不覺好多了?」



住在Mae Kampong的那晚,我慶幸自己鼓起勇氣,來到一個離台灣那麼遠那麼遠的地方。


我借宿在村中一戶人家,這裡人睡得很早,晚上十點全村就陷入黑暗,但是我的臉書塗鴉牆卻很熱絡,大家沸沸揚揚討論一位台灣女作家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夜裡山中降下狂暴大雨,閃電不斷從木板牆縫中鑽進來,我沒辦法好好閉上自己的眼皮。


冷冷的雨水「唰」澆上烈日烘烤一天的土地,飄散出一股台灣夏天午後雷陣雨的味道。我躺在床上感受這氣味,一面回想那段「起不來,睡不著,照三餐哭」的日子,對於憂鬱,我略知一二,好像眼淚鼻涕都還掛在臉上,但此刻卻感覺像好久以前的事了。


『雷聲悶悶的好像是在遠方,其實一切憂愁應該都還離我很近才對。』我爬起來寫明信片給一位長期收容我悲傷的朋友。寫下這些字的同時,我突然意識到,好像,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終於從負面情緒的泥沼中逃離了很大一點。


這是來泰國清邁學按摩的第三個週末,我在一個叫做Mae Kampong的深山村落,以七百泰銖為代價,住進一戶村民家中體驗他們的一天。


或許這個夜晚的心路歷程,大部分到泰國旅行的人都不會遇到,但我還是必須在遊記裡寫下這些,因為,能夠重新找回對世界萬物的好奇心,實在太美好了。


Mae kampong全村大致上都是這樣的景致

泰國人也在追尋桃花源  什麼都不做的原始美好


Mae kampong是一個位於清邁東北方,離市區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山中村落,主要作物是咖啡,不過特別的是,這個小村子在近二十年間有意識地維持低度開發,座落在村內的是大大小小的木造房屋,以及體驗民宿。


「噢,在山谷裡,我的朋友說那是很安靜漂亮的地方,但我沒有去過。」按摩課的老師聽到我的週末旅行計畫,眼睛突然亮了起來。說穿了,Mae kampong就是個賣純樸賣安靜的小村子,沒什麼特別厲害的景點,大概,就屬於當地人眼中的桃花源吧。


全村都是木造小房子,這間大概是村裡的超級豪宅

我在午候抵達Mae Kampong,沒有公共交通工具開往這裡,靠的是泰籍房東幫我訂的專車接送,一個小時聽起來不久,但是後半段完全是深山小徑,讓我想到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


沒有人會說英文,沒有人知道我該去哪裡找我的民宿主人。幸虧載我來的女孩兒司機幫我解決了這些問題,找到了民宿,以及搞定了幾個關鍵問題:七百泰銖含早晚餐,晚餐六點開動,明天早上八點吃早餐,以及,我需要一個帶我去村落閒晃的導覽員,一個下午兩百泰銖。


我的導覽員很快就到民宿來與我會合了,她的名字是「銀」,一個才剛上高中的女孩,我似乎打擾了她懶散賴在家中的週末假期,神情看起來有點無奈,她帶我去村子裡的兩個景點,第一站是瀑布,第二站是咖啡廳,走著聊著,那股尷尬的氣氛才慢慢化解。


第二層的瀑布,不太適合玩水,但是陰涼又清澈


這是咖啡店小平台看下去的「官方美景」

咖啡店大概是這個村子裡最熱門的景點吧,座落在村子的最高點,可以看到村裡頭一棟棟小木屋的屋頂,藏在山谷樹叢裡頭。有趣的是,在山谷中悠揚的聲音,不是蟲鳴鳥叫,不是流水淙淙,而是車輛在又陡又彎的山路上發出「唧----唧--------」的煞車聲。


銀一點也不擔心這些車輛墜谷。她說,高中之前她都住在村子裡,家長輪流載這些學生到山下讀書,直到高中他才搬到市區,爸媽希望他假日回家,因為家裡只有他一個小孩,而且村子裡能夠講英文的人大部分都在村子頭開店了。她戴著耳機,喜歡韓國流行文化,最喜歡的韓劇是《太陽的後裔》,很可惜泰國當時還沒播出《大力女都奉順》,這趟旅行時這部日劇在台灣熱播ing。(是韓劇是韓劇是韓劇我罰寫三次感謝指正XD)



一起吃飯 一起看泰拳  一起看鬥雞


喝喝咖啡、踢踢水、坐在瀑布旁邊的瞭望台休息,好像也沒做什麼事情,但一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我回到民宿,與銀告別。


房間已經整理好了,我被分配到小閣樓的房間,旁邊就是主臥室。雖然每間房間都有自己的小燈,但天花板沒有封頂,我們其實共享屋頂上的一盞大燈。房間內啥都沒有,一張床,兩顆枕頭,一床被子以及一張毯子,毯子?對,四月天的山上,晚上你還是需要毯子。


這是我被分配到的房間
女主人準備晚餐的期間,我在客廳閒晃發呆。門口有一張吊床,我躺在這看書,主人的孫女在一旁看泰語配音的卡通節目(其實就是Cartoon network)。期間狗叼走我放在門外的鞋子,女主人追到馬路上把鞋撿回來。以及我發現牆上有一張山羊的臉,當我正詫異端詳它時,男主人得意洋洋走過來,指指羊臉,再指指自己,噢...,看來這是它的傑作。


晚餐的菜色很簡單,一顆煎蛋,一碗絲瓜湯,一盤打拋豬肉,一盤菜,還有無限量的白米飯。女主人慎重其事的幫我把水倒進裝滿冰塊的杯子,飯後再度畢恭畢敬端來一大盤橘子。沒什麼賣相的一頓飯,但,感覺卻像被視為上賓款待。


飯後的休息時間,女主人忙進忙出,男主人問我要不要一起看電視。節目內容是......在蘇梅島舉辦的泰拳比賽實況轉播....,其實我可是看體操秀都擔心選手墜落的愚婦,泰拳對我來說太過於激烈了,不過基於好奇,我還是跟著男主人一起看了幾場泰國VS法國的比賽。




跟小孩一起在房子裡爛泥,這也是看鬥雞跟泰拳的地方。


這位阿公級的男主人,白天看起來空靈遲緩,但選手一開打卻立刻變身為激動粉絲,當泰國人擊中法國人,他會大喊「Yeah!!!」轉頭對我笑,或者模仿做出膝蓋頂人肚子的姿勢。而泰國選手被攻擊時,他也會非常入戲的把頭埋在膝蓋裡看似懊惱的叨念一堆我聽不懂的話。


這民宿的廁所在屋外,我大概八點左右抱著臉盆去洗澡。由於四周非常安靜,很容易就能聽到別人家的電視聲音,果不其然,周圍的鄰居都在看泰拳,老男子們都很激動。洗完澡再度行經客廳,疑,站在格鬥台上的是....兩隻雞。天呀,鬥雞也有電視轉播噎!我又跟著看了一陣子雞毛滿天飛的畫面才回房間。


大約九點我就在房間內躺平,聽著客廳傳來的戰鬥聲響,一邊滑著手機,看見台灣正在發生那麼讓人遺憾的事情。幾個朋友丟了私人訊息給我,問我還好嗎,要我好好過下去。晚上的山裡頭氣溫掉得很快,我很不擅長應對他人的關心,但是請相信我還是覺得溫暖。


十點鐘,主人熄燈以後,我又開燈想去上廁所,女主人提著手電筒追出來幫我照路。然後,下雨了,雨水的聲音很大,蓋過了附近潺潺河水的聲音,我從背包裡翻出眼罩跟耳機,昏昏沈沈地睡著,夜晚會冷,毯子必須上場,並用潛意識在形狀凹凸不平的床上找到歪斜但最舒服的睡姿。


民居的客廳,地毯就是沙發,那張桌子是我們吃飯的地方。


大雷雨中 出現的超真實夢境


在夢裡,我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而且竟然在醒來以後我還清楚記得各個細節。在夢裡,一對小情侶千方百計想要逃出他們生長的村子,這村子在水邊,逃走唯一的路就是游泳。


有點像是湯姆克魯斯演的一部電影《明日邊界》,死亡後會帶著記憶返回某個記憶節點重新開始。在逃走的過程中他們經歷了一百種死法,被村民抓到打死,在水中溺死,總之最後,其中一個人躲在洗衣機裡頭被打成爛泥,另一個人游到很遠很遠很遠的海邊,回頭看著監禁他超過一輩子的村子,想著:「啊,原來自由是這樣的感覺嗎,」


村中小廟宇裡頭的狗兒


從這個夢裡醒來時,我感覺自己是從水裡回來的。我先聽到村人們窸窸窣窣活動的聲音,河水淙淙流過的聲音,然後感覺到太陽的溫度,睜開眼睛,照進房間裡頭的光線飛舞著細小灰塵,我動一動手指頭,腳趾頭,翻翻身拿起手機,啊,清晨六點,這村子彷彿已與昨夜的暴雨無關。


露水沾濕了房間裡的許多細節,比如被單角落,背包,及準備要穿上的衣服。我用吹風機烘了一下衣服,起床刷牙洗臉,女主人喚我吃早餐,我一邊吃一邊想,這個夢太真實了,真實到總覺得是這個村子裡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又或者,這是我從情緒泥沼中逃出來的夢境投影?


吃完早餐,我跟男主人比手畫腳表示自己要去散步,他問我幾點要走,我說,大約十一點。時間幾點的講法似乎跟數字講法不同,這段溝通我們靠的是用手指在時鐘上面比劃。

我寫下夢境的咖啡廳,就坐在這個位置。


期待已久的好轉  竟然無聲無息發生


一走出門我就被幾個泰國人問路,他們想去在村子最高處的咖啡店。這段日子我經常被泰國人認成泰國人,其實已經習慣了,我告訴他們怎麼走,然後解釋我不是泰國人,而來自台灣,他們看起來有點驚奇。


這村子的房屋蓋法應該是沿著河水建的,我沿著溪水往下走,村子的入口有一小排店鋪,大約就是咖啡廳,泰國料理店,以及有賣明信片但沒有賣郵票因為本村沒有郵筒的手工藝品店。


我又被一對請我幫忙拍照的泰國男女搭訕,再度解釋自己不是泰國人, 意外發現女孩曾經在南京東路四段上班過。

我突然很想把那個真實到有些詭異的夢境記錄下來,找了一間咖啡店,拆了正在閱讀的書皮當作稿紙。大概寫了一個多小時,旁邊的位置換了好幾輪客人,有年輕的泰國情侶,捧著自拍棒的泰國網美,最後是一對西方人老夫妻,也是我此行遇到唯一的外國臉孔。


「請問,妳在寫些什麼?」老先生問我。
我想了一下,決定用最簡短的方式回應:「一個關於逃脫的夢境。」


暫別工作之後,我出發到泰國旅行,經歷很多自我質疑。我曾經瘋狂搜尋其他人戰勝憂鬱的經驗,渴求自己也能出現一點點相同的徵兆。然後沮喪於,花費百分之兩百的力氣,卻僅僅做到過往三成力氣就能做到的事情。


直到昨夜在安靜的深山中面對排山倒海「某位憂鬱患者自殺了而你還好嗎」訊息,心裏竟然沒有太大的波攔,我才發現,沒有預兆,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好轉了一些。


村中小店一景

我離開Mae Kampong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換了一個司機來接我下山,再一次經歷蜿蜒山路時我又昏昏睡去,露水已乾,陽光烈炙,只剩下路旁亂七八糟傾倒的樹幹枝葉,隱約透露昨夜曾經暴雨如注。


求生一點也不瀟灑,甚至有點難堪,但被雨淋濕的土地還是會乾,曾經荒蕪的地方還是會冒芽出來。或許,我是說或許,因為這場大雨,逃脫憂鬱的憂鬱人,會抵達更有意思的下一站。


這篇文章寫給正在跟情緒奮戰中的漂流木們
嘿,我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清邁  「不正規」旅遊資訊懶人包  噹噹噹 請見如下

學按摩看這裡

找住宿看這裡

景點安排看這裡

【泰國.清邁】花費700泰銖,當24小時深山小村裡的泰國人


交通方式看這裡

食物中毒看這裡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襯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蠢女飛行日誌》大約每週更新一次,寫不出精細開箱文,但可以告訴你,屬於平凡人的荒野遊蹤是什麼氣味。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日本.大阪】犬鳴山溫泉,泡完湯再去搭飛機只要三十分鐘!|大阪溫泉住宿み奈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