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雋荖廚房是一間隱身在南投埔里市區的精緻私廚,初次遇見主人Gary,頗有種遇見《地獄主廚》戈登拉姆齊的既視感,標準高、臉很臭、很愛罵人。但,這張臭臉卻有著一顆溫暖熱情的心。


「嘿,Gary,我要訂星期五的晚餐。」
「跟老公來嗎?」
「對,好久沒去南投喔!」
「跑了這麼多地方,是該回家了,」


很自在的結束了臉書對話,我想,是啊,旅途中最溫暖的地方,就是每去過一個地方,就多了一個家。


***


我有個習慣,每一年都會去南投竹山的紫南宮求發財金。結婚後,我的習慣衍生出游氏夫妻的另一個習慣,那就是每一年都會為了去南投要住哪一間旅館吵架。


吵架的劇本不外乎是,我說:「好想住涵碧樓喔!」游先生湊過來說:「很貴噎,你慢慢做夢吧。」我們的個性相當「互補」,游先生慢條斯理,覺得看一看就好、未必真的要去做。而我卻是急驚風,列了長長的待辦清單不去實現心理很不痛快。


每一次我們總是吵架然後和好,我贏就住日月潭湖畔(但始終沒有重回涵碧樓...嗚嗚),他贏,去找更經濟實惠的選擇。


那一年我吵輸了,只好在airbnb上隨意選擇了一家埔里民宿叫做「雋荖廚房」。雖然帶點不甘情願,但說實在點,埔里沒有日月潭有無敵湖景,因此卻能用相對合理的價格,得到品質與品味兼具的住宿選項。


Gary的民宿位於埔里市區,附近就是很紅的巧克力名店。這棟透天厝是新成屋,不太對我這個老屋控的味口,不過屋內卻是很有故事,香氛繚繞、植栽蓊鬱。而且,住宿附上一頓餐點,對我這樣的歐巴桑來說更是具備吸引力了。


第一次拜訪雋荖時,準備吃晚餐的樣子。



***

晚餐時間,我們依約前往餐廳。即便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我還是記得很清楚。


所謂餐廳其實只是初進屋內的一處小空間,莫約只能容納七八人的位置。小小的餐廳理所當然地客滿了,坐下不到五分鐘,餐點就端上桌,是一盤綠咖哩,一盤豬腳,以及很豐盛的蔬果配菜。


健康新鮮,這樣的餐食很難不美味。狼吞虎嚥之際,一對情侶推門進來,與老闆交談了幾句,看來唯一空著的那桌就是他們預約吧。然後,整間餐廳的人都聽到餐廳主廚毫不掩飾的音量:「為什麼遲到?去門口罰站!」



在客人如皇帝的台灣服務業文化下,這樣的老闆也太酷了吧?我們雖然嘖嘖稱奇,但還是不免膽戰心驚,深怕下一個挨罵的就是我們。根據莫非定律,越是擔心的事情就越會發生,餐後我們去紙教堂兜風,返家卻發現我們不會開一樓的門,只好膽戰心驚地Call老闆來解救我們。


正當我們擔心挨罵之際,這位臉臭臭的主廚卻默默拿出了一瓶紅酒:「你們要喝一點嗎?」帶著受寵若驚的心情,我們在收攤的餐廳坐下聊了起來。這位臭臉主廚叫做Gary,是埔里人,講話有著濃濃的台中腔,早年是個雲遊四海的貿易商。


第一年蹭完早餐以後,在店門口與Gary的合照,哎,為何主廚變帥了,游氏夫妻卻崩壞了呢?

他的房子有怡人的香氛,他在店門口種香草,除了做菜,他還會做各種不同的蛋糕、飲品。他的無菜單料理相當重視健康與分享,如果你是六個人來吃,他就會端出六種不同的主菜,他最討厭別人遲到,是因為所有菜色都會在預定時間的五分鐘之前準備好,他想替客人上一桌熱騰騰的菜餚。


餐廳的樓上有兩間溫馨的房間,隨便指一尊室內擺設,Gary都能說出它在世界某一個角落的故事。店裡有一些畫是他自己畫的,有一些毯子是他自己織的,我個人認為,如果Gary漂流到荒島上,他可能比《浩劫餘生》裡的湯姆漢克撐得更久一些。


那一晚,我們聊到半夜,不知為何,就是感覺相當投緣。此後一年,我帶著全家人一起到雋荖吃過午餐,Gary打開了隱身屋後的小小包廂歡迎我們。然後他啟動全省走透透的主廚出走計畫,我也到台北場替他打氣一番。當然,我每年必備的明信片寄送計畫,也從基隆送到南投他的手中,好像,我們已經認識很多年一樣。


清晨的雋荖,空氣中飄著咖啡的香味。

臭臉主廚招待的暖心咖啡。
第二次帶全家人來玩....那是最後一次帶媽媽全家出遊。

***


總之,今年,我們又回來了。


旅途時間總是難以掌握,因此我訂了晚上七點的位置,最保險、絕對不會遲到。其實我們五點就可以從日月潭出發了,但我與游先生卻踟躕於要不要這樣做。

「欸,可以提早過去嗎?」我問游先生。
「可以吧?你問Gary。」游先生立刻把球丟回來。
「為什麼是我問!」「我怕被罵!」「#)*%&#*(^Y#&(#^......」


就在夫妻兩人撇清責任時,Gary倒是主動打來,叫我們沒事早點過去。後來,我告訴他這段怕被罵的故事,他哈哈大笑說:「幹嘛這樣!」下一句又變成:「罰站一下而已!」


這一次的雋荖,在雨中,但燈光還是好美。

Sorry把菜拍得這麼醜,所以我完全不能當美食部落客啊T_T

這天晚上的主菜是咖哩豬肉跟什麼我已經忘了,但我記得配菜是爽口的烤蔬菜,還有一碗熱熱的蒜頭湯,在變涼的季節喝來格外暖心。游先生是個挑食鬼,不吃南瓜、不吃芋頭,理所當然,主廚必須叨念一番。


吃得差不多了,另一桌的年輕男女,躡手躡腳地走近吧台:「請問可以打包嗎?」
Gary把頭探了出來,一臉厭世地問道:「打包?要打什麼包?」

我暗自猜測,他很努力沒說出口的話應該是,如果吃不完,那為什麼要打包?啊,完全沒變,這裡一切都還是如此熟悉,他還是那位愛罵人的主廚先生。


***


後來只剩下我們一組客人了,但還有一張桌子,上頭擺著Reservation的預約紙牌。


「欸,還有一組客人沒來噎?」我問Gary。
「哎唷,那是堵過路客用的啦。」他隨手就把那張的牌子收了起來。他每天依照預約量來採購食材,每次有過路客臨時闖進餐廳,幾經解釋仍然執意要吃東西,也是最令主廚生氣的Top 10排行榜。

接著他拿出一瓶啤酒,分成三杯,慶祝我們重新回到南投的家,聊聊這一年的經過。看到兩位男性都一飲而盡,我也不由得加快點速度。


「你幹嘛喝這麼快?」Gary看著我的酒杯問道。
「怕被你罵啊!」我戲謔地說道。


這位老闆真的很愛罵客人,雖然他應該不想面對這樣的狀況,但我真的很想看他嗆爆世界上所有的奧客。

據說有一次,一位眼睛長在頭頂的假貴婦在一個很奇怪的時間走進店裡,完全不看主廚一眼,只說:「四位!」主廚:「請問是預定幾點?」貴婦依然跳針地說:「四位。」主廚不客氣了:「五點半的預約是四位,六點的預約也是四位,請問你是哪一組四位?」

又據說,有一次奧客把主廚好意提供的加湯服務當成吃到飽,瘋狂要求服務生盛滿雞湯,甚至要求:「可以重新煮滾嗎?」主廚毫不畏懼地翻了個白眼,一邊在吧台忙碌一邊吼:「不可以!」據說當場,奧客立刻靜默。

今年與Gary合照,主廚瘦身有成,胎胎卻胖了十公斤=_=

***

是的,這麼兇悍不替奧客留點顏面,這位臭臉主廚的內心卻是細膩而溫暖的,對於老客人,他總是記得許多細瑣的小事。

比如,我的生日其實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了,他卻還是好熱情地端出一個簡單的小蛋糕,還有一個插著蠟燭的雕花芒果。三十好幾的年紀,不再期待吹熄蠟燭多了一個歲數,但還是覺得感動,何德何能,承蒙記得


我的生日蛋糕,以及特製生日芒果XD


「你說你們今天住哪裡?」Gary問。
「日月潭啊!我說要住你這裡,她就不要!」游先生立刻把握機會抱怨。Gary也就順著這樣的氣氛酸我幾句:
「哎唷,幹嘛去住那個池塘啦!」

對啦,你們兩個就盡量罵我,就跟我知道游先生嘴巴唸一堆但還是很照顧我一樣。我也知道,這個廚房的主人雖然臉很臭,嘴很壞,常常叫客人去罰站,但是煮的是真心,聊的是誠意,吃完以後,暖烘烘的不僅是胃,還有心。


對我來說,私廚這兩個字,不是什麼珍饈豪饌,不是什麼奢華高拐。而是一個熟悉的人,一股熟悉的味道。一個關心你的主廚,隨時對你說:「歡迎,回家吃飯。」

嘿,還真要感謝我戒不掉的那個池塘,讓我找到了南投的另一個家。



延伸閱讀|其他旅行中遇見的美好空間故事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襯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蠢女飛行日誌》大約每週更新一次,寫不出精細開箱文,但可以告訴你,屬於平凡人的荒野遊蹤是什麼氣味。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

留言

  1. 你看看你的文章,在我們粉專引起多大共嗚!

    回覆刪除
  2. 這是真的,我出差去埔里,終於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訂到三明治,不過是個三明治卻搞得過程驚心動魄,但是臭臉老闆從神秘箱拿出有質感的燙手(真的很燙),那種遞送溫暖就像家人來送餐深怕冷了的感覺。訂了兩款,本來要各留一半給老公品嚐,但我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就完封下肚了。哈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4. 一直想去雋荖廚房用餐
    之前台中爵士節有品嘗過飲品跟莎拉
    真的真材實料~~不過我當時覺得老闆很有氣質(難道一切都是假象?我眼睛業障重XD)
    因為飲品有些問題他很親切也很熱心的幫我處理~~
    超棒DER!!

    回覆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了這篇很想去朝聖耶!雖然有可能自己找罵,心臟似乎要很大顆,但欣賞老闆對食材的堅持,對客人的真性情,我想這也是有這麼多熟客會持續回籠的原因吧

      刪除
  6. Lin chin shien:
    看完這麼真實有畫面的文章,終於認真行動詢問家人有空的時間了,要好好預約一下拜訪臭臉老闆,畢竟從小臭臉,要臭臉惜臭臉 哈哈

    回覆刪除
  7.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8. 下次去池塘邊有地方可吃飯惹~胎胎是否要來糾一下XD

    回覆刪除
  9. 如此重視時間溫度的主廚,覺得好像找到命定的餐廳了,要趕快找時間去!

    回覆刪除
  10. 雋荖,猶如山城家鄉的"家"一般,既可雋好食又可雋好睏!

    與店長-Gary相交中,發現他是位有夢想的實踐者!呈現他的理念與堅持時,可就會有"臭臉"的出現,可能還會出言"教訓"一下!尤其是一等一的奧客!因此給人的印象,就成了"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

    然,所呈上的菜餚餐點,還有飲品,總讓人驚歎不已!美又好味!看了歡欣愉悅,吃了飽足開心!想當然是 主廚Gary的用心與愛心!即或是宅配物,都是如此!

    而,民宿的兩間房,是主人用心與暖心的設計與裝飾,每一樣的物品,包括窗簾...一盞燈...都是精心設計.雖有不同風格,總讓人安舒休息睡覺,也可靜心沉澱心境,或看書,或寫東西.

    看似"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 在"雋好食"與"雋好睏"所呈現一切,往往令人驚艷嘆息其中的巧思用心,與暖暖的愛心!Gary, 當然是位十足的"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

    他的堅持與熱誠,以他真實的自我呈現,了不起!

    回覆刪除
  11. 嗯嗯...真心感受的到~ (不能同意更多) 果然臭臉老闆的封號不是假的!
    雖然身為埔里人比較沒有機會親身去體驗住宿的部分
    可是老闆對於各式食材的用心及對於餐點的堅持,真的讓人很感動
    願意回到家鄉埔里,並且為了理想付出,肯定一定要支持呀~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