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8的文章

【中國.浙江】被淘寶餵養致富的偏僻村莊裡,我曾如此靠近「王倩們」|麗水|義烏|遂昌|淘寶村

圖片
中國P2P網路金融詐騙案越演越烈,甚至造成自殺案件頻傳。為何在年輕一代人心中,網路金融服務倒台會這麼嚴重?本文並非無批判政治,單純分享過去到中國浙江四級鄉鎮出差時所目睹,「王倩們」的成長環境。
我曾經實際接觸了後來的「王倩們」。

王倩是誰?今年下半年,中國P2P金融借貸服務陸續發生倒閉潮,造成許多血本無歸的民眾抗議求償未果,自殺事件頻傳,王倩也是其中一位。她因為被騙了20多萬元人民幣,大約台幣100多萬吧,數次上訪未果,最後悲劇地在九月選擇自殺。

折合台幣一百多萬元,王倩才31歲,這樣的年輕人到大城市裡頭再拼搏幾年其實錢都回來了,為什麼選擇激烈尋死?在王倩的遺書中提到:「錢不是最重要的,錢再賺就有了,」並指此事件讓她三觀全毀。(指: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2013年,我造訪了浙江省的三個小村莊,這三個小村莊,都有超過一成的人口在淘寶、天貓上開網路商店,並且每年營業額超過五千萬台幣,所以被稱為「淘寶村」。當時,我之所以想要去那裡看看,是因為當時準備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不斷向外釋出一個訊息:「阿里巴巴改善了農村與都市間的距離」。

這三個小村莊,距離王倩的家鄉浙江金華浦江縣,都是謝天謝地「只要」兩小時車程。真實造訪過後,我發現,如果我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王倩遇到的事情,真的,就是,這麼嚴重。
+++++

我永遠忘不了下鄉的那一天的衝擊。

我要造訪的村子是麗水縉雲縣北山村,在車輛呼嘯而過的高速公路路肩上,我與攝影師搭上當地代表人的車,心中忐忑不安,窗外風景從杭州的都市高樓一直到工廠民房,再駛進荒郊野外,草比車高,我真的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被綁架了,由此可知,這個北山村真的有夠荒涼。(想知道當時我的內心小劇場可以看另外一篇文章【十三顆小行星:麗水,下鄉】)。

趕在中午前我們抵達了北山村,這裡說有多偏僻、就有多偏僻。映入眼簾是稀疏幾棟土砌成的屋子,這兒不但沒有柏油路、連石板路都沒有,道路跟房屋一樣都黃僕僕的,村子裡沒什麼人在走動,唯有廣場上突兀地聳立著一個看板特別光潔,上頭寫著:淘寳示範村。


賣淘寶?在這個破村子裡?開玩笑嗎?但還真的。這些破敗的土房子裡頭,大部分都堆滿了貨物,打赤膊的年輕人在理頭理貨。還有幾間裡頭放了簡單的OA辦公家具,「嘎茲------嘎茲-------」點陣式印表機正在列印出貨單,「叮咚!叮咚!」淘寶上的通訊軟體好像叫做啥米阿里旺旺的,正此起彼落傳來買家的詢問訊息。

想像…

【好物推薦】一盞能抓住眼神的燈,直播也可以很有溫度|KING BEST 18吋LED環型攝影雙色溫補光燈

圖片
上半年結束《廢物旅行》新書分享會全台巡迴講座之後,我發現,跟讀者們閒聊的感覺實在滿好玩的,於是開始思索,在下一本書出版之前,要如何持續與大家互動。加上我的讀者大部分是已婚人士,家中有小貝比而不能隨意出門趴趴走的比例似乎也不低,於是我想到了「直播」的方法,透過網路大家偶爾聚聚聊聊。
於是我那兩週一次的直播節目「胎胎講廢話」就這樣上路了!
我家的燈光色調偏黃,而且並沒有太多直接光源,雖然居住起來很舒服,但若要直播就不是那麼討喜。最初還不確定大家想不想看我做直播時,我先從家裡的小物翻翻找找,自組打光工具。一個是小米LED手電筒,亮度夠但光源太集中,即便調到黃光還是面色慘白。另一個是那種直徑三公分的自拍美肌燈,整體來說太沒力了。
我也試過,把鋁箔紙揉得皺皺的做成反光板,再用高明度的露營頭燈來投射燈光。但,沒有腳架與雲台來控制反光板的角度,能夠直播的角度相當受限。此外,露營頭燈打出來的光超白的,我看重播都覺得自己很像鬼。
播完第一集我就開始上網物色補光燈。一查之下哇塞,種類好多喔!除了一般攝影師用的補光燈+燈罩之外,還有所謂的美肌環形燈、方形燈。這些燈都各有優點,但最後考量到我最大的用途是直播,使用的工具是手機。我覺得環形燈對我來說是最方便的選擇。
此外,由於我先前買過直徑三公分的自拍美肌燈,雖然199、299元就能買到,但除非妳只喜歡拍臉佔照片80%面積的自拍照,否則這一類的迷你燈其實還滿雞肋的。所以,一開始我就鎖定大直徑的補光燈,理想尺寸是16吋~18吋。
就在這個MOMENT,我非常幸運地得到KING BEST的體驗邀請,試用他們家的KING BEST 18吋LED環型攝影雙色溫補光燈。所以第一季的直播節目中都會把擎瀚科技標為Special Thanks贊助商。(至於會不會有第二季就看我個人有沒有虎頭蛇尾了哈~)
+++++

【泰國.北碧】純樸邊境小鎮,遇見過彎不減速的桑卡布里神車手。|桑卡布里巴士搭乘建議

圖片
從北碧到桑卡布里的巴士之路非常順利,讓我們輕忽了預訂回程巴士車票的重要性,回程那早車票全都售光,我們陷入一個非常有可能無法搭上飛機回台灣的窘境.....

桑卡布里的第三天,我們在泰國流連的第十天,在游先生受不了休妻之前,我終於要回家了。百般不願地起了床,吃完早餐、跟夢橋說再會。大約九點多收拾好行李,叫了一台雙條車把我們載回桑卡巴士站。
這天的行程就是坐一整天的車,從桑卡布里顛簸三個多小時到北碧市區,換車以後再顛簸三個多小時回曼谷,晚上八點我們預約了一間有附設三溫暖的按摩店,打算順便洗澡乾淨清爽搭上夜班機回台灣。
一般來說,泰國的小巴(mini van)機動性高,有時還得等多幾個人上車才會發車,因此我多半習慣早一點到車站,以防莫名等待時間耽擱行程。不過,今天我們時間抓得比較鬆,邊境小鎮人是不多的。三天前,我們大包小包走到北碧市區的巴士站,要買桑卡布里車票的時候,卻立刻就有車可以坐,司機立刻發車,車上還完完全全只有我們四個人。
「哇,五張票包車欸~~~真爽~~~」那台車又新又大,歐巴桑一般的我們沈浸在物超所值的喜悅中,殊不知,怠惰總是災難的前哨。
延伸閱讀| 【泰國.北碧】為了這座夢橋,我奔馳三百公里來到桑卡布里


+++++
還沒下車我就覺得不妙,小巴搭車處,站著、坐著、蹲著,滿滿是等待的人。
擠進店內找到淹沒在人群中的售票員,我們表示想要買一張到北碧巴士站的票,對方直接了當地說:「下午兩點。」什麼?現在才十點欸!售票員秀給我們看她手上的筆記本,確實,下午兩點之前確實有好幾班車,但全都畫上了刪除線。
掐指一算,若真的下午兩點才從桑卡布里出發,再在北碧市區換車,到曼谷恐怕也十點了,不但泡不到溫泉、按不到摩,甚至還可能趕不上飛機。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際,售票員指了一個方向跟我們說,大巴士站十點半有一班直達曼谷的車,叫我們快去看看來不來得及。
此時已經十點二十五分了。我們拉著大行李箱、背著背包,行動遲緩。於是我把背包跟行李箱丟給大家,輕裝簡便奔跑去巴士站一探究竟。
巴士站前頭確實停了一台大巴。但我得到了三個壞消息。第一個,這台巴士是窗戶全部打開的那種老舊車種。即使這台車上面有冷氣機肯定也是不涼的。大巴行駛起來又晃又慢,雖然比小巴早了幾個小時出發,但什麼時候會到曼谷......沒人說得準。第二個壞消息是,他們說這台車不是去曼谷、也不是去北碧市區的(那是去哪???天知道!!),去曼谷的車得等十二點才發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