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蟲林蛙雨。

蘭嶼行首日天黑前,我們並未真實體驗這座島的生命力量(Photo by Tea Lin /Olympus EM-5)



蠢女旅行向來隨興所至,定完交通與住宿後就不排行程也很少時間做功課,直到抵達蘭嶼的那一刻,才開始真正認識這座島嶼。我只知道這座島比綠島大、比綠島遠、也比綠島原始許多。

第一天,民宿老闆丟了兩台機車給我們趴趴走,打開車箱──裡面沒有安全帽?不過想想,老闆的汽車後窗也是個大洞沒有玻璃啊。老闆說第一天就四處環島走走,腦波很弱的人就聽命上路,天氣還算不錯,巨大的礁岩、一望無際的大海、著實讓我醉心。心想:「這裡真是個度假的好地方呢!」一路走走停停、躺躺拍拍、樂陶陶是也。

未受蟲林蛙雨攻擊心情愉快的天龍國人(Photo by Tea Lin/Olympus EM-5)
下午的末端,蘭嶼高中有許多年輕的孩子正在練習棒球,為了過兩天全島大事──各部落間的棒球比賽而加緊練習。我們小心翼翼爬過很長一段潮間帶的礁岩岸路,在很接近海面的地方,看著暈紅滿天的日落。再來我們就近吃了牛肉麵,電視上放著烏龍派出所,這裡收訊不錯還能上上臉書。酒足飯飽後討論討論,先回民宿梳洗後,稍晚再出來街上找酒喝。啊~一切如此愜意、美好。






但天黑後,這座蘊育無數生命的島,卻派出了強大昆蟲部隊,給了假天真假浪漫的天龍國人一頓震撼教育。


首先,我們發現天上飛滿了隱翅蟲,牠們拋頭顱、灑熱血,一隻接一隻的朝我們衝來。蘭嶼路上本就沒幾盞路燈,雖然車燈應有勾起牠們的撲火慾望,但其數量之多、密度之高,我想就算關掉車燈以時速五公里前進也還是會被大軍攻擊。由於坐在機車後座,本人驚嚇指數還沒飆高。(而且我還有大鏡片的太陽眼鏡+超大3M口罩護體),但前座騎車的友人突然遭此攻擊,數度大喊「我要崩潰了!」差點騎不下去。

再來,路上出現巨量青蛙。我們的視線範圍僅及機車車燈照射範圍。所以當馬路上出現正在靜坐的青蛙、都是一、兩公尺之內的事情,我指著青蛙尖叫、友人跟著左拐右閃,過程驚險不打緊,當青蛙數量多到根本無法閃躲的時候,本人也跟著崩潰了。「不管妳們是不是保育類動物,我們也沒辦法了!」當我們下定決心以行車安全為宗旨時,對向車道終於出現一盞路燈,我想我永遠沒辦法忘記在那圓弧型的燈光舞台上,蹲滿了密密麻麻的青蛙,牠們像是在等待一場演唱會的開幕。

我不是戰地記者,無法於蟲林蛙雨拍照;
只能用這張神庇佑村子的照片來形容此島生命力的飽滿旺盛。
(Photo by Tea Lin/Olympus E-M5)
喔對,隱翅蟲還在持續攻擊著我們呢。短短十幾分鐘的路程,感覺像一個小時那麼遙遠,當我們終於抵達民宿,朋友已徹底崩潰的馬上衝進房間洗澡,我看著他的正面,心中有點慶幸我沒有駕照不會騎機車,因為他身上停了起碼兩百隻壯士斷腕的隱翅蟲、毫不誇張。

在我們驚魂未定時,民宿主人來敲門:「你們要去夜觀嗎?隔壁民宿帶的夜觀很有名喔!」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很有默契一起答道:「呵呵我們有點累想在房間休息啦!」。喝酒?拜託!誰再叫我去路上騎車我就殺了誰...

讓天龍國人緩和一下受驚的情緒吧我們剛剛已經透過猛烈直接接觸法,了解這個島的豐富生態了……對於平常在天龍國塞在車陣中的天龍國人來說,剛才十五分鐘的蟲林蛙雨與其說是恐怖、不如說是對於自然的震撼,這一切不像是真的、彷彿虛幻的一場夢境冒險。

當然,最後我們握有兩項證據知道這絕對不是海市蜃樓。第一,洗澡的時候,跟著水柱從頭髮裡面沖出來的十幾二十隻隱翅蟲屍體。第二,隔天早上晴空萬里,地上有許多被輾成印記的青蛙乾。


好吧,真是個下馬威,這座大大島。

攝於去程飛機上,大大島,超乎天龍國人的想像。(By.LCA+)


註:在蘭嶼待上五天,儘第一天有蟲蟲危機,民宿主人和曾住在蘭嶼好幾個月的朋友也都沒碰過如此誇張之攻擊行動,故可能為特殊案例,有意願前往者切莫因此打消念頭是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