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失落的海星星



靠著這條繩索,就能讓開元港的海星星在水波間漫出見人。
(Photo/Tea Lin  by Olympus E-M5)

在蘭嶼的假期尾聲,是清明連假的開頭,島上民宿大客滿。因此,最後一天晚上我們從紅頭村換到朗島村。那天晚上我們在外頭喝了點小酒回到民宿,原住民老闆小鐘邀我們一起去夜觀、沒想這麼多就意外上路、再花一個小時環島一次。

雖然白天我總能跟山羊一樣瘋狂爬高,但到了夜晚反而卻得了夜盲症。同伴戴在頭上的照明燈光、颼颼的風聲、黑暗的巨大礁岩,都在酒後放大放大侵犯感觀知覺,我頭殼裡的小宇宙開始不受控制地鼓譟鬧事、很不舒服。昏沉之中,我對甚麼白蝸牛和椰子蟹或者角鴞都沒留下甚麼好印象。(尤其永興農莊有點陰森可怕啊……)但卻對一個名字留下深刻印象──「海星星」。

如今開元港只停著小小船隻。
Photo by Tea Lin /Olympus E-M5
在開元港,那個早年台電的專用港口,現在早已疏於照管、但防坡堤邊牆上還勉強可辨識,當年這裡是「運送核廢料專用」。機車熄火、手電筒關上、所有燈光熄滅,一群人排排坐在碼頭邊,萬物悄然,小鐘在一旁拿起綁在碼頭邊的繩索,啪踏啪踏用力攪著水面。

 「海星星呢?」同行中不認識的男孩不斷、不斷問著。微弱地,在深黑的水潭裡,出現明明滅滅幾絲綠色螢光。這和澎湖的夜光沙應該是同一種原理,海中的浮游生物(藻類),水波蕩漾時就會反射出綠光。之前國家地理雜誌也刊過一張馬爾地夫的「藍眼淚」,不過,「藍眼淚」在攝影師的呈現下,是整片沙灘都發出藍色螢光,而我眼前綠色螢光則是忽明忽滅、力不從心似的,和小鐘使勁的力道呈現極大的落差。

馬爾地夫的藍眼淚。(取自BuzzFeed
「不知道為甚麼現在越來越少了以前很多啊。」我頭很痛,可是我聽到小鐘嘴裡的嘟囔,突然覺得這個黝黑的主人,有些像是長大的Pi。他口中的以前,或許正是他的年幼,我腦中幻想,他站在這個被禁止戲水、停泊其他船隻的港邊,入夜的海洋景色,或許正如同少年Pi的場景一樣,蘭嶼只是一艘被千隻億顆海星星環繞包圍的小船。


如今台電的船不再入港、核廢料卻無法離開,沒有人知道為甚麼,但,海星星、變成流星,卻是事實。碼頭另一端傳來繩索撥水的聲音,又是一組想看海星星的夜觀小隊吧。臨走前,我好像聽到他嘆了一口氣。「走吧,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帶頭的小鐘突然急煞車。毫不遲疑的往路邊的地上一抓──好大一隻椰子蟹,一如他聽到角鴞的叫聲就可以立馬用手電筒照向牠所在的位置,敏銳度高的嚇人。我們還遇到兩個穿著潛水衣的阿桑,她身上揹著的小捲應該有四分之三個人那麼高,補魚高手聽到我們的驚嘆聲,靦腆笑了笑,笑容就像我巷口賣彩券的阿桑一樣。這裡的人生活的方式跟我們是那麼那麼不同,可是、可是,為甚麼這個世界急速向前爆衝的代價、卻要讓這些靠著自然生活的人不明所以的去感受。



噢,風很大,我的頭更痛了。

 


開元港斑駁牆上還能看到"運送核廢料專用"的字眼。
(Photo/new hTC ONE)
註一:開元港位於蘭嶼儲存場不遠處,當年為台電運送核廢料專用、石壁上均有殘跡可證,在停止把核廢料送到蘭嶼之後,這個港口只有幾艘小船停靠,其中一艘小船的主人跟我說,飛魚祭時,有些船也會從這裡下水。

領了參觀證就可以去當X教授囉!
Photo by Tea Lin (Olympus E-M5)


註二:蘭嶼儲存場有開放參觀,下午五點前跟警衛室換證即可進入其中看一部約十分鐘不知所云的台電廣告(大概就是球員兼裁判地告訴你核廢料在這裡很安全、蘭嶼人很健康啦)。雖然無法進入儲存場內部,不過可以稍微再近一些看到這些假裝很安全的的綠色大屋頂。

放在你家旁邊,好不好?(Photo by. NEW hTC ONE )

留言

  1. HI~~你說的這邊叫龍門港喔~~
    我們2013年8月13日剛回到台灣..
    前兩晚還是有看到海星星~
    真的很壯觀..我上一次看到是在20年前的墾丁..
    現在墾丁整個絕跡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日本.大阪】犬鳴山溫泉,泡完湯再去搭飛機只要三十分鐘!|大阪溫泉住宿み奈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