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8的文章

【美國.紐約】我在旅行中的危機意識,來自於被帝國大廈保全騷擾的經驗

圖片
一個人旅行有危險嗎?當然會。但我總覺得一個人如果沒有危機意識,連活在家裡都會有生命危險。第一次意識到女孩單人旅行其實也是有風險的,是我在紐約旅行中得到的經驗。
這是一個多年前的故事。那時的我出社會沒幾年,在某個冬天得到機會去紐約出差。跟著邀約此行的廠商走行程,工作行程排滿檔,帝國大廈是少數偏向觀光的行程。帝國大廈耶,即便冬日嚴寒,我還是開心不已的穿梭於室內、室外,不斷拍照。
太過於興奮了,沒有留心旁人,很丟臉地一頭撞上帝國大廈的保全人員。這位保全是一位身型高大剽悍的黑人,在嚴冬裡頭穿著一襲長大衣,矮小的我感覺自己撞上一席鋪了絨毛的牆。
「抱歉。」我很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我沒有任何種族歧視的意味,但我一直很怕黑人,我曾經有過一位英語老師也是黑人,一開始我真的很怕他,他問我為何,我說:「我總覺得你在瞪我。」老師想了想以後導出結論:「可能我的眼睛被我的臉襯托得很白吧,」
眼前這位黑人保全沒有生氣,對我咧開嘴一笑並問我從哪裡來,我回答「台灣,」,便點了一個頭匆匆離開現場。

後來我又在室外觀景台遇到了這位黑人保全。他替我詳細講解了紐約天際線上的各種導覽,也跟我小聊了一下天。他說,他來自海地,每個海地人都知道台灣這個國家,因為台灣送給海地的兒童許多玩具。而他,也是拿著台灣提供的獎學金(之類的)來到紐約讀醫學,他在帝國大廈打工,他的家人也陸陸續續都來到了紐約。
到這裡都是溫馨的旅人故事,但慢慢的我開始覺得不對勁。比如,在解說紐約天際線時,他曾經問我住在哪間飯店,因為那出差是廠商安排好的媒體團,加上我忙於工作根本沒認真看行程表,我是真心答不出來自己住在哪,但海地保安問了好幾次,讓我覺得很奇怪。
其實我們聊天也不會超過五分鐘,不足以到產生多大的情誼。然後他問我待會的行程,並表示自己再過半小時就下班了,想要請我吃飯。我趕快回絕啊,對方的體型可是足夠單手把我折斷那樣的巨大耶,他又問我明天呢,後天呢,我心中的警鈴大響,正好一位同團的男性記者經過,我向他使了個眼色,他很聰明,便過來跟我說:「快要到集合時間了。」
然後最誇張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我從室外走進室內區,並且繞行到離場的電梯附近時,這位老兄又出現了!而且他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他的電話號碼!還落下一句:「我真的很想認識妳!」然後就迅速走掉。
很明顯這是一種搭訕。我當然沒有加入他的電話號碼,但是,後來這位老兄還是找到了我的臉書帳號,應該是在帝國大廈的臉…

【馬爾地夫】馬爾地夫跟我想得不一樣之空拍機墜海記|居民島日常生活.探險篇|

圖片
馬爾地夫應該是個很浪漫的地方?未必喔!在沒什麼人跡的居民島上,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是在島上四處探險兼耍廢。雖然我過得很自在,但我先生卻是倒霉事連連不斷,先是大曬傷,甚至連空拍機都掉到海裡去了!

其實從游先生的角度來看,這場馬爾地夫之旅應該還滿災難的。第一重災難當然就是他到了島上才發現原來這裡交通成本這麼高,不過這是他自己出發前沒有認真聽老婆說話,怪不得別人,但,後面發生的諸多災難,我只能說.....這人還真的滿衰的。這篇就來說一點游先生在馬爾地夫發生的倒霉小故事吧。
衰小之一:無法生小孩的馬爾地夫
馬爾地夫....感覺是個很浪漫地度蜜月所在吧?應該可以用力的生一下小孩才對?
No,no,no....(搖手指),事情要從我們抵達馬爾地夫的第二天說起,那日我們與民宿約好九點出發去沙洲野餐。
當游先生說他想擦身體防曬油時,已經快要九點了。我想說外衣都已經穿上了,重新穿脫一次就來不及準時到櫃檯集合,於是我把身體防曬油丟到包包裡,想說到了沙洲上再一起處理吧。
呵呵,但是我沒有丟準,防曬油就這樣落在床上。以至於我們的沙洲野餐日除了老公失蹤、老婆氣哭之外,找不到防曬油的兩人身體都遭受馬爾地夫烈陽的強力親吻。
黑肉底如我只覺得皮膚有點痛,但游先生細皮嫩肉可沒這麼幸運,整個大曬傷,前胸、後背、手臂都曬得紅通通的,每個晚上他躺著睡也不是、趴著睡也不是,最後只好側睡,把與床接觸的面積盡量減到最小。
連碰床都會痛了何況是人體摩擦,所以傳說中的小蜜月我天天被打入冷宮,根本沒機會生小孩啊XXDDDDD

延伸閱讀| 【馬爾地夫】蒂芬尼藍的海水配上潔白沙灘,我....又想殺夫了...


衰小之二:曬傷以後發現島上所有娛樂活動都要曬太陽
曬傷後的游先生等同半殘,雖然內心驚歎怎有男人嬌嫩至此,但畢竟是我沒有丟準防曬油,做妻子的人還是會心虛啊。
「不然,我們參加渡假島一日遊行程,好像比較不會曬太陽?」許多居民島的民宿都有這樣的行程,把民宿客人載去渡假島上面吃飯、喝酒、游泳,然後晚上再如南瓜馬車一般把客人載回居民島的飯店睡覺。此類遊記在網路上也如過江之鯽一般多,顯見是相當尋常的服務。
但是櫃台的人說他們沒有這種服務。我大驚失色想說疑怎麼會這樣呢,可能我英文不好人家聽不懂吧。於是,我請潛水店的日本教練替我們詢問看看。
日本教練說:「台灣客人詢問你們有沒有載他們去渡假島的服務?」 民宿櫃檯:「有!」 日本教練:「隨時可以出發嗎?還是要先預約?」 民…

【馬爾地夫】蒂芬尼藍的海水配上潔白沙灘,我....又想殺夫了...|無人島.沙洲野餐|Fuhadhoo

圖片
游先生大概很怕我找不到下一本書的題材,不斷把我的憤怒值練到最高等級。我最期待的馬爾地夫行程「沙洲野餐」,雖然一如想像中的美麗,但,我卻在蒂芬尼藍的海水與潔白的沙灘上,活生生氣哭了......



開往居民島的快艇上,我成為被摔打一萬次的死魚。兩個小時如魚肉在沾板上瘋狂拍打的快艇狂飆,再加上五分鐘小艇的接駁,我終於看到Fehendhoo島上的陸地了。民宿經理開著高爾夫球車載我們到民宿。其實這只是一個形式,因為從碼頭走到民宿大概五分鐘路程吧哈哈。我們先在Lobby辦法入住手續,需要付清所有款項。

「這些是什麼啊?」游先生轉頭問我,帳單上洋洋灑灑列出來的是什麼碗糕。在訂房網站上看到的不一定是含稅全額,付款的時候要一項一項對清楚喔。除了10%服務費及12%政府稅之外,還有每人每晚6美金的環保稅,從首都馬列來回島上的交通接駁費用也要一併付清。

我逐一解釋完之後,游先生指著其中「雙人房半餐食四晚住宿費」這一項跟我說:「我已經在訂房網站上付過錢了。」

「真的嗎?你確定嗎?」我再三問著游先生,他都斬釘截鐵地說:「對」。以往我們出門,都是我在Agoda上訂房。不過F島這家民宿只在 Booking.com上架,因此交給游先生處理最後下訂的動作。我試著跟民宿員工解釋這個狀況,他們看起來也很疑惑,開始尋找有能力處理此事的人----A找B,B找C,C又回來跟A機哩瓜拉,最後A拿出手機不知道打電話給誰機哩瓜拉。此時此刻,游先生也開始在信箱裡試著找出信用卡帳單確認這件事情。

天啊,第一次在訂房網站上出差錯,竟然是在天涯海角的馬爾地夫小島上,我該如何是好?腦中冒出許多在島上錢被偷當地警察根本沒在處理的負面遊記,整個場面讓我非常焦慮。(當我了解F島的結構以後我發現自己白擔心了,因為這個島根本沒有警察局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婆....沒事了。」突然,游先生冒出了這句話。

恩,最後的結局就是他記錯了,Booking.com只是先取得信用卡授權,實際上必須直接向飯店付款。天啊!幸好我們剛剛都非常友善沒有奧客行為,我趕快鞠躬哈腰跟面前這幾位人仰馬翻的馬爾地夫人道歉。



進房間以後,游先生不斷碎碎念說:「天啊!為什麼一個晚上住宿費只要2000多塊,但是交通費比住宿還貴?」我其實還滿想殺他的,因為出發前我明明有跟他行前教育過,馬爾地夫的交通成本最高啊,而且,如果我訂的是一晚九萬八的四季酒店,你是不是就不會抱怨交通費比住宿貴???

但…

廢物旅行_To.那些旅途中讓我們憤怒的廢物們【全台巡迴新書分享會】

圖片
|本書介紹|

旅行是很考驗感情一件事情,跟爸媽或伴侶出去玩,更是考驗的最高級。「廢物旅行」一書中除了有與父母、伴侶的旅遊提案之外,還有許多出遊過程中的各種想殺人(崩潰、翻白眼)的趣(鳥)事,內容非常的爆笑,絕對讓您邊看邊點頭說:「對,就是這樣讓人生氣!」。

✽帶爸媽出遊可能的地雷有:

❏詢問要吃什麼總說:都好。到了餐廳卻開始嫌東嫌西。 ❏總在奇怪時間點喊尿急,例如剛搭上歐美地鐵的那一刻。 ❏想在颱風天去觀浪、在人很多的古蹟前面脫隊,各種脫序行為屢勸不聽。 ❏做牛做馬旅行結束後,跟你說三姑六婆推薦某某景點你怎麼沒帶我去。 ❏噯喲,這好貴,那也好貴。(不用解釋了吧)

✽跟老公旅行前大概會崩潰的是:

❏拎著大包小包搭上機場捷運後,突然很溫柔的說:「…我好像忘記帶護照。」 ❏跟一尊佛一樣,不點餐、不找路、不開口進行任何溝通。 ❏奇幻美景當前卻幫你連拍了20張醜照,還說,妳本來就長這樣。 ❏站在伴手禮名店前覺得沒什麼好買,但是回國以後卻怪妳買不夠。 ❏無法融入當地環境。在夏威夷海灘抱怨怎麼這麼曬?在歐洲說他想吃天婦羅。

如果對於以上描述非常有共鳴,不要懷疑,你應該翻開這本書+聽這場分享會


|全台巡迴分享會日程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