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母之路】打倒大魔王!焦慮症孕婦的剖腹生產小劇場|基隆長庚生產經驗 剖腹產 基隆長庚單人病房 黃怡儒醫生|


經過漫長的等待,我終於在2021年10月底在基隆長庚醫院生下這個一臉諧星樣的天蠍男子,因為心理狀態我選擇自費剖腹,謝謝醫生尊重我的選擇,雖然手術過程情緒波浪起伏有點狀況,但幸好一切順利。謝謝長庚婦產科黃怡儒醫生,一路陪伴我成為一位真正的媽媽。

「我們要準備出發了。」工作人員出現在眼前準備把我運送到產房,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視角,醫院的天花板與燈管在眼前一一滑過,電梯門開關的機械運作聲突然變得有些大聲,我的心跳開始加速。

游先生總在老婆很狼狽的時候興起影像紀錄的興致
生產也不例外,此時我真的豪緊張喔。

在產房的等待區,婦產科跟麻醉科的護理師輪番來簽了很多同意書,我的產檢醫生也出現問我「一切還好嗎?放輕鬆喔。」其實我已經忘記當時我回答甚麼了,隔著布簾的附近有一位產婦正在呻吟,另一位正在吃便當。

而我腦袋裡想的是:手術會順利嗎?麻醉下針會有多痛?萬一麻醉了還是會痛怎麼辦?孩子長甚麼樣子呢?產後會出多少血?..........這些問題混攪在一起,就是一片很大、很虛無的空白。

準備去生產時,拍了這張照片,
好像要去旅行,事實上也是,
走進有孩子的世界,
大概是比去印度定居更難的挑戰了!

+++++

前一天下午入院時,我在電梯裏頭我對著鏡子拍下我與我的肚子與游先生的合照,晚餐則很愉快地吃了麥當勞的麥克雞塊餐,一邊吃不忘一邊告訴肚子裡的小人「趕快吃喔,再來你會很長一段時間都只能喝奶喔...」看起來很愜意,但其實心中感覺非常不真實,這種不真實感從幾週前登記住院、做麻醉評估就開始了,很難想像,這280天的旅程已經邁向最後關頭了。

生產前一天拖到傍晚才去病房報到的逃避拖延症患者如我

我是一個有憂鬱病史的焦慮恐慌人,雖然不算特別嚴重,但人生中已經體驗過相當多次急性恐慌發作,在穩定服藥之前,每隔幾年就會有類似斷片的大發作,我非常害怕充滿不確定性的自然產過程會讓我崩潰難產甚至死掉,即使我知道應該不會真的死掉,但,恐慌發作時那種覺得自己快死掉的感覺,恐怕也足以讓我產生鬼門關前徘徊的創傷。

我並不滿意健保不認同心理問題也可能影響自然產的成功率,但至少我的產檢醫生可以同理我的擔憂,所以,我最終選擇在38週當天剖腹生產,也就是此時此刻,我最害怕的大魔王要出現了,我要怎麼在被切肚子的時候保持鎮定?

第一晚沒有單人房,但我帶了追劇神器A_A (在月中也非常實用喔)

很快地,我被推進手術室,游先生在外頭等候。手術室很大、很冷,大家把我從病床上挪移至手術台上開始進行各種固定並且綁上各種偵測設備,我沒有動過這種要切割縫合的手術,他們動作迅速流暢但我覺得窒礙難行,我試著詢問身旁的護理師:「你們等一下會跟我聊天嗎.....?」

我忘記她回答甚麼,麻醉醫生就出現了,我被引導捲成蝦子狀打麻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忙著對付心裡的小劇場,網路上很多人說這針很痛,但我只是感覺一股酸意,接著一股涼涼的感覺擴散全身,慢慢、慢慢地,雙腳慢慢地失去感覺。

然後我被翻回來正面,可能麻藥效果還沒完全發揮,插尿管時非常非常地痛,而且還被插了很多次讓我很想罵髒話,但我沒有太多時間生氣,因為有一塊綠色的布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在圖片裡或者一些影片中有看過,大致上就是要製造出無菌的手術區塊,可是我沒想到這塊布離我的口鼻這麼近,加上麻醉副作用之一,嘔吐也在此時出現,努力克制已久的恐慌感就這樣一瞬間爆炸開來。

這應該是手術前一天深夜拍的,也是最後一張肚子裡有寶寶的照片~~


+++++

「我想吐!!!!」

我覺得我是在大吼,但聲音應該很微弱,我很清楚自己連控制吞嚥的動作都做不好,嘔吐物湧上來哽在喉嚨無法動彈,那種窒息感就像溺水一樣,咕嚕咕嚕的泡泡在耳邊作響,我開始覺得我會死在這裡,即便用盡全力掙扎但仍不斷不斷下沉,腦袋想著,啊,如果現在死掉,寶寶怎麼辦?外面的游先生會不會很傷心?以後誰照顧爸爸?

我不知道自己在現實世界表現出甚麼樣子,但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麻醫在不遠處出聲:「這是麻醉藥的副作用,很正常,妳不要緊張。」在我頭的方向,麻醉護理師環住我的頭,讓我側臉把一些水狀的東西吐出來,她很溫柔地說:「媽咪深呼吸,我們一起深呼吸。」我也努力地對自己喊話,那些快死掉的感覺都是情緒製造出的假象,不要被欺騙了,專注,專注在快要見面的寶寶身上。

然後,像是浮出水面一樣,我終於可以比較鎮定呼吸,去觀察正發生的一切事情。

其實我不太確定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我記得下刀的時候肚子完全沒有感覺,我記得自己的身體像是一塊牛排正在被切塊在手術台上微微地晃動,我記得主刀醫生的臉會越過那塊綠色的布看看我,問我還好嗎,我記得耳邊有輕盈的西洋老歌音樂播放,其實這音樂已經播很久了,只是我現在才有辦法認知這件事情。

「媽咪,我們會壓一下肚子,忍耐一下喔。」那位溫柔的麻醉護理師跟我說。當下只感覺手術台好像地震在晃,以及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肚子。不過事實上應該超級用力,因為麻藥退了以後,我的左肋骨足足痛了快兩個月才見好....。

隱隱約約,我聽到有人說,哇,頭好大。也因為他頭有點大,所以肚子被壓了好幾次才順利把寶寶抱出來。我聽到他們在拍嬰兒的屁股,心裡開始讀秒,要哭了嗎?怎麼還沒哭...怎麼還沒哭....大家怎麼都不說話....他還好嗎.....天啊....他再不哭...我就要崩潰了.........。

我跟主刀的黃醫生說:「一定要讓我比我老公先看到寶寶喔!」
本來想說只要看到就心滿意足,
完全沒想到可以在產房跟寶寶第一時間拍合照!
(但他這張真的超級諧星的XD)

從「抱出嬰兒」到「聽到嬰兒的哭聲」,我覺得這段時間好長好長好長。還好,在我崩潰之前,遠方傳來嚶嚶的細微哭聲。大家開始非常歡樂的接續收尾的動作,量體重的人說:「喔!3760!53公分,腿很長喔!」「如果放一個禮拜再剖,健保就給付了啦!」「胎脂好多喔!」「超可愛耶!!!!」突然之間,我好像跟得上他們的節奏,感受得到音樂的輕快了,天蠍男子游小龍,成功降臨這個世界。

孕期自詡為理智派孕婦的我,此刻躺在手術台上聽著孩子斷斷續續的哭聲,竟然也流下眼淚,在嘴裡默默地跟在天上的媽媽說:「媽媽,我也當媽媽了...」

千叮嚀萬交代游先生,
看到小孩以後,一定要記得把打卡小牌拿出來,
象徵寶寶來到地球打卡報到啦!!
(聽說醫生看到這個牌子有點傻眼XD)

+++++

緊繃的神經放鬆之後,我開始進入很嗨的狀態。

看著醫生抱來那隻扭來扭去的小生物,心想,疑?這個就是整天在我肚子裏頭滾來滾去的那傢伙嗎?原來你長這樣啊!被推出手術房,重新回到恢復室,吹著機器送進被子裡那熱熱的風,寶寶被送來趴在我身上,我又想:欸、不是說會有甚麼尋乳反應,根本沒有啊,這傢伙就是在我身上蠕動而已。後來游先生與寶寶去辦住院手續,我還是沒有睡意,於是滑開手機開始回訊息:喔我剛生完啦,現在還在恢復室退麻醉,小孩很胖喔(立刻傳照片曬嬰),喔喔有人來清血塊了待會再聊......。

左圖:等待推進手術室時,游先生叫我拍照,可以看見本人面色非常凝重。
右圖:恢復過程中讓我跟寶寶肌膚接觸,可以看出本人非常嗨。


我就這樣一路嗨到半夜才睡著,晚上醫生來巡房時還開玩笑說:「看到你在滑手機,就知道應該恢復得不錯喔...」接著為了去嬰兒室看小孩,下午一點開完刀晚上九點就下床走路,第二天可以用腳趾夾住手機遞給手(圖片我放在文章最後面XD),第四天就咻咻咻疾行出院並變成一頭乳牛,那個生產前信誓旦旦要馬上退奶的我,毫無預警地失控用母愛暈染了整個世界。

第一次下床紀錄。(看起來很帥,但其實下床的時候產褥墊歪掉,血塊批哩啪拉掉一地....)

這麼認真練習下床,就是因為要去嬰兒室看寶寶。
生產當下因為疫情,長庚不推動母嬰同室也不開放親餵,
每天只能在某個時段去探望寶寶。

只要能到達彼岸,所有情緒就都只是途經,這就是我真正成為一位母親的開始。我覺得自己挺帥的,相信手術房第一排搖滾區的豬媽以及游家的祖先們,應該也這樣覺得吧?

住院期間的餐點都是由大姑們製作,公公親送到醫院,
看到貼心的紙條真的很感動,我擁有很多很多很多愛。

游先生表示:為什麼我是吃泡麵?
廢話因為生小孩的不是你啊!!!!


備註:
非常感謝基隆長庚醫院婦產科的黃怡儒醫師,麻醉醫生以及八樓產房與九A護理站的所有工作人員,尤其是那位溫柔地給我打氣的麻醉護理師。

孕期有許多人知道我的身心狀況,都推薦我到知名的診所去生產,說服務比較好、設備比較舒適。但我一方面懶、一方面也很相信這一路上產檢時所培養出的醫病關係,當然不免擔心在醫院生產會面對老舊設施與冷冰態度,不過,我必須要說,完全沒有這種事,從生產到出院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給我滿滿的安全感。

大部分的人我都不記得面容相貌,可是我要非常誠摯地跟你們說聲謝謝!

還算明亮的七樓病房。

長庚婦產科只有健保房跟特等單人房兩種選擇,
這是單人房的全貌,空間非常大.....

廁所的部分,乾濕分離,雖然難免還是有種醫院感,
但剖腹產後可以有獨立的浴室已經非常感恩了!

腳拿手機紀錄照。
(結婚以後我才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用腳趾撿東西欸!)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2022年升格路人系廢物媽媽。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獲得更多平凡人的荒野遊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