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旅行者的心中,都有一個最想感謝的陌生人



在這個網路無國界的時代,要與旅行中結識的朋友保持聯絡可說是輕而易舉,但是,總有幾個陌生人,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的交會,但卻能讓你內心溫熱澎湃,將他的身影存在腦海中很久很久。

比如這篇文章,是寫給一位,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馬來西亞計程車司機。(但是主圖是柬埔寨的UBER版嘟嘟車....XD)

在新加坡之前,我們才剛結束閒適懶散的泰國華欣之旅,從曼谷搭飛機到新加坡樟宜機場,打算今晚搭最後一班跨境巴士到馬來西亞新山過夜,隔天再去馬來西亞樂高樂園。上飛機是凡事慢慢來的樂天泰國,下飛機就來到講求效率的快節奏獅城。一時之間,還真有些不習慣。


高效率的副作用,就是人情味淡薄嗎?


我們領好行李出關,已經晚上八點。雖然網頁上載明末班車是九點半,但機場的跨境巴士售票窗口已經下班。游先生試著跟隔壁一間旅行社的櫃檯詢問,不過,那位老兄正在玩手機遊戲,頭抬也不抬只說:「I don’t know~」

確實,隔壁櫃臺已是不同公司,我們的需求與他無關,自己想辦法。我們跑去巴士上車月台,那裡停了很多台巴士,我們試圖跟一台巴士上,另一個正在玩手機的司機詢問,是否能夠投幣搭車。

敲敲玻璃,司機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好吧,還有四十分鐘,應該是司機的休息時間吧。我們拉著行李回到機場裡的售票櫃檯,這次換我上場,想說女孩子應該比較有人理會吧。果然,我得到的待遇比游先生稍微好一些,那位老兄抬起頭,指了一個方向說:「去問機場旅遊櫃檯。」

旅遊櫃檯告訴我們,雖然售票櫃檯下班了,但是還是可以投現金搭跨境巴士。於是我們又再度拖著行李回到巴士月台,一位在附近閒晃的華人阿伯問了我們要去哪,幫我們敲敲司機的玻璃,想確認是否在此搭車。阿伯敲車窗敲得很大力,但司機依然不願意開金口,他對著我們比了比手錶,噢,還有二十分鐘,新加坡果然是個非常守時的國家。

阿伯吃了閉門羹,惱惱地往旁邊做了「我呸」的假動作,又對我們說:「好吧,你們等開車時間再問他吧。」

「他們怎麼這麼冷漠啊?」雖然總是抱怨老婆怎麼這麼愛去泰國,但游先生顯然也被泰國人的熱情笑容慣壞了。我們都很清楚,每個國家都有他自己的風貌與個性,但畢竟我們剛從泰國結束一場熱烘烘的度假,難免覺得此地好是冰冷。

我跟游先生說:「到這裡你就覺得他們態度差...要是你去美國,可有得氣了...」

(此處是我自己個人去美國幾次留下的不好印象...勿戰...)

逃難般令人慌張的新馬關口


終於,表定開車時刻的前五分鐘,司機大人打開門了。

車上乘客大部分都是輕裝簡便,應該都是一日通勤族。看我們帶著行李,他提醒我們:「待會過關的時候行李要自己拿,這班車子只等你們十五分鐘,」我們趕忙稱是,畢竟這是當天通往新山的最後一班跨境巴士。

其實我也不對這個司機生氣,說白了他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司機眉心皺得很緊,一隻手握著方向盤,一隻手搭在投幣箱上,車子奔馳的過程中他的手指也不斷「鏘!鏘!鏘!」的敲著那只鐵箱,替末班巴士的氛圍添了些急躁,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巴士開到關口已接近晚上十點。

大批通勤到新加坡上班的馬來西亞人等著返家,關口塞車。許多人不想等待,便提前下車徒步至關口。我們也魚貫進入隊伍中等著過海關,每個人都一直看手錶,空氣裡瀰漫著不耐煩的氣味。

一通過檢查哨,停滯已久的長長人龍個個都大步疾行甚至小跑步起來,我當時有點覺得慌張,覺得自己好像誤入一場終點未知地競走比賽,只能轟隆隆隆地跟著競走大隊穿越廊道,找到原本搭的那台巴士,駛上跨海大橋。

只差一步:好多好多好多車,以及過不去的馬路


我們在馬來西亞的關口下車,順利入境馬來西亞。

一出關,許多拉客的司機就試著與我們攀談,雖然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走,但還是裝出熟門熟路的樣子,大步向前走著。

這裡是好幾棟以空橋相連的大型購物廣場,我訂了一家距離關口步行只要五分鐘的旅館,但糟糕,購物廣場都關門了,二樓空橋不通,還有些年輕小伙子聚在拉下的鐵捲門前喝酒喧嘩。


提著行李箱下到一樓,卻發現地面上的馬路基本上是設計給車子走的,你看得到路但未必走得過去,一旁沒有店面,經過之處大多是進出貨物的倉庫。再次說明,我只是一個行經此地的旅客,沒有任何批評的意思,只不過,在那樣的時空氛圍下,我的身體覺得並不舒適。

上上下下幾次,汗流浹背的我們問了商場的警衛,找到一條有開放的路,繞一大圈,終於看到旅館隔著一條馬路,矗立在我們對面。

啊,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你就在對街,但我卻過不去。眼前這條馬路車流量很高,車燈把夜色照得如晝,沒有一台車願意減速。我們一人拉著一卡行李箱,站在一條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前,顯得有點無助。

我回想到第一次到上海出差的情景,站在熱鬧的外灘街上足足半個小時都招不到計程車,因為永遠有人會突然從街角竄出來肉身擋車,而到旅館對面的麥當勞買個早餐,也像是出生入死那麼驚險。

實在太久沒有出差鍛鍊自己的心志了,雖然我知道,只要大膽走到馬路上,對向來車就會自己讓步,但此時此刻,我真的無論如何無法踏出第一步。


陌生人伸出援手


沒多久,一台破舊的計程車駛過,在我們面前減速。

「哎唷,我沒有要坐車啊...」我一邊對司機搖手,一邊跟游先生說。司機雖然對我點點頭,但卻把車停在馬路中間,開門走了下來。他是一位膚色黝黑的馬來大叔,身形高大,大概看我們神色疑惑,他對我們點點頭,走到路中間,把後面的來車擋了下來,轉頭示意我們通過。

完全沒有想到,一位陌生人會對我們作出這樣的舉動。我頓時傻掉了,游先生拉拉我,我們才一面千恩萬謝,一面趕忙拉著行李箱通過了那條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準備進入旅館大門的時候,背後傳來「叭!叭!」的聲響,一回頭,那位可愛的馬來大叔已經重新發動車子,正搖下車窗,對我們揮手Say Good-bye。

當時實在太疲憊了,我應該要請他隔天早上來載我們到樂高樂園才對。但無妨,他向我們道別時的笑容那麼真摯,他或許只是在深夜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對無助的小夫妻連馬路都不會過,單純地日行一善。

我也大力地揮動我的雙手向他道別,每個旅行者心中,都有一個最想感謝的陌生人吧,雖然轉身後此生大抵不會再相見,但我在心裡默默地替他祈禱,希望他的小小生意能夠養家活口,與家人幸福美滿地過著生活。

謝謝你,陌生人。

僅以隔日在樂高樂園的笑臉,向旅行中遇到的好心陌生人致敬!

延伸閱讀:其實新加坡還是有我覺得可愛的地方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蠢女飛行日誌》大約每週更新一次,寫不出精細開箱文,但可以告訴你,屬於平凡人的荒野遊蹤是什麼氣味。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

【日本.大阪】犬鳴山溫泉,泡完湯再去搭飛機只要三十分鐘!|大阪溫泉住宿み奈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