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北碧】純樸邊境小鎮,遇見過彎不減速的桑卡布里神車手。|桑卡布里巴士搭乘建議


從北碧到桑卡布里的巴士之路非常順利,讓我們輕忽了預訂回程巴士車票的重要性,回程那早車票全都售光,我們陷入一個非常有可能無法搭上飛機回台灣的窘境.....


桑卡布里的第三天,我們在泰國流連的第十天,在游先生受不了休妻之前,我終於要回家了。百般不願地起了床,吃完早餐、跟夢橋說再會。大約九點多收拾好行李,叫了一台雙條車把我們載回桑卡巴士站。

這天的行程就是坐一整天的車,從桑卡布里顛簸三個多小時到北碧市區,換車以後再顛簸三個多小時回曼谷,晚上八點我們預約了一間有附設三溫暖的按摩店,打算順便洗澡乾淨清爽搭上夜班機回台灣。

一般來說,泰國的小巴(mini van)機動性高,有時還得等多幾個人上車才會發車,因此我多半習慣早一點到車站,以防莫名等待時間耽擱行程。不過,今天我們時間抓得比較鬆,邊境小鎮人是不多的。三天前,我們大包小包走到北碧市區的巴士站,要買桑卡布里車票的時候,卻立刻就有車可以坐,司機立刻發車,車上還完完全全只有我們四個人。

「哇,五張票包車欸~~~真爽~~~」那台車又新又大,歐巴桑一般的我們沈浸在物超所值的喜悅中,殊不知,怠惰總是災難的前哨。

延伸閱讀|

Sangkhlaburi, Thailand
本篇基本上沒什麼圖,所以給大家欣賞一下攝影大哥的桑卡布里攝影作品。


+++++

還沒下車我就覺得不妙,小巴搭車處,站著、坐著、蹲著,滿滿是等待的人。

擠進店內找到淹沒在人群中的售票員,我們表示想要買一張到北碧巴士站的票,對方直接了當地說:「下午兩點。」什麼?現在才十點欸!售票員秀給我們看她手上的筆記本,確實,下午兩點之前確實有好幾班車,但全都畫上了刪除線。

掐指一算,若真的下午兩點才從桑卡布里出發,再在北碧市區換車,到曼谷恐怕也十點了,不但泡不到溫泉、按不到摩,甚至還可能趕不上飛機。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際,售票員指了一個方向跟我們說,大巴士站十點半有一班直達曼谷的車,叫我們快去看看來不來得及。

此時已經十點二十五分了。我們拉著大行李箱、背著背包,行動遲緩。於是我把背包跟行李箱丟給大家,輕裝簡便奔跑去巴士站一探究竟。

巴士站前頭確實停了一台大巴。但我得到了三個壞消息。第一個,這台巴士是窗戶全部打開的那種老舊車種。即使這台車上面有冷氣機肯定也是不涼的。大巴行駛起來又晃又慢,雖然比小巴早了幾個小時出發,但什麼時候會到曼谷......沒人說得準。第二個壞消息是,他們說這台車不是去曼谷、也不是去北碧市區的(那是去哪???天知道!!),去曼谷的車得等十二點才發車。

Mon Bridge, Sangkhlaburi, Thailand
同樣,這也是攝影大哥拍下的夢橋。

最最最慘的消息是第三個。即使我們願意紆尊降貴搭這班巴士,人家也沒有要給我們搭的意思。因為車票也全都賣完了。

聽完這幾個壞消息,大安區洪太太他們拎著我的行李走到了。我如實轉達以上壞消息後,啊~~~我們更垂頭喪氣了。腦中開始思考今天如果無法按時到曼谷會造成什麼負面影響:

我:「我後天有一場新書分享會Q_Q~」
大安區黃太太:「黃先生會殺了我吧....」
攝影大哥:「咁!按摩我已經先付錢了!」<———這人根本不想回去上班吧。

旅途中可進行的任務包山包海,什麼都負責但就不負責與人溝通的攝影大哥想到了一個idea:「欸,妳覺得,我們有辦法找到人幫我們包車嗎?」

攝影大哥的意思是,我們去鎮上的Hostel或者是回到我們住的旅館去請求協助。但,Hostel未必會把精力放在路人身上,旅館就算肯幫忙,根據前一天包車去三塔關就讓他們人仰馬翻的情況,請旅館幫忙找包車應是緩不濟急,完全不在我考慮的範圍。

我看著巴士站人們來來往往,靈機一動:這裡應該有人可以立刻幫助我們。我立刻跟大家說:「你們在這裡等我喔!」

好,胎胎出任務了!!!!!!

延伸閱讀|
Chedi Phutthakhaya, Sangkhlaburi, Thailand
這個則是桑卡布里的金佛塔。


+++++

能夠幫我們找到車的人應該是巴士站食物鏈的頂層——能夠支配車輛的人。

不是司機,司機們應該是聽命行事。我花了幾秒鐘觀察巴士站裡的生態,看見幾位貌似司機的人都拿著一張單子交給一位坐在裡頭的阿北,他應該就是我的目標。

我豪不猶豫地過去搭訕,完全沒思考,不會講泰語的我應該如何跟一位不會講英文的泰國阿北溝通。雖然本性是個害羞的人,但多年記者工作讓我學會硬著頭皮到處求爺爺告奶奶,也習慣被拒絕與吃 癟,即使可能失敗,但問一下、不會死吧?

sawadeeka~ Kanchanaburi, car.」雖然我只用了三個單字,但我的意思是:你好,我們想去北碧,需要一台車耶~~~~!記得搭配肢體語言,打招呼時雙手合十,說到車子時,用手指比一下阿北身後的車。

阿北如我預料不會說英文,但沒關係,我們有手可以比劃,而且能夠統治巴士站的大小事情,肯定不是省油的燈!來來回回比了幾次,很快我們就進入議價狀態。

阿北開出2500泰銖的價格,飛機時間就那樣明擺在那邊,我們根本沒有殺價的本錢。雙方意思意思談個價格,快速以2100泰銖的價格成交。並且比手畫腳確認2100泰銖是包含了四名乘客從桑卡布里到北碧市區巴士站的包車總額,油錢已囊括在內而且現在就走,對吧?

阿北說,對。緊接著,我把大安區黃太太一行人召喚過來準備上車,阿北也開始指揮他的員工把皮卡上面的大塑膠桶卸下。替車子加油、疑似女兒的人物出現,交給阿北一些零用錢,我們道別準備上路。行李箱綁在車後,幾個人擠在車內,車就啟動了。

Sangkhlaburi, Thailand
這呢~則是在三塔關附近的小溪流~~

+++++

這位阿北是一位身障人士,移動到駕駛座的過程不是很方便,需要家人幫忙。但如果因此而質疑她的駕駛能力,那可就大錯特錯。車一發動我就覺得這力道很猛,連忙發送暈車藥給小夥伴們,過了幾個彎路,我就立定志向:「如果沒有睡著,一定會在路上吐出來,快睡吧!」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把臉緊緊地貼住頸枕,再把頸枕緊緊的貼在窗戶上,迷迷糊糊地睡去。沿路我依稀可以感覺到車子過彎時的強大離心力,喔,這位阿北開起車來真是生龍活虎。

每一次醒來,我都看見前座的攝影大哥牢牢地抓住他的手機,螢幕上是Google  Map的即時訂位。攝影大哥是個個性沉著冷靜的人,怎麼會貌似焦躁呢?再轉頭看看大安區黃太太,她也沒睡,一向在旅途中事不關己的他,竟然也正在導航。

疑?他們在幹麻?為何不睡覺?但我真的很睏,只能繼續睡下去。

從桑卡布里到北碧巴士站,原本三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只花了兩個半小時就完成了!可見這位阿北開得有多快。下車以後,阿北瀟灑地向我們按了兩聲拉喇叭,隨即揚長而去。

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阿北的瘋狂駕駛行為。

據說,山路過彎時,車速依然維持在時速八十公里。
據說,直線超車的最高紀錄是連超五台車。
據說,經過路邊的廟宇時,阿北會雙手合十祈禱。
據說,阿北也可以使用雙手打開綠油精抹抹鼻子深呼吸。

「他超車完以後還會從照後鏡看我一眼,然後笑一下!」大安區黃太太激動地說道。
「我根本睡不著啊!副駕駛座真的很可怕!」攝影大哥說道。

最後,我們胡亂得出一個結論。這位阿北之所以擊敗群雄成為巴士站裡頭的響當當的一號人物,大概就是因為他的駕駛技術無人能及,堪稱「桑卡布里神車手」吧!那天我一搭訕找他求助,他內心肯定很詫異,覺得自己退隱江湖多年,怎麼會有人識破神車手的身份呢!!!


這是唯一在車上留下的影像紀錄.....


+++++

在桑卡布里神車手的幫助下,我們搭到正常班次回曼谷的小巴,還有時間吃個飯以後再去有附三溫暖的按摩店鬆一下。這間Let’s relax是在一間五星飯店裡頭,溫泉不知為何沒什麼人在用,我與大安區黃太太在裡頭把自己當成肉片一樣在這個池子與那個池子之間川燙來川燙去,話題依然無法離開那位神乎其技的神車手。

黃太太用一種很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我,說:「妳到底為麼可以睡成那樣?」

恩,這個問題很好。可能在發現情況危險前,我就已經睡著了吧。當時,我可是真心誠意地覺得自己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大家這不是有車回家了嗎?那我就洗洗睡囉!沒想到,離開桑卡布里這個純樸邊境小鎮的方式,竟然是如此戲劇化,宛若電影情節。

對了,寫下這個故事只是想跟大家分享這個事件,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很屌很厲害,畢竟行車安全也是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也藉著這個故事呼籲大家,要去搭長途交通巴士的時候,前一天先把票買起來是比較保險的作法,莫像我們一樣太過心寬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看到按摩店這現代精美裝潢,其實有一點鬆一口氣,也有一點惆悵。


延伸閱讀|一些旅行時的奇異經驗

|延伸閱讀|北碧還有什麼好玩的?


【特別感謝攝影協力】Infinitea Photography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與爸媽丈夫旅行時永遠都處於憤怒狀態,所以出了一本叫做《廢物旅行》的書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獲得更多平凡人的荒野遊蹤






留言

  1. 寫的真棒, 讓我也身歷其境了, 尤其看到小影片, 也真是太快了吧, 另外, 也學到了成語紆尊降貴, 大力感謝分享 ~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泰國.北碧】漂在湖上睡一晚的十種選擇|百戰百勝水庫飯店|訂房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