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人人有機會當廢物旅伴 沒帶腦的父親節賞金針花之旅



2017年的金針花季又到了!胎胎決定帶著爸爸去賞花慶祝父親節....結果竟然變成荒謬虐父之旅,當你覺得旅伴是廢物的時候,還是留給對方一線生機吧,畢竟物以類聚,誰知道你會不會在下一趟旅程腦筋斷掉,變成廢物呢?




來自台北的朱姓設計師一早就催促兒子起床準備出門,九點鐘大女兒會在台北火車站跟他們會合,一起搭乘早上九點十五的自強號前往花蓮玉里。他一直知道這個週末要過父親節,但直到前一天晚上,兩個女兒才告知今天的集合時間地點。據說,此行目的是看金針花。


不過,八點五十分大女兒卻在家族群組中傳來一則訊息:「我現在才到捷運站...」大女兒是個逆齡生長的網美級女神,可惜智商卻是與日俱減,早上顧著洗頭髮耽擱了時間,雖然女婿與親家母都試著告訴她「妳好像來不及了喔」,但看起來還是沒救了,大女兒只好改前往離家比較近的松山火車站,也許還有機會趕上。


朱性設計師覺得相當無言,早知道就先跟她拿火車票...。是的,火車票在女兒手上,朱設計師只好趕快跟兒子去買月台票,不過西元2017年已經沒有月台票這種東西了,於是他們買了兩張台北到松山的火車票,原來先上車後補票是這種由來。


很可惜的是,當火車緩緩停靠松山火車站的時候,朱設計師的大女兒正在松山火車站內猶豫到底要往哪個方向走,等到她爬上正確的月台時,載著爸爸的火車已經緩緩啟動。「我還想說喔~車剛到喔!結果火車是要開走了!」這位美貌無雙但但智商低落的大女兒,只好氣急敗壞地改搭下一班車。


還有一件事情「怪怪的」,剛才LINE群組裡面一片混亂,向來多管閒事又脾氣暴躁的二女兒卻沒有任何發言,這非常不像她的風格。哎,所謂父女連心,此時二女婿從基隆家中發出訊息:「她沒帶手機出門!」


負責訂火車票的大女兒遲到沒搭上車,負責訂民宿訂餐廳的二女兒沒帶手機人間蒸發。身邊只剩下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今晚住哪裡的小兒子。是的,來自台北的朱姓設計師,就以這麼荒唐的姿態開端,理應被款待的父親節旅行。


朱姓設計師的三名廢物小孩(一個在中間遠處)


***


二女兒就是我本人。


事發當天我從基隆搭車到南港,準備在南港跟家人會合。其實我一上車就發現自己沒帶手機了。當時想發訊息叫我姐幫買麥當勞早餐,但東摸西摸發現自己沒帶手機,立刻檢查自己有沒有帶車票,恩,有!那就OK了!


車到南港我滿腹忐忑換車搭上開往花蓮的自強號,上車的那一刻,發現爸爸竟然很悠閒的在跟弟弟聊天------真是一幅父慈子孝的畫面,但,欸,怎麼沒有姊姊?


我:「欸?大姐人咧?」
弟:「對喔你沒帶手機!大姐沒搭到火車啊!」
我:「那你們怎麼上車的?」
爸:「我們先買台北到松山的票啊!現在沒有月台票了喔?」
我:「那你們知道今天要去哪裡嗎?」
弟、爸(異口同聲):「當然不知道啊」


(.....Good,很好,給你們一個最佳勇氣獎!)


我那很正但是智商很低的姊姊,雖然搭上一般晚半小時的自強號,但她終點站是花蓮,而我們則是直達玉里。等他從花蓮再搭下一班南下的火車到玉里,恐怕要再一兩個小時。


第一,我不知道下午帶著爸爸在玉里可以幹嘛,畢竟玉里橋頭臭豆腐傍晚才開,第二,是我姐說:「這樣太慢了,我搭客運去玉里好了!」救命啊,雖然我姊曾經在花蓮唸大學,但我真的不太信任他的行為能力。


於是,我拿出電腦連上弟弟的手機網路,開始迅速調整行程。對的,非常可笑,我帶了行動電源跟手機線,但沒有帶手機,我帶了電腦但沒有帶電腦充電線。我想我沒帶的應該是我的大腦。


謝謝列車長讓我們用照片通過查票...(最後出站時還是有用真的車票出站喔!)


正當我處理到一半,車廂內傳來宏亮的聲音:「各位旅客你好,現在開始查票。」喔靠,我爸跟我弟的火車票在我姊身上....我們手上只有那兩張車票的「照片」。


好吧,交給我吧。我用力深呼吸幾口氣,誠心誠意的開口:「不好意思...我們負責帶票的這個人他睡過頭沒搭上車(指著空位),這是車票的照片,請問我們要重買一張票、還是補票、還是........?」


列車長皺皺眉頭先問我:「拿票的人現在在哪裡?」
我:「後面那台自強號上...」
列車長:「叫他把票拿給他那台車的列車長看,再叫列車長打給我。」


於是我姐就他那班車上,開始一段漫長的屍速列車尋找車長的旅程。她走了很久,都沒看到列車長,於是向打掃阿姨詢問:「請問列車長在哪裡?」阿姨還問他說:「你要幹嘛?」(難不成是要劫機嗎XD)但阿姨很好心的跟他說,列車長休息室在一車。


我姐抬頭一看,覺得無言,列車長休息室在一車,而她人在十二車。


***


總之最後,「準時出發組」與「沒帶手機組」在花蓮火車站等了二十分鐘,才等到「愛洗頭髮組」提著行李箱出現在花蓮火車站出站月台。我們一家人終於團圓,重新搭上南下的列車,直接到今晚下榻的瑞穗。



我訂了一間還滿豪華的民宿叫做松邑莊園,房價雖然有點貴但是包含早晚餐,聽到含晚餐我就放心了,畢竟我們今天折騰了一整天,我真的不想再出門。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四個人只有一間廁所,但是房客可以使用頂樓的半露天湯屋,湯屋裡有馬桶吹風機跟寶格麗的沐浴乳,於是我們四人都各自有了愉快的大便洗澡泡湯時光。以及,在游泳池前面拍了許多,很有我們家風格的照片。


附帶一提,他的游泳池裡面有為數不少的蝌蚪,是不是我對游泳池的定義產生了什麼誤會.....=_=


然後隔天我們就去此行的重點花蓮赤科山看金針花,上山才發現花才開兩成。花開兩成是什麼概念呢?就是,遠遠看過去會覺得「那裡好像有花」,走近會覺得「唉唷不錯喔可以來拍個照」,但是怎麼拍都好像是在跟草叢拍照,除非拍這樣的特寫,不然根本看不出來這裡是金針花。

我覺得他就是一片很美的稻田,不要說他是金針花田。


一個LOST檔案之金針花田的探險


聽說今年是潤六月,所以金針花開的比較慢,推薦八月底 !八月底再去看!司機大哥說六十石山花況會比赤柯山慢一些,總之八月底再去才能看到滿山滿谷的金針花。


其實有沒有很多花對我們家人來說應該根本沒差,因為我們就是一群走到哪放空到哪的台北人(對的我雖然是基隆游太太但是我在台北活了三十年啊~~~)。最值得嘉許的是,我們至少有一項行程是按照原定計畫進行的,那就是第二天的晚餐。



日本料理店「大安料理遊樂場」永遠讓人覺得自己是被款待的,雖然開在花蓮但我卻莫名其妙吃了很多次,吃到跟老闆變成朋友了。老闆大安去日本拜師學過會席料理,入座的時候菜單上印著你的名字,不吃蕎麥麵的姊姊也覺得蕎麥麵好吃,不吃紅魽魚的阿爸也對著生魚片上的油花嘖嘖稱奇。拜父親節之賜,還得到許多好喝的酒!


下次可以給我「基隆游太太」的今日菜單嗎~~(期待)



不過本店即將遷移,莫約十月以後就能在台北吃到了,真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是因為變近了但是又很怕台北房租讓餐食漲翻天啊。


***


朱姓設計師的父親節之旅很快來到了最後一天,沒想到吃完早餐進入這荒謬旅行的高潮,沒帶手機的二女兒大概不希望大家一直滑手機不理他,於是跟民宿預訂了四套「泰服體驗」。


不得不說,身為一個背負專業形象的的室內設計師,朱姓設計師對女兒實在太有愛了,他配合安排穿上色彩繽紛的泰服,以下就不贅言了,直接上照片。


因為太愚蠢了,幫家人上個馬賽克,爸爸是最左邊那個黑人問號臉XDDDD


然後買了一些名產,搭上回程的普悠瑪號,人都到了,行李都帶了,朱姓設計師終於可以結束這趟折騰的旅程踏上歸途了吧?呵呵,你的女兒才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你了呢~


火車緩緩駛進南港車站,二女兒站起來背包包,請朱姓設計師拿他那一側掛鉤上掛著的紅茶,準備下車。


「東西都有拿吼?」兒子問。
「有啦!」二女兒蹦蹦跳跳的走出車廂。


火車開走,再過兩站就輪到朱姓設計師下車了。台北站下車時,他們發現頭頂置物架上還有一大包名產。「妳的喔?」兒子問大女兒。「不是我的啊....靠,你二姐沒拿到喔!!!」這次終於換大女兒七竅生煙了。

(此時二女兒也就是我本人,以為那袋名產遺落在南港回基隆的普快車上,跑去協尋失物當然找不到,因而一個人在家裡森77~殊不知我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把它拿下車...)


由於二女兒沒有手機處於失聯狀態,朱姓設計師只好打電話給女婿(游先生),請他下班後到松山火車站領取老婆遺落在火車上的一袋名產。等到女婿下班從內湖趕到松山車站,天已經黑了,台北街頭車火馬龍霓虹閃爍,你們也知道岳父跟女婿通常沒什麼話可以講,為了這種愚蠢的事情見面更是有點可笑,游先生覺得自己的老婆實在是太愚蠢了,想破頭最後很努力的擠出一句:「爸爸父親節快樂,」

實在是太感人了,朱姓設計師的2017父親節之旅,就這樣畫上了荒謬的句點。


當你覺得旅伴是廢物的時候,還是留給對方一線生機吧,畢竟物以類聚,誰知道你會不會在下一趟旅程腦筋斷掉,變成廢物呢?Anyway….爸爸父親節快樂,天天快樂,我們都愛你~啾咪 ^__^


不過說真的這一切都是遺傳....這張是我爸叫我幫他拍的
(沒有真的碰到香蕉喔 只是借位而已)

|延伸閱讀|胎胎與家人的旅遊記趣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襯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蠢女飛行日誌》大約每週更新一次,寫不出精細開箱文,但可以告訴你,屬於平凡人的荒野遊蹤是什麼氣味。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獻給旅途中的背後靈們:跟老公出國最火大的五件事

【日本.大阪】犬鳴山溫泉,泡完湯再去搭飛機只要三十分鐘!|大阪溫泉住宿み奈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