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柏威夏】荒涼的泰柬邊境懸崖上,爸爸失蹤了....


崩密列、貢開、柏威夏,被視為超硬的吳哥窟外圈行程,我選擇延展成兩天一夜,不必凌晨起床、不必屁股開花,也能神廟裡靜靜思索歷史的洪荒。但,在我最愛的柏威夏寺,我那親愛的爸爸竟然走失了,究其原因,都是我那過世的老木害的...


把吳哥窟滿滿的人潮拋在後頭,我們顧了一個會講中文的司機與他的老車,一股勁地駛往柬埔寨北邊與泰國交界處。前一個禮拜我的老屁股已經在金邊往戈公的長途巴士上開花了,為了不那麼痛苦的悠遊神廟,我決定死也要用兩天一夜的節奏,前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柏威夏寺。


在此之前,我們先到吳哥窟東方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崩密列與貢開。吳哥外圈的神廟們,長得與景區中的那些並不相同,形式多變,各有特色。每一個神廟都有很動人的故事。

崩密列像一個幽暗的回字迷宮,你得自己攀爬才能走跳在長滿青苔的崩石之間。當然崩密列是音譯,否則整個吳哥窟都要改名叫崩崩窟了。

對我來說,樹與建築間的拔河,崩密列是贏過塔普倫寺的。

而貢開則是一個高40公尺,寬50公尺的金字塔,遠遠看那高聳的牆會很驚嘆,沿著一旁搭建的木梯登上塔頂則更震驚。

喔,我不是因為傳說古時曾經以活人獻祭,從塔頂躑至地面才這麼說,我震驚的是,站在塔頂,可以看到周遭一整片漫無邊界的叢林。我們來時的路,這王國曾經的光輝,都被掩蓋在無盡的蒼翠之中。

遠遠看這座金字塔,會有一種莫名想哭的感動。

走近一看,它很高,真的很高,40公尺高。
整座叢林,就這樣展開在眼前,也是讓人想CRY呀。

離開吳哥後 神廟們都活潑了起來


在貢開,拍了自己非常喜歡的婚紗照。身為一個女漢子,我只有在沖繩婚禮儀式前簡單在沙灘上拍幾張照,這次爸爸在貢開幫我拍的照,簡直比當時沖繩專業攝影師的作品更得我心。不過必須特別注意的是,我只是簡單穿了白洋裝、帶了小頭紗,如果你是大陣仗地帶著專業攝影器材,穿著貨真價實的婚紗來此拍照,是會被管理人員驅趕的。

然後那天我們悠悠哉哉的晃到柏威夏地區唯一「普通旅客」會喜歡的旅館過夜。出發前找包車司機時,許多司機警告我柏威夏危險,但我必須說,走出飯店的情況我不得而知,但飯店裡的服務生會說英文,房間設備甚至游泳池的水也算乾淨,除了要到大廳才能上網,我找不到太大的缺點。

為了怕以後自助婚紗沒有梗可以寫,請容我只放一張照片上來



隔天一早,我們準備上山。

柏威夏寺座落在泰柬邊境的山崖上,私家車不得入內,必須在購買門票搭乘他們的卡車上山,這門票20美金呢,你說吃不吃人。

柏威夏寺雖然座落在柬埔寨國境內,但殖民時期法國人曾替柬埔寨簽下不太合理的國境協議。因此泰柬兩國為了這座廟屬於誰的一直爭論不休,雙方還曾為此交火,以及諸多有點幼稚的小動作,比如說,柬埔寨宣稱這座廟是他們的還去申遺,但泰國說通往廟的路是泰國的,就把路封起來。

不過,最後為了讓泰柬兩國人民都能好好祭拜他們的神,現在泰國還是把路打開了...

「柏威夏是我們的!」柏威夏寺裡頭到處可看到這種宣揚主權的告示牌。


Anyway,雖然在柏威夏寺可以看到泰柬兩國軍人駐手,兩國國旗也同時飄揚於此有點詭異,但無損柏威夏寺的美。

不像其他的神廟是「一棟建築」,柏威夏寺其實是在廣闊的山上,一層層錯落著一層又一層的宮殿,如今大部分已是斷垣殘壁,在壯闊的山頂上形成一種奇異的對比。

除了美,還是只能說美。

走完這一段以後,上面還有一層,再一層,好多層,直到山頂。

攤在陽光下的廢墟,有一種說不出的對比美。



然後爸爸就在柏威夏寺走失了


還記得在吳哥窟最熱門的景點吳哥寺時,爸爸曾開玩笑對著我的鏡頭說:「我老人痴呆...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當時我們笑成一片,殊不知,即將一語成讖。

三人走在這廣闊而荒涼的壯觀地方,中途我停下來跟游先生討水喝,再轉頭要請爸爸幫我拍照時,這老頭就不見了。起先我也不特別在意,但找了三五分鐘還不見人影,腦海裡開始警鈴大作。

我們不顧旁人側目,開始在傾斜的石柱之間一次一次探頭、幽曲的迴廊裡一圈一圈繞著,「爸爸?」「XXX?(連名帶姓叫...)」就連告示牌寫著No entry的小徑,我們也不死心的闖進去看,還被鎮守在那的管理員請了出來。

日頭炙熱,我很急,也有點害怕,這裡不是熱門觀光區,會講英文的人不多,爸爸一定也很著急吧?我心裏默默吶喊著,媽媽快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找爸爸場景一:.....感覺會有殭屍跑出來

找爸爸場景二,被綠衣小精靈趕出來(喔!這些照片都是我爸拍的,你看他多閒情逸致)


我也不知道到底找了多久,也許根本不超過半個小時,但感覺像過了一世紀(我知道這形容很老套,但真的是這樣),滿身臭汗的小夫妻終於放棄在迷宮陣裡尋找爸爸,決定到最上層看看。

柏威夏寺的最上層是一個懸崖,峭壁之下就是廣大的平原,山的這一頭是柬埔寨,另一頭則是泰國。越靠近懸崖,遠遠就能柬埔寨民眾會帶著供品來到這裡祈福。

完了詞窮了,總之這裡就是壯觀到CRY!!!!

等等,懸崖邊的樹蔭下,有個黃色衣服的老人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等等,這意思是說,我們找得氣急敗壞,他老人家在那裡乘涼看風景......ㄇ ㄉ ㄈ ㄎ ……..

我氣急敗壞的衝過去,連珠砲式的數落他「為什麼要亂走!」「這樣很危險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美金在這裡根本很難用!」

爸爸依然一副狀況外的樣子:「我以為你們已經先走了啊,誰知道你們還在後面?」後來又搔搔頭說:「喔~這樣說起來,我剛剛確實有聽到好像有人在喊爸爸,我以為是在叫別人。」

本來我是有點動氣,但聽到這句我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先生,我做你女兒已經三十幾年了,難道你認不出來是我的聲音嗎。我還沒拔刀真的是要報答你的養育之恩呢。

好啦,看在你是我上輩子情人的份上,原諒你啦=__=~~~


阿母!罪魁禍首就是你啦!


把失蹤老人逮捕歸案後,我們踏上歸程。

遠離吳哥窟景區後,每一個景點都很遠,從柏威夏寺回到暹粒市區,是三個半小時,草比車高的山間小路。爸爸說他睡姿很正,不需要頸枕,但十五分鐘後,他的頭已經點到可以搗出蒜泥醬了。

我嘆了一口氣,默默地把自己的頸枕塞到他身上。

後來,爸爸跟我說,他在車上夢到媽媽了。我跟爸爸都是少夢的人,這一百天來,媽媽很偏心的都只去姊姊的夢裡,我倆則是什麼都沒夢到。

夢境裡爸爸一樣跟我們在柬埔寨旅行。當車子在某一座神廟前停妥,他打開車門,看到一個婦人蹲在車門旁邊抬頭衝著他笑。看著那張好傻好天真的臉孔,爸爸突然想起來,啊,那是他老婆。

才結婚兩年我就快忘記怎麼一個人過了,何況是那麼多年的夫妻啊啊。

一直到很後來我才發現,這趟旅行所有令人發怒的癥結點,全都是媽媽惹的禍。第一次沒有媽媽幫忙收行李,第一次早起的爸爸沒人陪伴打發晨間時光,第一次在景點亂亂走時,沒人幫他左顧右盼。

這大概是媽媽大老遠跟著我們一起來柬埔寨旅行的原因吧。如果那時媽媽也在車裡,希望她知道,我有記得她的交代,不能讓爸爸孤單。

阿木,我們還在習慣沒有妳的旅程。那妳呢,你喜歡不用買機票,也不用搭車搭到屁股痛的旅行了嗎?



延伸閱讀:胎胎漫遊柬埔寨

【柬埔寨.戈公】坐長途巴士找一條叢林裡的河

胎胎與爸媽的冤家旅程

【中國.澳門】與爸媽出遊不生氣指南

關於基隆游太太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襯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平凡人的荒野遊蹤《蠢女飛行日誌》大約每週更新一次。歡迎追蹤我的臉書粉絲專頁「基隆游太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本.岐阜縣】冷吱吱也甘願,在童話般夢幻的雪景裡飲啜一杯咖啡|夜宿合掌村|

【南投.埔里】愛罵人的地獄臭臉主廚,卻是不折不扣的感性暖男|雋荖廚房|

【日本.大阪】犬鳴山溫泉,泡完湯再去搭飛機只要三十分鐘!|大阪溫泉住宿み奈美亭|